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得到夸奖的盘子不甘心道,“那你夸我一句,我就不喊小花了。否则我去喊,她肯定会来。”

    沈来宝瞥了瞥他,玩心怎么就这么大,真该给他找点事做,才不会整天想着怎么寻他们开心,他懒声道,“盘子你真是个英姿飒爽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知书达理的好少年。”

    盘子朗声笑了起来,“我就欣赏你这么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说完又瞧了花朗一眼,“不像他,一根肠子。”

    被拖出来踩了一脚的花朗板着脸道,“对,对,哪里像你,肠子都能编成麻花了。”

    说完了要带给沈来宝的话,花朗也准备离开去外面,快到门口转身,“我去马场,要不要帮你把飞扬喂饱?反正也要给铃铃的小云喂草。”

    “午睡醒来后我自己去一趟。”

    马倌会定时给马场的马喂食,沈来宝之所以风雨无阻地喂马,只因这样能跟马更好的培养感情。所以能自己去,都会去。花铃也一样,只是这次时隔大半个月回来都不去,可见她母亲当真将她管得很严。

    他默默想,小花连马都不能去见,那不能见自己,也在理的。

    有朝一日竟然要跟匹马比,沈来宝有点心酸。

    追媳妇可真不容易呀。

    他翻了个身,带着对隔壁小花的挂念再次去找周公了。

    花朗以为盘子会这么直接回家去,谁想他刚出了巷子,就听见背后又有脚步声,回头一瞧,盘子竟又跟了上来。

    “你是尾巴么?”

    盘子摸了摸脸,“有我这么俊朗非凡的尾巴你该高兴。”

    “……”花朗没他牙尖嘴利,不再自讨苦吃。

    盘子跟在他一旁,说道,“今晚记得来我家吃饭。”

    花朗想到沈来宝要去,三个人也很久没一起聊天吃饭,就答应了。他刚应声的瞬间,就好像看见盘子笑了一下。可等他再往他脸上瞧,却什么表情都没有。

    他微微拧眉,为什么总有一种会被坑的感觉。

    希望是他的错觉。

    两人步行到街上,还未走出五步,盘子就突然捂了肚子,“我肚子疼,我要回去蹲茅坑了。”

    花朗眨巴了下眼,然后就见盘子拔腿往家的方向跑。他摇摇头,让人捉摸不透的盘子啊。

    盘子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跑到了花家大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片刻下人开门,见是他,还没问好,盘子就直接进去了,“你们小姐呢,我找她有事。”

    下人虽然惊怕他的身份,可护主的心强烈,忙拦住他,“潘家小少爷这可使不得,我们小姐是姑娘,您是公子,这样贸然闯进院子里实在是不像话呀。”

    盘子一顿,难得通情达理,“也是,太熟悉,又忘了。那你去喊小花姑娘出来吧,我在这里等她。”

    “您还是进大厅里等吧,那儿有位置。”

    “不用,你快去喊她。”

    “您真的……”

    盘子脸一黑,“快去!”

    下人一个哆嗦,急忙进里头去请人。

    不一会花铃就出来了,见了他颇觉奇怪,盘子虽然常来花家,但都是兄长在家的时候,单独来找她的情况倒是几乎没有。

    “盘子哥哥。”

    正在院子里拔一下花草摸一下花瓣的盘子抬头,也不打招呼,直接就道,“你哥去马场喂马了。”

    花铃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他喂完马就去校场,一直待到晚上。”

    花铃终于问道,“盘子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盘子点头,“对啊,我们约了今晚一起在我家吃饭的,你二哥非得叫上你,可那小子又不得空回家了,所以我来知会一声,真是麻烦。哎呀,你家下人还拦着我不让我找你,男女有别,真不方便。”

    以往几人也有一起吃喝聊天的,不过都有沈来宝。花铃便问,“来宝哥哥……他也去?”

    在沈来宝那被同样问过一回的盘子学聪明了,说道,“当然不会来,他要是来,我就不来叫你了,我像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么?”

    花铃唇角微弯,说道,“像。”

    “……”盘子差点没把手中扇子折断,恼了,“你记得今晚酉时准时来,不来我就天天去马场带着你的小云骑六个时辰,累死它。”

    花铃蹙眉,声调微低,“盘子哥哥。”

    盘子微顿,“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不威胁你了。那你记得来,我新请的厨子做菜好吃得不行,想让你们也尝一尝。我一个人吃饭,吃什么都无味。”

    最后一句话击中了花铃的软肋,声音都软了下来,“嗯,一定去的。”

    盘子展颜,“那我等你们。”

    花铃送他出了大门,见他蹦回家的背影着实欢喜,又想到潘相,听说他近来身体不好,从父亲的语气听来,似乎……命不久矣。

    那到时候,盘子就真的是一个人吃饭了,逢年过节都是。

    盘子回到家里就吩咐管家去准备晚饭,今晚要招待他们来吃饭。等他吩咐完,见管家还不走,他的面色便沉了下来,“拿来。”

    管家将一封书信交到他手上。

    盘子拆了来瞧,看了两遍还给管家,“知道了。”

    管家也不言语,拿了信当场烧掉。信笺纸薄,刚触了火,就被烧成灰烬,化作灰白,散在空中。

    他默然片刻,转瞬面色又恢复如常,一副吊儿郎当天塌下来也不惧怕的模样,“好了,我会听外公的话找个姑娘成亲的,但人得我来挑。你先去准备晚饭吧,我跟他们说了是新厨子,所以你首先得去找个新厨子来,菜做得难吃也没关系。”

    管家应声,盘子就又出门去了,让下人快马加鞭,驾车去马场,生怕花朗喂完了马跑了。

    好在花朗喂完马每次还会骑马驰骋,所以盘子到了马场时,花朗还在骑马。今日已经过了赛马的时辰,整条跑道都是空的。盘子寻了个位置坐下,远远瞧着那扬尘驰骋的少年。瞧了半晌,花朗忽然慢了下来,咯噔咯噔停在他下面的跑道位置,朝他招手。

    盘子弯眼一笑,跑了下去。

    跑道和观众台之间有一道很高的栅栏,盘子没法过去,只能隔着栅栏说道,“等会你去校场是吧?等练到酉时,我们再一块回去。”

    花朗讶异,“你也去校场?你不是从来都不去那种酸臭的地方。”

    要是不拖着他,花铃和沈来宝还怎么在他家来个“意外相见”,笑笑说道,“突然想去,反正吃饭也没那么快。”

    花朗也觉在理,反正早回去也没事可做,就答应了。

    黄昏刚至,便见晚霞满天,红如锦鲤的云层层交叠,空似池子,云似鱼。

    花铃在院子里看了好一会夕阳,觉得着实美妙,说云层之上住着仙人,她是完全相信的。

    美丽而神秘的东西总让人心情愉悦,见时辰已到,心满意足地出了门,敲响了潘家大门。

    进了里头大厅坐着,下人才道,“小少爷和花家二少爷还未回来,您稍等。”

    如果是进门时就听见这话,花铃就回家去等了,也不至于一个人坐在这。但既然进来了,就没办法再出去,这样会失了做客的礼数。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