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鸟兽绝迹,漫天的雪花铺天盖地随寒风狂卷而来,落下时,又如舞女袅娜的身姿般轻盈醉人。

    一轮金黄色的满月孤清地悬挂在万里长空,照耀着这片天地。

    鹅黄色的月光透过这漫天飞雪,洒落在一座屹立挺拔如长剑破空般浩气长存的孤峰上,恍若一位因贪恋红尘而被贬落凡间的仙子,披着霓裳羽衣翩翩起舞,舞姿是那么的娉婷婀娜,如梦似幻。

    这座孤峰大名鼎鼎,就是楚流雁一直魂牵梦绕的落月崖!

    千山飞雪,孤月当空,今晚是入冬以来落月崖最美的季节。

    “千山唯雪影重重,九天孤月起梦钟。广寒今朝犹有恨,未把冰心种花丛。”

    贬落凡间的仙子,广寒宫中的嫦娥,在这冰天雪地寂寥漫长的夜里,仿若幻化成此刻的落月崖,向天地诉说着绵绵不绝的柔情幽怨。

    隐约间,落月崖的崖峰之巅,一个削瘦的黑色身影正痴痴地望着眼前这异世别样唯美的夜景,良久,两行清泪突兀地从黑影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滴在雪地上,溶出了两个小雪洞。

    “今晚,故乡的月不知是否也会是如此圆满?如此的动人心弦?可惜我楚飞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那熟悉的月亮,甚至是那些熟悉的人。”

    “没想到我纵横一生,逍遥一世,最后却落得这般地步。是天作孽还是我本来就作孽,这一切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忽然,无尽的飘雪夜幕在他的眼中凝化成一个人的模样,那是一张惊世的容颜,头上戴着一顶珠光闪闪的凤冠,两片粉腮一抹丹唇,佳人眼中却是无尽的泪光闪闪,似不甘,又似无悔。

    “清儿,你在黄泉可安好,奈何桥想必你已经走过了吧,孟婆汤更是让你忘记那些痛苦的回忆,也许今生今事,生生世世你我再无相见之日,逍遥?是的,那是我一直追求的东西,即使现在我也同样没变过,但是,你知道吗?我楚飞羽知道错了,为什么逍遥不能让我与你相伴,又为什么我要在新婚之夜撇下你让你香消魂断?这一切都是因为曾经错误的逍遥!前世我负你一生,今生我必用我的血泪还清欠你的债!我终于懂了你为什么一直念念不忘的那句‘世上唯有你才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今生我有许多牵绊,有疼爱我的娘亲,有那一直未曾见面的不负责任的父亲,还有一位从小爱我甘愿为我未出一切的青梅竹马,这一世的逍遥注定不会让异世的你再失望了。”黑影在萧瑟的寒风中衣袂飘飘,仿佛一尊远古雕像,口中喃喃自语着。

    自刚才在雾月山脉外围发生了动人心魄的兽潮后,楚流雁一路朝落月崖赶来几乎没有碰到魂兽,就连碰巧遇到的几只中阶魂兽都对他直接无视,因此,不到三个钟头,楚流雁再次来到了这昔日坠崖之地。

    他清了清思绪,怎么自己最近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这根本不像前世冰冷杀手的性格。

    眼下采摘五色花要紧,可不能耽误了,要是突然出现某只高阶魂兽,那自己可是前后受敌,唯有遭虐的命。

    他脚步谨慎小心地走到悬崖口,眼睛向下一看,即使是在月光的笼罩下,仍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还好,昔日五色花的具体位置可是死死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只要小心爬下去,照着记忆中的位置路线肯定能找到它。

    说干就干,楚流雁扎紧黑色劲衣,竖起被风吹得十分凌乱的长发,借着悬崖边几条粗壮的枯藤一咬牙小心翼翼的往下爬。

    冬天即使是岩石也都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霜,十分滑溜,这增加了楚流雁的挑战难度,幸好他有轻功在身,还是可以有惊无险地往下爬。“近了,应该就在我身下半米左右的地方,从这股浓烈的花香看来,说不定是一朵生长了数百年的五色花!”楚流雁心情十分激动,天材地宝就在眼前,自己忙活了将近一个月都是为了这一刻。

    黄皮书上介绍,五色花香浓而不散,一开开百日,百日后便又得等百年!其香有凝神静气之效,仿佛由五种极品奇花的花香凝聚而成。

    只要得到了它,楚流雁便可以打造一身魂脉,而由五色花打造成的魂脉称为“五色魂脉!”这是一种顶级魂脉,是无数人可梦而不可求的!

    五色花的品阶虽然并非特别高等,却是因为它稀少的缘故,被人们列为传说之物,除非绝等高手,一般人是认不出来的。

    传说,拥有五色魂脉的人,武魂能随心幻化五种颜色,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更是无比妖孽……

    楚流雁的脸上露出一道笑容,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五色花就在自己的脚下!

    可就在楚流雁手即将碰到五色花之际,悬崖顶上突然轰隆一声,一颗巨石从天而降,朝楚流雁所在之处精准无比地袭来。

    “不好!有人跟踪我!”楚流雁在这千钧一发中心道不妙。

    眼看着巨石越来越近,楚流雁身无魂气,手中抓住冰滑的的岩石已然不易,更不要说躲避巨石。

    不容他多想,只在刹那间,巨石仿佛长了眼睛般撞击在他的身上,一口鲜血马上从楚流雁口中喷出,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浑身骨骼至少断了三分之一,内脏更是遭到了巨大损伤,双手再也无力抓住悬崖峭壁,整个人往后一仰,掉进了深不见底的落月崖。

    在神智逐渐昏迷中,楚流雁双手胡乱一抓,仿佛抓到了一株植物,这最后的挣扎费劲了楚流雁最后一丝神智,瞳孔深处无尽的黑暗把他吞噬了。

    耳边风声簌簌,鲜血染红了前胸,楚流雁凄然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却浮现出一道笑容。

    “我果然没有猜错,珠子老兄你总算又出现了……”

    黑暗中,一个高速落下的黑影上微微闪烁着淡淡的紫黑光芒,一股洪荒气息无声无息的弥漫在这片天地间!

    悬崖上,站着一名身形佝偻的蒙面黑衣人,他神色阴冷地仔细盯着脚下的黑暗峡谷,良久,他脸上才露出放心的笑意:“这落月崖高达千丈,就不信摔不死你!”

章节目录

霸气狂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邪剑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邪剑叶并收藏霸气狂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