廖氏终于被他说动了一些,可她还是觉得女儿涉世不深,情窦初开,说不定并不是真心。

    她微微一想,问道,“二郎明天是不是要去西关府办事?”

    “嗯,怎么了?”

    “带上朗儿和铃铃吧。”

    花平生低眉一想,就明白了,妻子这是要让女儿避着沈来宝,让她“冷静冷静”,好好想想。要是这还不顺着她的意,他觉得妻子真要得心病,笑道,“嗯,听你的。”

    儿女的事让她操心,好歹丈夫还是听她的,廖氏可算是顺心了些。

    因廖氏有心要拦,这两日沈来宝非但没见到花铃,就连婢女都不许进里头了,马也嘱托了别人喂。他顿觉不安,该不会是花铃那晚被惊吓到了,但又觉再见尴尬,于是避开他?

    他去校场问花朗,花朗并不清楚,只说道,“最近铃铃都足不出户,连房门都不怎么出。对了,下午我就要跟我父亲出远门了,约莫半个月后回来。”

    没有问到结果的沈来宝说道,“巧,我明日也出门,也应该是下月底回来。”

    花铃也同样着急,她怕沈来宝自己在那多想,那个笨蛋,估摸她一日不给他明确答案,他就一日不明白她的心意。奈何下人都被母亲管得死死的,她也不能出门。要不是两家院子太大,她还想给隔壁丢纸团,可又怕被被人给捡了。唯有一件是可以做的,给她二哥使眼色,谁想他什么都不知道。

    都是呆子!

    直到被母亲送上马车,她才得以往沈家那看一眼,可门前并没有人,紧闭的大门像能阻断人的全部念想。

    等下午沈来宝出门,又往花家瞧了一眼,依旧是没见到小花。明天他要出发去西关府了,真不知道这半个月不见,会发生什么事。

    “怂包。”

    沈来宝微顿,往潘家大门口看去,只见盘子正双手环胸靠在门上,“对,就是喊你。”

    “我不想揍你。”

    盘子笑笑,“我有小花的消息。”

    沈来宝立即和颜悦色,“你说。”

    “……”盘子真羡慕他随时能拿得起放得下,“她跟她爹还有她哥一起出远门了。”

    沈来宝吃了一惊,“小花也去了?不是只有花朗吗?”

    “所以这事连花朗都不知道,也就是说,要么是小花铃故意避开你,要么是她的家人故意躲着你。哎呀,无论是哪个,好像都不太乐观的样子。”

    沈来宝看着他笑吟吟说这话的模样,却没心情去揍他。反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两个猜想哪个都不好,尤其是前面那个。

    他转身去敲了花家大门,问花朗去了哪里。下人因有廖氏吩咐,说不清楚。沈来宝知道是花家人故意隐瞒,这更加让他确信要么是花家人要隐瞒,要么是花铃……

    沈来宝略略想通,各自留半个月的时间给对方也好,如果她当真拒绝,那时隔半个月,应该也不会尴尬了。

    但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

    沈来宝再次失眠。

    翌日,沈老爷带着沈来宝去往西关府参加商会。走的时候天仍阴郁,但并不似要下雨的模样,远山山顶上倒见了一条细缝,似有光芒将出。

    廖氏送走女儿后心情愉悦,不用总盯着她,昨晚早早约了其他夫人,准备一起去游湖赏花。出门就见了隔壁沈夫人,两人打过招呼,沈夫人问道,“这么一大早的,是要去哪里?”

    “不用伺候家里那个大老爷,时间就宽裕许多,所以约了人去游湖。对了,沈夫人要不要一起?”

    沈夫人笑道,“这敢情好,我家那位早上也带着儿子出远门去了,十天半个月才回家。”

    廖氏好奇道,“以往春季沈老爷都不出远门的,这次是去哪里?”

    “商会里有事,提早去了。”

    “哦哦,原来是去参加商会。”廖氏笑着笑着,忽然顿住,“商会是在西关府?”

    沈夫人答道,“对呀,一向都是在那的。”

    廖氏登时咋舌,怎么就这么巧?这十几年没碰见过的事,竟如今碰上了。

    难道这两个孩子当真有缘?

    她转念一想,定不会碰见的,铃铃早一日出门,沈家现在才走,相隔一日不说,西关府又那样大,怎么会碰见。

    不会不会,肯定不会的。

    想罢,她这才展颜,携了沈夫人一起去游湖赏花了。

    第68章 千里相会

    因有当年山贼一事,以至于每次沈老爷去商会,都要带上三十多个护院和身强力壮的下人。

    人一多,进程也就慢了。不过沈老爷留了充裕时间,也不急着赶路。行了三日,又下起雨来,雨水拍在马车上,敲出叮叮咚咚声响。

    沈来宝往外面看去,雨势颇大,护院下人都披着蓑衣戴斗笠,雨如白珠,从苍穹滚落。浇得地面泥水四溅,蓦地又想起那日花铃打伞提裙,从首饰铺子离开,绕过一个小水坑的模样。

    也不知道她现在去哪里玩了,胳膊又全好了没有。听说摔的不轻,哪怕是这样也要出门,怎么想,都是她想要避开自己。

    沈老爷见儿子似有心事,问道,“来宝?想什么呢?如此入神。”

    沈来宝抬头,“爹,当初你是怎么追的我娘?”

    沈老爷被他迎面一问,一巴掌往他拍去,结果儿子身手颇好,竟比他挡住了。他咋呼道,“身为儿子怎可问这种事。”

    本着正常讨论心思的沈来宝这才想起的确不能问这样的事,只能转而问道,“那爹你知道隔壁花家叔叔是怎么娶到花家婶婶的吗?”

    沈老爷的面色这才缓和下来,“看对眼,喊媒婆,对八字,娶回家。”

    “……”沈来宝抚额,在他看来小花爹娘那么恩爱,不可能是那么简单。

    沈老爷想了许久才补充道,“你出生不久我们才和花家为邻,倒是听说过一些。听说花铃她爹年轻时举止轻佻,还被花铃她娘认为是登徒浪子,后来花铃她爹锲而不舍,终于是娶到了花铃她娘。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曾经被传为登徒子的人,却对妻子一心一意。”

    “爹,你说这话时,好像也还是挺赞赏的,可为什么……要这么对娘,塞了五个姨娘进来。”

    沈老爷干咳一声,“年轻,没管住,你再瞧瞧你在商会见过的叔叔伯伯,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为家族开枝散叶是好事,是功德啊。”

    沈来宝问道,“那要是以后我就娶一个,算不算是不给沈家开枝散叶?”

    沈老爷微顿,察觉到儿子话里的意思,进而推测出更深的含义来,“我儿,你难道有意中人了?”

    沈来宝第一次觉得他爹如此聪明,他要是说了有,肯定会被追问,合眼答道,“没有。”

    儿子不愿成亲,这都十九岁的人了,换他的年纪早就已经当爹。这几年都快急死他了,上有老母亲催问,左有妻子念叨,沈老爷更着急,“有就有,有什么好掩饰的,是哪家姑娘,爹回头就喊城里最好的媒婆,为你说媒去。”

    任由他怎么问,沈来宝就是不说。

    他不能说,以他爹的脾气,知道是谁以后,真会喊上一百个媒婆去堵人家姑娘吧。

    浩浩荡荡三十余人顺利从山道下来,进入小镇中,雨水稍微停了一些。沈老爷见天色尚早,决定在茶肆小歇后,继续往前赶路,去下一个小镇再住宿。

    伙计听说他们要出小镇,说道,“前路塌方,都塌了两天了,这会正在开路,你们去了也得回头。”

    沈来宝问道,“有没有消息说什么时候能重开?”

    “塌得不严重,不过这会又下雨,估摸也要好几天,就看老天赏不赏脸了。”伙计又道,“倒是有条小路,不过偏僻得很。”

    前路已堵,又无其他大道,沈老爷可不愿带着儿子冒险走那条路,万一又碰到什么牛鬼蛇神怎么办?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