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玉总管答道,“那我辰时在城门口等,告辞。”

    沈来宝已然习惯她的冷冷冰冰,没有在意。他现在要想的是,该怎么样劝服他爹,然后带念念去京师玩。

    沈念念跑到母亲房里,探头往里瞧,却不见她娘亲。她正觉奇怪,忽然就见前头也探出个头,朝她脸上吹了口气。她惊了一惊,见是母亲,便扑到她怀里笑,“娘怎么知道是我?”

    “娘听得出来念念的脚步声。”花铃用帕子给她抹去额头上的汗,“你从小就怕热,像个小火人。”

    她拉着女儿来桌前,给她舀了碗绿豆汤,“刚从冰窖里拿出来的,喝吧。”

    炎炎夏日,只是捧着冰冰凉凉的碗,沈念念就觉得舒服。她喝了一口,清凉入心,整个人都舒服了。

    花铃瞧着就觉欢喜,“跑这么急做什么?”

    “对了,娘,那京师商行的玉总管来了,说京师那边出了点事。爹爹决定去京师一趟。”

    花铃见她这样高兴,微微抿唇刮她鼻尖,“你爹肯定说要你也一起去玩,对不对?”

    沈念念直瞧她,“娘,你偷听啦?”

    “喜形于色的,谁都看得出来。”

    沈念念立刻捂住脸抹了抹,将神情敛起,正色问道,“这样可以吗,娘?”

    花铃左右瞧了瞧,“眼睛不要乱动,念念,你要告诉自己,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自己先将那事忘了。”

    沈念念坐直了身,眨着明眸看她。花铃竟也挑不出瑕疵来了,甚为满意,“对,就是这样。”

    刚说完,在门外站着的沈来宝就禁不住笑了笑,边进来边感叹——有个演技派的亲娘,女儿的演技定会日渐精湛的。到时候,就是奥斯卡·念念了。他想着也觉可爱得紧,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是不是也遗传到了花铃的潜质。

    小流光和小灵犀还在偏房由奶娘带着睡,不在屋里。沈念念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些,不像平时那样小心翼翼。

    虽然她爱欺负他们两个小豆子,可她是姐姐,还是很疼他们的。别人家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幼稚怎么讨厌,可对弟弟妹妹,她却是护犊子的。谁敢欺负他们,她非得揍那人一顿。

    花铃见他进来,问道,“你要带念念逃学?”

    沈来宝坐下身瞧她,“我哪里敢这么当爹,是方才贺先生来,说念念又挑战夫子权威,所以不许她去书院,让她在家里面壁思过。”

    花铃俏眼微瞥,“那也是在家面壁思过,谁让你带到京城去了?”

    沈来宝朗声笑道,“在京城我们也有宅子啊。”

    花铃禁不住一笑,“怎么总是这么无赖。”

    沈来宝看着她问道,“所以小花你去不去京城?倒也是商行有些事,办完了那些,就能好好玩了。”

    “你想我去,我就去。”

    沈来宝一口答道,“想想想。”

    花铃笑笑,“那我就勉为其难和你去了。不过流光他们还太小,真带他们去,爹也不会同意,就让他们留在家里吧。”

    她说着,隐约有些不舍,毕竟路途遥远,一去就是一两个月的事。她能忍住挂念,谁知道孩子会不会吵着要她。可她一来想陪他一起去处理商行的事,二来也是因为念念想去。

    比起留在家里的两个孩子,她更想陪着念念的。

    念念心中已无当年阴影,可花铃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件事。她没有办法让念念离开自己的视线十天半个月,身为母亲,她倒有些担心以后女儿出嫁了怎么办,这可真是大难题。

    沈念念已经回自己房里收拾东西去了,花铃想着想着,又往窗外瞧。

    瞧多了两次,沈来宝就上前捂她眼睛。花铃抓了他的手拿下,“别闹,多大了,都当爹多少年了。”

    沈来宝乐了,“方才我刚从廊道拐弯,就见你探头跟女儿吐舌头玩。哦哦,就许你青春无敌十八岁,不许我顽劣二十八。”

    花铃没想到他竟瞧见了,将刚放下的手又抓回来捂她眼睛上,“呐呐,扯平了。”

    沈来宝笑得不能停,带得花铃也笑了起来。

    屋外的下人听见,早已习以为常。少爷少奶奶感情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天天看他们如胶似漆,嫉妒羡慕,也虐心极了。

    片刻屋里忽然没了笑声,下人面面相觑,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倒也没什么事发生,只是花铃问了一句话,让沈来宝有些失神,更有些愁。简直是人生第三大烦心事——

    “来宝哥哥,以后念念会嫁给怎么样的人家?”

    第126章 京师故人

    沈来宝睡不着,夜里翻来覆去想起了自己的人生里陆续出现的三大烦心事——

    怎样才能从这没wifi没魔兽的地方回去?

    隔壁小花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觉得谁都配不上他的女儿怎么办?

    前两件已经解决了,唯有最后一个,他总觉得他和小花教出来的女儿,一般人都瞧不上。就算瞧上了,他们夫妻两人可能又瞧不上。

    乘龙快婿,实在是难找,难找。

    花铃都已经睡了觉醒来,察觉到枕边人还没睡,抬头看去,从他怀里出来,“还不睡?明早就要去京师了,快点睡。”

    “倒也不困。”沈来宝把她揽回怀里,“小花,你想没想过我们的女婿会是怎么样的?”

    花铃尚有睡意,打了个哈欠,迷糊道,“肯定是念念喜欢的,念念喜欢的,就不可能是个差劲的人。我不担心她嫁不了好人家,我只担心她嫁的太远,我不能隔三差五去见她。”

    沈来宝笑道,“那就把她嫁到隔壁家。”

    花铃瞪大了眼,“不好的,我爹说,表兄妹不可成亲,否则生出来的孩子会有疾病。我那时不信,后来多加留心,发现那些表亲间生的孩子,的确多问题。”

    ……他的岳父大人真是什么都教,也只有她才会这么认真并且长久地去验证吧。沈来宝说道,“不是你娘家,你忘了,我们还有隔壁家。”

    “隔壁都被家里买下来了,不盖房子。”

    “还有对面。”

    “对面那个小胖墩?”花铃想也没想,“念念揍过他,他见了念念就跑。”

    沈来宝皱眉,“念念什么时候揍过他?为什么?”

    花铃微顿,这才想起这事儿发生在他去年出远门的时候。她正想着要不要说,就被他晃了晃肩头,晃得她头更晕了,“去年你去复州时,他带头笑话念念是没牙的老太婆,然后念念就冲上去揍了他一顿。”

    “……揍得过?”

    花铃瞥他一眼,“教她擒拿的不是你?教她那什么……降龙十八掌的是不是你?当时我爹刚好出门,就将被念念打得落花流水大哭的小胖墩救回家,又带着念念回来。那时我爹脸上神情阴晴不定,我就没见过他那个模样。”

    沈来宝都快笑出声来了。他哪里会什么降龙十八掌,只是教女儿的时候她总嫌弃那些武学名字难听,所以他就盗用了。果然,念念一听就来了兴致,愿意学了。

    可他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在跟人打架的时候喊那些名字。

    不过让岳父大人听见……咳,厚脸皮的沈来宝都觉尴尬了。当时他的脸色如何,自己也能猜出个十之八九来。

    “那小胖墩肯定是不行了。”沈来宝想了一遍巷子里的人,就没一个合适的小屁孩。

    花铃见他还在想,终于说道,“念念还小呢,这件事,十年后再愁吧。睡觉了,不然明早流光和灵犀就要跑进来喊你起床了。”

    想到那两个闹腾的小团子,沈来宝就立刻闭眼,顺手在她的眼皮上一盖,“睡觉。”

章节目录

吾爹非土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吾爹非土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