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来宝见她不答,不由上前一步,想看她胳膊,手都伸了出去,又才想起来,“你胳膊还疼着,还坐马车,还颠簸,傻。”

    一听他说自己傻花铃就不乐意了,“你才傻。”

    这话发自肺腑,可沈来宝却当她斗嘴,“好好好,我傻,你敷药没?我拿给你的药你用了没?”

    “用了,现在用的就是。”花铃的心又在乱撞,她觉得好像有谁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好好呼吸。这会人都快要窒息了,害怕这是梦。

    怎么会这么巧,偏是在这里碰见了。

    她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你就住隔壁么?”

    见他点头,花铃便知道那簪花就是他买走的,果然是簪花狂魔。他应当是送给自己的,花铃心中期待起来。

    掌柜提过的,那些簪花是那公子哥送给他心仪的姑娘。

    如果……如果他真送给自己,花铃就决定认真告诉他——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

    很早很早开始,就喜欢了。只是她不知道,原来那种信任和倚赖,就是喜欢。现在告诉他,还不晚。

    “小花。”

    花铃竖起耳朵,“嗯?”

    沈来宝肃色道,“我跟你说一件事。”

    花铃的心“砰、砰”跳着,“你说。”

    “那个莫公子不是什么好人。”

    花铃皱眉,“哪个莫公子?”

    “就是那个知州的儿子。我让人打听过了,那莫公子并不如传闻中那样知书达理,他的礼,对的是先生长辈,可对平民百姓,却是个纨绔公子。如果真的是良善者,绝不会这样偏颇。所以小花,你不要选他。”

    沈来宝不想自己在花铃眼里看起来像是在诋毁她的追求者,所以要多严肃就说得有多严肃。

    花铃早就把那什么莫公子抛在脑后了,她没有想到沈来宝竟然去调查那人,这是怕她嫁给别人?

    他竟还不知道她喜欢他。

    花铃故意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怕你答应,嫁得不明不白。”沈来宝低头看她,又道,“你知道……我喜欢你的,我并不想你嫁给别人,一点也不想。”

    哪怕说过一次这种话,沈来宝还是觉得自己能说出来简直是太勇敢了!

    花铃的脸瞬间绯红,他还真敢说,可还是个呆瓜。她低头不语,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又没有得到答复的沈来宝只能眼睁睁看她进去,身影越发遥远。那两扇门已经快要关起来,屋内的光芒也渐渐缩小,直至一指长,门才定住。

    门后的人眉眼低垂,睫毛几乎扫在红润的脸上,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我也喜欢你的,来宝哥哥。”

    声音很轻,轻如银针落地,水珠滴落湖泊,在沈来宝心头滴出一圈圈波纹,刹那在整个胸腔散开。

    他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连手指都因这突袭的一句话而握不住。

    小花说喜欢他,喜欢他。

    不是以儿时那样天真烂漫的语气说,也不是以知己好友那样豪气直爽的说,而是以碧玉年华姑娘的娇羞语气说的。

    这是喜欢,这的确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沈来宝一步走到门前,透过那条门缝看她,想将她看得清楚些。花铃几乎已经羞红了脸,她要是松开门,那她肯定要羞得没脸面对他。

    这呆瓜,就不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么,还凑这么近,她都快要晕过去了。

    “小花。”沈来宝压低了嗓子,腔调里满是不能压抑的巨大喜悦,“嫁我吧。”

    花铃真想把门缝合上,可又舍不得,她抓着门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了,没有答话,“我娘不答应。”

    知道她母亲不答应,可沈来宝还是笑了笑,那就是说她答应了。她答应了就好,她母亲那他会好好表现的。糟糕的只有她不答应,那他再对别人努力也没有用。

    他想抱住花铃,告诉她这些天他在心里念她念了多久,可他估计他要是进去,花铃就该叫他色狼了。

    “等回了明州,我会亲自去跟你娘提的。她要是答应了,我就叫媒婆登门。”

    这话连个问号都没,这是认定了这事。花铃低声,“再说下去,就是私定终生了,这不是好姑娘的做法。来宝哥哥……你不会嫌弃我不矜持么?”

    沈来宝简直不知道有多喜欢她的直白,在这个年代里给个正面回答着实不容易。什么私定终生,难道让人心念念的整天拿着花瓣拆解,一朵一朵又一朵,猜着“你喜欢我你不喜欢我”的把戏才是矜持吗?

    那叫做好想急死你!

    沈来宝熬了几个晚上都觉得慌神,倒不如这样直接一些,“小花你做什么我都喜欢。”

    花铃害怕他看出自己太欢喜,终于将门缝关上,背身抵在门上,一张俏脸通红。

    沈来宝单是看着她从门纸上的投影,就不愿移步了。许是簪花恰好在发髻上,影子上也能看见轮廓。他以指轻压,隔着窗纸摸了摸那簪花。

    花铃立即抬手捂住,“我等会还要下楼吃饭,别拨乱了。”

    沈来宝笑笑,里面的人惊呼一声,门就大敞了,“我都忘了,爹爹和二哥还在楼下等我吃饭。”她终于是抬眼看了看他,微怒,“来宝哥哥你不要拦路,我饿。”

    沈来宝侧身让路,仍是笑看她。花铃从他身旁过去,时而抬眼看他。

    看着看着,面上就露了笑颜,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沈来宝轻声,“快去吧,别饿着。”

    花铃轻轻点头,快步走到楼梯口,又回头看他。

    悠悠廊道,悠悠少年人,悠悠两颗心。

    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第69章 绑架来宝

    客栈外面微风细雨,屋檐下悬挂的灯笼也随风摇晃,各种影子斑驳交错。

    花平生久等女儿不下楼,也终于是无法淡定喝茶,对儿子说道,“去看看你妹妹在做什么。”

    花朗笑道,“该不会是饿晕在房里了吧,那只馋猫,不带她出门,就不乐意了。”

    “是啊,爹爹和二哥坏,竟不带我一起去。”花铃声音清脆,在一片嘈杂声中十分容易分辨。她心中欢喜,连人都多了几分风采。本就俏美艳绝,这会更是光彩夺目,招惹了许多目光。

    花平生唤她过来,如果不是在房里吃不方便,他也着实不想女儿被人这么瞧看。好在他择了个角落,背对那些人,也瞧不见脸。

    花朗给她倒了杯茶,说道,“品酒是男人做的事,带你去酒窖沾一身酒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酒鬼。”

    “也不是哪个男子都有酒量的,来宝哥哥就不会喝酒,可是他却比一般男子更有气概。”

    花平生怎么觉得这上下两句话接得不通?女儿可不是这么逻辑不通的人,自从上回妻子跟自己提了沈来宝和他女儿的事,他联想种种,也知道女儿其实也是喜欢沈来宝的。

    沈来宝每个月会过来跟他做学问,平时又为邻,和他的儿子又是好友,不能说一天能有几个时辰待在一块,但每天总会见面倒是真的。

    这孩子的品行,他喜欢。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