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医院,vip病房。

    “外资企业占股15%,这部分股份,江老太爷在世的时候也想收回。”乔南楚摇头“但基本没有可能。”

    他把查到的资料给江织一份:“江家旁支占了9%,剩下的都在江家人手里,老太爷的遗嘱没有对外公开,这76%是怎么分的,只有你们江家人知道。”

    江织坐在沙发上,输液架在身后,左手的手背上有针头,右手握笔:“我和江孝林各18%,剩下的均分成四份,许九如的那份已经转给我了。”

    就是说江扶汐、江扶离、江维尔手里头各有10%。

    “这部分,”江织把江家旁支所占的9%圈出来,笔尖点在上面,“最少应该有5%是许九如的。”

    乔南楚翘着一条腿,资料搁在了膝盖上:“怎么说?”

    “许九如敢把她的那份转给我,就说明她一定留了后路,等我没作用了,她再扶持江孝林,踢我出局。”

    江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备忘录,提醒周徐纺吃叶酸。

    他给周徐纺发了一条微信,再继续:“江孝林手里已经持有18%,剩下那三份,只有维尔手里的10%,许九如完全有把握动得了,我手里也是28%,要稳压我一头,她肯定会藏私。”

    “所以?”乔南楚还不知道他什么打算。

    笔尖下面晕开了一小点儿墨水,晕染在那个数字9上:“得先让许九如把这部分吐出来。”

    许九如的保命牌,哪有那么容易吐出来。

    江织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启明基金那个项目,让唐想负责。”

    “是,江少。”

    他挂了电话,去听周徐纺发给他的语音。

    乔南楚坐着,好整以暇地看他:“你要干嘛?”

    “许九如教的,”他说,“借刀杀人。”

    他把手里放到耳边,周徐纺乖巧的声音传过来:“好。”

    江家老宅。

    屋里有阵阵咳嗽声。

    江川进了屋:“老夫人,五小姐来了。”

    江维尔一并进了屋。

    屋里的窗户都关着,太阳照不进来,光线有些暗。

    许九如从床上坐起来,唤她:“维尔,你过来。”

    江维尔走到床边。

    许九如卧病在床好些天了,身上病气重,眼窝凹陷得很深:“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她回答得轻描淡写。

    许九如拉她到身边:“为什么突然提起你哥哥姐姐?”她没什么力气,说话轻声细语,“你是不是还在怨我?”

    江维尔不说话。

    许九如以为她情绪不对是因为肖麟书的事,叹着气说:“怨就怨吧,总比怨你自个儿好,咳咳咳。”

    她捂着嘴咳嗽,肺里难受,直不起腰,佝偻着后背。

    “怎么还咳得这么厉害?”江维尔眼睛发酸,低着头,坐在床边给她顺气。

    “老了,身体不行了。”

    是老了,她都七十多了。

    “吃药了吗?”

    许九如说吃了:“世瑜说我是忧思过度,药也不顶用。”

    忧思过度?

    忧着怎么搞陆家、思着怎么整江织吗?

    “织哥儿他,”话说到一半,江维尔又收了声。

    许九如追问:“他怎么了?”

    心里的天平在不断地摇摆,孰是孰非、孰亲孰疏,都搅成了一团,她眼里有片刻挣扎,默不作声了很久,说:“没什么。”

    桂氏在门口问,药温好了,要不要端进来。

    江维尔起身,先出去了。

    许九如吩咐桂氏把药端进来,转而又问江川:“织哥儿在做什么?”

    “今儿个上午,他去见了百德器械的明董。”

    百德器械是陆家的长期合作伙伴。

    “他终于要动手了。”

    她马上就要如愿了,眼里的兴奋难抑,原本浑浊无光的瞳孔像燎了一把跃跃欲试的火:“江织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人,手段我最清楚不过,他若动真格,陆家的安生日子就到头了。”

    江川附和,说以后可以安枕了。

    安枕?

    别人都是做了恶,不得安枕,怎么到她这里就反过来了。

    江维尔端着药碗站在外面,没有进屋,许久,她把药碗给了桂氏:“你拿进去吧,别提我。”

    桂氏颔首。

    江维尔走到院子外面,听见骆常芳在讲电话,声音高亢,情绪很激动。

    “唐想接手了?”

    “防着点她,要是被发现,不仅你,我也得进去吃牢饭。”

    “那笔钱,你最好给我咬紧了。”

    江维尔摇头。

    这便是江家,一潭泥沼。

    周氏集团。

    叩,叩,叩。

    “请进。”

    进来的是市场部的总监,刘易同。

    他往办公桌上递了份资料:“唐总,这是启明基金的项目资料。”

    唐想有轻微近视,她戴上眼镜,粗略地浏览了一遍:“财务数据呢?”

    “那部分资料都在吴总手里。”

    “把吴葶叫过来。”唐想说完,内线电话就响了。

    是秘书打进来的。

    “唐总,江氏的负责人过来了。”

    周氏和江氏有个合作案在谈。

    “请他进来。”唐想挂了电话,交代刘意同,“你去先忙,吴葶那边过后我再找她谈。”

    “那我去忙了。”

    刘意同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个合作案也不是什么大项目,用得着这位亲临?他很是诧异:“江总。”

    唐想听闻,抬了头:“你怎么来了?”

    江孝林进了办公室,顺手关上门:“我来签合同。”

    “派个业务经理过来就行了。”

    他熟门熟路似的,在她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刚好路过,顺道而已。”

    唐想也不问他顺的哪条道,拿了合同坐过去:“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提。”

    跟她这么面对面谈生意,倒是头一遭。

    江孝林翻着手里的合同,心情不错。

    唐想拨了个内线:“煮两杯咖啡送进来,一杯不加糖。”

    他不喜欢甜。

    大一的时候,因为债务问题,唐想给他跑了小半年的腿,倒是把他的喜好摸了个透。

    咖啡端进来的时候,江孝林手里的合同才翻了一页,他还悠闲,喝着咖啡翘着腿,西装外套脱了扔在一旁。

    唐想坐了一会儿:“看完了吗?”

    他不紧不慢地翻了一页:“没有。”

    “那你慢慢看。”

    她回去处理手头上的事情,没当办公室里还有别人,该做什么做什么。

    江孝林觉得她戴眼镜挺好看的,她近视,但平时不喜欢戴眼镜,有时候会眯着眼睛看人。

    目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合同移到了她那里,然后就没挪开。

    她的习惯跟读书的时候一样,喜欢转笔:“你做的绩效方案我已经看过了,我的建议是把原材料的利用率也放进去考核。”

    “先试算几个月,看看跟原方案的差异大不大。”

    “行,你定会议,到时再谈。”

    她挂了电话,在回邮件,办公室里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

    江孝林的目光又从她的脸上移到了腿上,a字裙、黑丝袜、还有高跟鞋,不像十八岁的她。

    “叩,叩,叩。”外面有人敲门。

    唐想说:“请进。”

    进来的是位男士,西装革履,穿得很正式,头发往后梳,一丝不苟。

    应该是位中层,有几分架子,江孝林不动声色地审视。

    “财务分析已经发你邮箱了,这一份是供应商的评估报告。”男人没有把资料放在桌子上,而是单手递过去。

    唐想接过:“看完后我再给你答复。”

    “行。”

    公事说完,男人态度随意了几分,也没有顾及屋里还有别人:“唐想。”

    唐想,不是唐总。

    江孝林顶了顶上颚。

    唐想抬头:“嗯?”

    “下班有时间吗?”男人发出邀请,脸上是风度翩翩的笑容,“风行的甄总送了我两张音乐会的票。”

    唐想刚要拒绝——

    “唐想,”江孝林有些不满的语气,“这个数据是怎么回事?”

    男人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先出去了。

    唐想过去:“哪个数据?”

    江孝林答非所问:“刚刚那男的多大?”

章节目录

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