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铃压着心中期盼,低声,“我回家了。”

    盘子微微笑着,“回去吧。”

    花铃抹干净了泪,又理了理衣裳,这才离开。走了不过五六步,忽然盘子又在后面喊她,“铃铃。”

    她回头看去,看不清那纱笠下的面容,但声音却明朗清亮,“我暂时住在望月居,如果你想来,随时过来。”

    暴露自己的地点就等于将自己置身危险之中,花铃动容,却道,“你赶紧换个地方!”

    “……”盘子撇嘴,好心当作驴肝肺,她就是不搬,就是不搬。

    花铃默然片刻,才又开口道,“二嫂,我等你一起回家,回花家,希望那一日很快到来。”

    盘子全身一震,差点被这一声“二嫂”震得她摸不着北。等她回过神来,花铃已经快走到巷子尾。她直直看着那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

    二嫂啊……

    这个喊法……她还挺喜欢的。

    第102章 碟子姑娘

    花朗回家一日,花家的氛围就大不相同了。一个家总要有个主心骨,以前是花平生,如今是他。花续因这几年不常在家,他的去与不去,下人并没有太大感觉。

    花朗忙碌了一日,因日夜兼程赶回来,本已疲乏,现在让下人将晚饭端去爹娘房中,自己倒吃不下饭了,喝了一口汤就去了凉亭坐着。

    路过的下人见了,过去问候。他又觉得不得安静心烦,但又不能立个牌子让下人不要吵。就去家门口的石阶坐着,吹着穿堂风,也觉凉快。

    头上的灯笼摇曳,打得他的身影也随风而动。

    他半休息半呆沉地坐着,暂时不去想等会要做什么。

    在军营待过一阵子,到底还是有些不同。哪怕疲累,耳边刚有声响,也立刻察觉到了。他抬头看去,面前已递来一壶酒。他伸手接过,拍掉上面的封口,仰头灌了一口。

    沈来宝坐在他一旁,也要喝,花朗一把拦住,“你沾酒即醉,不能喝,否则铃铃今晚还得照顾你。”

    沈来宝笑意苦涩,“我第一次这么恨自己不会喝酒,哪怕能喝一口。”

    “挺好的,不伤身。”花朗自己又喝了一大口,“我不在家的时候,管家说你常过来,辛苦了,妹夫。”

    “叫我一声妹夫,那再辛苦,也是应该的。”

    花朗还想说些什么感谢的话,最后发现其实不用说。沈来宝既是他的妹夫,更是他的好友。哪怕他没有娶他的妹妹,出了这样的事,也会跟现在一样帮忙料理。

    “我入军营还不到半年,连你们成亲我都不能回来,这次上锋体恤,给了一个月的假。但是来回也要耗去二十多日,我回军营后,你帮我照顾好我爹娘,还有铃铃。”

    沈来宝点头,“我会的,你安心回军营。我记得你去的神风营,名声响亮,可是也很危险。”

    “是有那么一点危险,我去了几个月,就打了两场小仗。有一次校尉带错路,掉沟里差点死了。”

    这个沈来宝没听他在信上说过,诧异,“后来呢?”

    花朗说道,“后来从天而降一个姑娘,把我救了上去,还给我疗伤,夜里还杀了一只野狼,烤熟了给我吃。第二天醒来,她就不见了……”他顿了顿,“你一定以为我是在做梦。”

    沈来宝欣慰一笑,“大概是仙女来救你了。”

    ——哪里是什么仙子,一听就是盘子,毕竟仙女是不会杀狼还烤熟了吃,唯有盘子,才如此剽悍呀。

    花朗微微点头,“也对,哪里有姑娘会出现在那种地方的,那么乱,会疗伤,就是烤的肉有点难吃,也对,仙子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知道盘子在他身边,沈来宝对在军营的他倒不是太担心了。

    花朗拍拍他的肩头,“我没事,就是想一个人静静,你回去陪铃铃吧。”

    “你也快回房,喝了酒不要吹冷风。”

    “好。”

    目送沈来宝回去,花朗又喝了好几口酒。酒坛很大,看来他一开始就是打算两个人喝,而不是打算让他借酒浇愁。

    半坛落腹,花朗觉得自己更愁了,只因一抬眼,就看见了斜对面的潘家。

    潘家早已没人,蜘蛛网都将门匾抹了一层又一层的白丝。

    他看着看着,又想起盘子。如果这个时候盘子在身边,陪他一起喝酒,该多好。

    他心中一片萧瑟,提酒起身翻进潘家高墙。盘子不能陪他喝,他可以陪盘子喝,在他门前敬酒。

    花朗走进潘家,满眼萧条。可潘家本就是这么安静的,所以现在进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唯有行几步就能看见的蜘蛛网在提醒他,这里已经没人住了。

    “盘子……”

    他低声念着,却没有人回应。如果是以前,盘子该跳出来吓唬他了。他这才清醒过来,盘子不在这了,也深埋在了黄土下,还是他亲手埋下的。

    地上忽然有其他人的影子,几乎和他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如果不是那人衣袂飘飞,他差点没察觉。他猛地转身,身后那人戴着长长纱笠,似鬼魅。

    花朗愣了愣,“你……”

    盘子眉眼一弯,“是啊,是我。”

    花朗对她当然不陌生,刚才他和沈来宝说的人,就是她!二次见她,他才相信她非神非鬼。见她要往后退,他蓦地抓住她。

    满是茧子带着沧桑感的手握来,盘子微僵,末了声调高扬,“非礼啊?”

    花朗看不清纱笠后的脸,隐约觉得轮廓很眼熟,而且虽然声音并没有听过,起伏的声调却同样耳熟,“你方便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方便啊,可是你为什么要看?难道是丑八怪你就松手,是个大美人你就继续非礼我?”

    花朗憋红了脸,“我只是想,就算以后在街上见了,也能认出你来,而不是会对面不识。”

    盘子心弦又轻易地被他一弹,撩拨得满心池水都漾出波纹来,她笑笑,“不用,反正我认得你。见了面,我会主动跟你打招呼的。”

    花朗想了想,点点头,缓缓松开她的手。突然就见她探头,纱笠都撩到了他的脖子和脸上,一阵好闻的香气随着她的动作轻扑,“而且,我是个大美人,你放心吧。”

    花朗差点呛着。

    盘子咯咯直笑。

    为了改变她的嗓音,她吞服了药水,说多了话,嗓子会不舒服。所以很少说话,也正因如此,连她自己都觉得她的声音陌生。她还想要一副更娇弱的嗓子,这才像姑娘嘛。

    听说男人会更喜欢。

    不过花朗……就算让一只鸭子开口说话,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差别吧,这个呆子。

    花朗忽然说道,“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真像。”

    盘子挑眉,“怎么个像法?”

    “有点坏。”

    “……”

    “他以前就住在这里,不过现在不在了……”花朗神色黯淡,又加了一句,“不在人世了。”

    盘子问道,“你很记挂他?”

    “嗯。”花朗,人懂得越多,好友便会一年比一年少。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