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人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在这里久等,还给她拿了两本书,说是平时他们家小少爷看的,特地嘱咐拿给她解闷。

    花铃不曾去过盘子的书房,也觉好奇,接过来瞧之前还以为盘子多看灵异神怪的书,要么就是地方志怪,但这里一本是各地舆图,一本是各地风貌。都是常年游历各地的人所写,地方名字也是千奇百怪,有许多她都不曾听过。

    书上有许多备注,备注的字工整好看,笔尖勾勒有力,潇洒而不拘泥,笔画飞扬,倒也符合盘子的性格。

    花铃细细翻看手中的已经被翻得有些破旧,可见平时盘子翻得很勤快。

    不不说,花铃对盘子的印象一直都是个不知人间疾苦,我行我素的纨绔公子,知他本性不坏,但也绝对说不上好。以前沈来宝曾用一个奇怪新奇的词来形容他的,叫什么来着……

    对,病娇。

    今日仅是这两本书籍一事,花铃意外地大有改观。其实……他们谁都不了解盘子。

    嫌弃着他,却又包容着他,明知道他总会“坑”他们,还是宽容着。

    关系奇怪得很。

    但如果让她说盘子是不是她的好友时,她依然会说是。

    奇怪的盘子,却无可替代的盘子。

    “小花?”

    正沉思着的花铃蓦地一顿,手中的书不由被她握紧,抬头往门外看去,见了来人顿觉诧异,“盘子哥哥明明说你不会……”话说到一半她就明白了,他们竟又是被盘子给坑了。

    可恶的盘子,哪里是无可替代,可恶可恶。

    沈来宝听她一说,也知道他们两人又被盘子“拐骗”了。他知道花家婶婶不喜他们现在见面,不愿花铃为难,暂时也打算克制克制。可想见她的欲望又几乎难以抑制,这会相见,竟忘了是要离开还是靠近,只是在大厅的门槛外看着她。

    花铃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四目相对许久,她才垂首偏头。她这一低头,少女发髻上的簪花就落入了沈来宝眼里,可那竟然不是他送的。

    他睁大了眼瞧了好几回,终于问道,“小花,我送你的簪花呢?”

    “没戴。”

    “为什么不戴?”

    “都让我娘收起来了。”花铃抬眼看他,瞧着四下无人,才道,“我偷偷藏了一对,没敢戴,怕又被我娘拿走。”

    听见是花家婶婶收走的,他没再追问,又听她说还藏起了一对,便问,“你藏哪对了?”

    花铃闻言笑笑,“送了那么多,你能每对都记得么?说了你也不知道呀。”

    “记得,知道的。”沈来宝微微一顿,还是看着她说道,“送你的每一对簪花,我都记得。”

    ——因为每次买的时候,他总要在脑海里想一会,这个款式到底适不适合她。这个颜色可否能让她更熠熠生辉,没有一对是随便挑的,所以模样他都记得。

    花铃愣了愣神,片刻默然,才道,“你送我的第一对簪花。”

    沈来宝怔住,“原来你还留着,我总不见你戴,还以为你弄丢了。”

    “没有,我放起来了。”花铃睫毛微颤,低声,“放进了盒子里,不落一点灰尘的地方。所以我娘没有找到。”

    两日沉郁的心情因这一句话就如同拨云见日,刹那明亮,令人充满了朝气。沈来宝微微屏气,“以后……我会送更多更多簪花给你的。”

    花铃就知道他还是会送的,以后啊,没人提的话,他估摸会送一辈子簪花,以为她喜欢得紧。许是心里喜欢他,这种不知变通的模样,她竟觉得喜欢得不行。

    “嗯。”

    沈来宝知道不能和她单独久待,心中不舍,却还是得离开了,“那我走了……你娘那边,我会继续同她说的。”

    花铃没有点头,也没摇头,直到余光瞧见他的靴子已经转了个方向,才抬头看去。

    步入红霞余晖的男子背影修长,步伐有力而坚定。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时,花铃似觉万物静止,心也跟着沉静下来。

    第75章 年少情谊

    沈来宝走得早,等盘算得美滋滋的盘子和花朗回来时,厅上却只见花铃。

    花铃一瞧见他,就抱着塞回他怀里,说道,“我回家吃饭了。”

    盘子问道,“可今天我做东呀。”

    “醉翁之意不在酒,‘意’我已经收下了,那这‘酒’,就留给你们喝吧。”

    旁观者不解,策划人盘子可听出来了。看来沈来宝和她见过面了,而且还聊上了,只是到底还是有所顾忌,因此这会沈来宝已经回家去了。

    目的已达成,盘子也没有拦她,瞧着她步伐轻快地出去,倒是羡慕,“你妹妹真好。”

    花朗瞧他,“你可千万不要打她的主意。”

    盘子紧抿唇角,“我再混蛋也不会这么混蛋。”

    管家见他回来,宾客也来齐了,就喊了下人开饭。这会饭菜陆陆续续上来,可只剩下两人。

    盘子说道,“去吃饭吧,四人份的变成两人份,你可要努力吃。”

    “吃不完倒是可以拿到街上去,那里有许多西关府那边来的灾民。”

    盘子笑笑,略有些冷意,“潘家人只会害人,不会救人。你真要给他们送饭菜,也不要用我们潘家的名字,就用花家的好了。”

    “用你的名字就好。”

    “那恐怕他们会吞不下去。”盘子提筷漠然道,“如果不是我外公将三府二十八州四十一县筑堤的银子给拿了,那今年大雨也不会这么猖狂。现在外头也不会有这么多难民。”

    花朗愣神,“你外公为何要这么做?”

    盘子更是淡漠,“为了钱。”

    花朗猛地站起来,瞪圆了眼,“你外公半只脚都进阎王殿了,为什么非得执着于钱财不放!钱对他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他就不怕进了阎王殿去地狱吗?”

    盘子一僵,冷冷盯他,“不许这么说我外公。”

    花朗紧握着拳,“为何不能这么说?你为何不劝劝他?任由他胡作非为?盘子,我不愿讨厌你,因为我觉得你跟你外公不同……”

    “一样,我们都一样。”盘子冷声,“就算我外公过世,我也会继承他的衣钵,维护潘家的利益,将那些不听从潘家指派的人都杀了,无论是良臣忠臣,都杀了!”

    花朗气道,“盘子!”

    “我说了不要喊我盘子,你才是盘子。”他将筷子一扔,起身推他,“出去,滚出去。”

    花朗刚才还想着和他说道理,可这会被他一推,几乎摔倒,狼狈不堪。他忍着没有还手,可再也没理由留下来,转身离去。

    盘子喘着粗气站了许久,才渐渐平复气息,缓缓转身,回到座位前。想了想又拾起地上的筷子,在衣服上擦了一把,继续吃饭,像什么事都没有。

    管家在背后站了半晌,才上前递给他一个盒子,“老爷送给您的生辰礼物。”

    盘子瞧着一桌的好菜,还有为了生辰特地准备的黄酒酿蛋,也没看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吃了许久,他发现自己连半碗饭都没吃完,恼得把碗筷一齐扔进菜堆里,“不吃了!”

    饶是他说不吃了,也没人劝他吃。

    盘子呆坐半晌,又从菜里把还没碎的碗捞了出来,油腻腻的,继续默默吃完一碗,这才回房。

    酉时过半,天色还没完全黑沉。花朗回到家中,才想起现在正是家里用饭的时辰。

    廖氏瞧见他,问道,“不是说是去潘家吃晚饭么,这么快就吃完了?”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