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师祖没同意,只允我为内门弟子。”雷天生故意说道。

    “这小子不知走什么狗屎运了。”关山月腹谤。

    他突然想起什么,急问:“那阿盟呢,你来到秋水星,阿盟怎么办?”

    “阿盟已经被帝国的长公子桑尼收为义女,现在正在黑鹰星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关山月紧皱眉头。

    “这是黑鹰帝国这是为了讨好我和馆主你,这没什么。”雷天生装作不在意,他当然不会把真相说出来,那对谁都没有好处,“不久前我刚刚与阿盟通过网络对话,她现在生活的很好,都快长成大姑娘了,她还让我代她向你问好呢。”

    “是这样啊,那我也就放心了。”关山月叹道:“唉,这么多年,我还是放不下啊!修炼了一辈子,还不如你个毛头小子,哦,不,你现在是蓝家内门弟子,我该称你为雷天生大人。”

    雷天生急忙摇手:“馆主,你可别这样,看在阿盟的份上,你也是我的长辈,你还是叫我雷天生好了。”

    关山月深吸了口气:“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等天资,我还是要谢谢你,替我照顾阿盟,还带来她的消息,以后我就可以安心修炼。”

    雷天生微微一笑:“馆主,我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向你领教一下。”

    他早见识过关山月的武技,当时觉得无比神奇,但是现在自己修炼了虚空技,武技已经是过眼云眼,他现在只是想对比一下。

    武技毕竟不如虚空技,武士再强也不是修士的对手。

    关山月微微一愣,抬眼看了看他:“你要跟我过招?”

    “对。”雷天生确认。

    关山月:“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那我可要放开手脚了,手重伤到你可不要见怪。”

    雷天生也笑道:“无妨,请馆主赐教。”

    他说话的当口,就见对面关山月的身形一虚,一个影子已到面前。

    雷天生大惊,不及招架,急发动空间罩绝技护住自己。

    空间罩绝技有强大的防护作用,除了更强的虚空绝技外,无物可侵。

    但一只肉拳重重地击在刚刚生成的虚空茧膜上,任何实物都无法撼动的空间罩绝技瞬间告破,重拳略微被阻了一下,然后击在雷天生的前胸。

    令人牙酸的骨骼爆裂响起,雷天生胸膛凹了下去。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雷天生只感到一阵窒息,就象泻了气的皮球,缓缓软倒。

    他的心脏已经被打爆!

    关山月收回拳头,站定,露出吃惊的神色:“你竟然没有使用代理人,而是本体!”

    他俯下身去扶雷天生,悔恨:“雷天生,你怎么样?这可如何是好!”

    他只是一个连外门弟子都不如的客卿陪练,伤了蓝家的内门弟子,此祸非小,就算他与雷天生是旧识,如果雷天生被他失手打死了,他只怕再也无法在蓝家呆下去。

    此刻雷天生体内的基因能力迅速发动,修复着破损的身体,他的眼睛望着关山月的拳头,不仅没有沮丧,反而在发光:“原来武技到了极至还能有这般妙用!”

    此时他脑海里反复飘荡着一个词:“殊途同归!”

    再硬的拳头也不可能打爆空间罩绝技,但如果拳头上附了念力却是可以!

    关山月的拳头上正是附着了与念力类似的东西!

    那是一种无坚不摧的意志。

    一种超越了肉体限制的精神之力。

    虽然那还不是修炼成的念力,还形不成虚空绝技,却已经有了虚空绝技的威力!

    雷天生只感到体内的某种能力动了一下,又沉寂下去。

    那是他熟悉至极的模拟能力,可以模仿他人的特殊能力。

    不过这能力虽然对关山月的技能感了一些兴趣,却似乎有些不屑。

    雷天生能明白,关山月的武技就算有了念力的味道,毕竟不如虚空绝技更加强大,他的空间罩绝技之所以没有防住拳头,只是因为太过仓促,又因为太过轻敌并没有全力发动。

    只要他发动了完整的空间罩绝技,关山月再强也是不可能破开的。

    此时关山月焦急地查看他的伤势。

    雷天生的基因能力修复的很快,凹陷的胸膛迅速抬起,破碎的心脏已经重新成型,他强撑着略微摆了摆手。

    关山月一喜,看样子雷天生死不了。

    同时,他对雷天生也印象大改,这个令他走眼的小混混倒挺能挨揍,打成这样都死不了,只要不死就好,现在科技非常发达,很快就能将他恢复原状。

    雷天生确实很快就恢复了,却没有经过任何的医疗,他在草地上歇了不一会儿,就在关山月目瞪口呆的目光下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来,再来!”雷天生向关山月勾了勾手。

    关山月看着他已经平复的胸口,犹自不敢相信:“你,这就好了?什么,还要打?”

    雷天生拍了拍胸口:“放心吧,你打不死我,再来。”

    见他兀自不休地挑战,关山月摇头:“你还是换个代理人再来吧,我可下不去手了。”

    雷天生不能魂魄离体,哪里能使用代理人:“没关系,你看刚才打我成那样都没事,你打不坏我的。”

    关山月却仍旧摇头:“不行,我已经失了锐气,无法再尽力,再出手也无益,不如你去那边找剑痴他们吧?”

    “剑痴?”

    “对,你进来的那个迷宫里有三个出口,另两个是剑痴和刀王,你去找他俩吧。”

    雷天生一听就明白了,那应该是在用剑和用刀上的绝顶武道高手,与关山月一样也是客卿陪练,他不禁有些心虚,刀剑可不是拳头可比,如果也附着念力把他的空间罩破开,那可没有好下场,他的基因能力可就要大损了。

    他想了想,这里应该不是历练迷宫,必是把他传送错了地方,还是尽早离开为妙:“我倒是也想再会一会两位前辈,只是还有事要办,下次吧,馆主,你这里有传送点吗?”

    “你是想离开这里吧。”关山月顿时松了口气,用手一指:“你看,就在迷宫的出口之前有一个岔道,那里通向传送点。”

    雷天生愣住,他当时一心想离开迷宫,却没有想到传送点就在迷宫出口之前,想了想,那垂直通道上确实有这么一个岔道,只是根本没有过多留意。

    雷天生一抱拳:“多谢馆主,我这就离开,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想再讨教一下。”

    在关山月微愕的神情中,雷天生发动了他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虽然被突袭,关山月却毫无慌乱,在人情事故上他或许还有重重顾虑,但在武技一途,却是百炼成钢,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他双手似慢实快,轻松地化解了雷天生的攻势。

    雷天生越打越惊心,他已经将徒手格斗技用到了极至,速度也达到残影的地步,无法再提高,却连关山月的一片衣角都沾不到,而且看关山月轻松自如的样子,明显只是随意应付他,根本未尽全力。

    不愧是宗师级武者!

    雷天生却不甘心,他想再度见识关山月至强的武技,领悟一下宗师武者念力的应用,只是以他现在的水平,明显差了关山月不只一个档次,想迫出关山月的附念武技怕是不可能了。

    “怎么办?”雷天生脑子急转,“要使用虚空飞刀吗?”

    他立即否决了这个念头,关山月再强也不可能抵御虚空飞刀,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力量。

    关山月是关盟的父亲,他绝不想关山月受到伤害。

    空间罩绝技只能防,不能攻。

    “我也试试能不能在拳头上附着念力。”雷天生突然想到。

    他停下攻击,发动念力区域,让念力在右拳上盘旋萦绕。

    然后出拳。

    关山月似乎感应到危险的气息,神情凝重起来。

    雷天生却突然停下。

    念力还在原来的空间位置上盘旋,根本不随他的拳头出击。

    雷天生再次引导念力到右拳上,结果念力毫无滞碍地移了过去,但再出拳,念力仍然不动。

    关山月看着他在那里比划,露出疑惑的神色。

    雷天生颓然收拳。

    他明白了为什么念力不随拳头出击的原因:念力只随他的意念而动,与拳头无关!

    这样的话,就算他以意念指挥念力随拳攻击,也只是相当于减弱了的虚空绝技,与在拳上附着念力完全不同。

    “难怪模拟能力对此不屑一顾。”雷天生暗叹。

    这时,关山月却看明白了:雷天生想学他的至强武技!

    他不禁挠了挠头,他的武技对凡人来说确实很强,可以徒手对付机甲,格挡子弹,但在修士的虚空绝技面前却一无是处,其他蓝家弟子根本不当回事,刚才他将措手不及的雷天生击伤,却被当成了宝,看来雷天生初到蓝家,见识尚浅。

    关山月想了想,自己有幸被邀到蓝家作陪练,既然有人对他的武技感兴趣,自不能敝帚自珍,便道:“你是想再让我展示一下刚才的武技吧?”

    雷天生闻听忙点头:“是,还望馆主不吝赐教。”

    关山月道:“你看好了。”

    他看向那一排排的大树,摇了摇头,这些树还比较细,还不如英粹武馆的粗。

    最后,他选定迷宫出口边上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大步走过去,随手一拳击出,击在巨石表面,然后缓缓收回来。

    巨石似乎安然无恙。

    关山月轻轻跺了下脚,巨石突然向下崩坍,转眼化为一堆细碎的石砾。

章节目录

混在诸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高良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良姜并收藏混在诸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