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有什么?”雷可有点难以置信的伸手掏了掏耳朵。

    “有怪!”薑薑一脸认真的重复。

    “有怪……哈哈你说有怪?”雷可刚刚放心下来,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薑薑说的是什么。

    “有怪啊!快跑啊!”他话还没说完,就转身要跑,然后……

    刘夙和薑薑默默地相视一笑……

    为什么呢?前面咱们说过了啊,草皮上还沾着水珠呢,然后这草皮自然也就很滑,然后呢,这大山里坑坑洼洼的地方自然是很多的,雷可一转身,脚下就是一滑,然后另一只脚还不小心踩到一个凹下去的地方……哦豁……四脚朝地,脸直直地就砸到一块大石头上了……

    “哎呀!”雷可还没叫出声呢,那地方就传出了一声小孩的叫声。

    “啊啊啊啊!”雷可摔的满脸是血的爬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跑到了刘夙身后,“有鬼啊!”

    “呸!”又是那道童音“你才是鬼呢!”只见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出了一个小童,脑袋上扎着两个羊角髻,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褂,黑色的粗布裤子,光着脚,脚上还套着两个金脚圈。

    刘夙看着那小孩,则是觉得怎么有点眼熟……

    “我是地仙!地仙你动不动!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那小童满脸嚣张的看着三人。

    刘夙听闻只是挑了挑眉,薑薑看着那小孩子,歪了歪脑袋,然后有眨巴眨巴他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而雷可……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的不是故意冒犯大仙的!……”哦,这就是雷可。

    “哼,算你识相!”那小童看到雷可这幅样子,抱着手臂冷哼了一声,那小样子,简直是要上天啊!

    “你爷爷呢?”刘夙终于看出那小童到底是谁了,这不正是她那日去采摘灵芝草遇到的那小童么!

    “你还好意思提我爷爷!”那小孩不知是怎么了,突然一下子暴躁了起来,眼睛一下子红了,抄起手边的石头便像刘夙掷去。

    刘夙见状,身影向旁边一侧,而薑薑也突然跳了起来,伸出手,他那平日里短短的指甲突然暴长,变得又黑又硬,一下子便穿过那石头,那石头在碰到他指甲的瞬间,竟然变成了灰烬,那灰烬上仿佛还冒出了黑烟,就像碰到了什么剧毒一般,瞬间被腐蚀了。

    那小童见薑薑,这幅模样,突然小脸吓地惨白,但他还是狠狠地盯着刘夙,突然,他眼睛骨溜溜地一转,脚尖轻点地,瞬间就飞到了刘夙面前,一双小手就要抓住刘夙的脖子的时候,突然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踢到了一旁,原来是薑薑眼见不妙,踢起脚旁的一块石头,只见那小童撞到了另外一颗大树上,然后又顺着那树滑了下来。

    “呼~”刘夙松了口气,“谢谢你了薑薑。”她对自家小僵尸这样说道。

    “没事!”薑薑对着刘夙笑眯了眼“薑薑该做的!”

    说着,他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副有我在别担心的样子!看上去好不可爱。

    “嗯嗯!”刘夙微笑,她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薑薑的小脑袋,薑薑趁机用脑袋在她手上蹭了蹭。

    “呜呜……”就在这两人正友好交流的时候,那边一阵哭声传来,刚刚还怕人家怕的要死的雷可一脸手足无措的看着那小童。他想安慰那小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他将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刘夙。

    然后刘夙看见那家伙这样看着她……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然后转头,接着和薑薑互动了……

    雷可就默默地看着那两人“母子情深”,看天看地看小草,就是不看他。

    然后他一脸欲哭无泪,转头想办法安慰那个……正在哭泣的“地仙”了。

    “那个……小孩,”他走过去,蹲在小孩的身旁,轻声安慰道:“你能不哭了吗?不哭哥哥就给你糖糖吃哦!”

    “小个屁的孩,嗝……”大概是那小孩哭的太猛,就这样边说边打嗝“叫本大仙,嗝……地仙大人!”

    “是啦是啦……地仙大人,咱能不哭了吗?”雷可有点无奈……

    “我哭怎么了!嗝……我伤心不行么……”那小孩结结巴巴地说着,雷可看他这样,突然有点心软,把小孩抱在怀中,就像曾经他师傅安慰他一样,手轻轻地拍着小家伙的背,低声安慰着。

    只见刚才还哭个不停的小孩子脸红了起来,也顾不得哭了,他有些扭扭妮妮地动了动身子,对雷可说:“你……可以先放开我吗?”

    “你不哭了?”“我……我才没有哭呢!”小孩反驳道。

    “是啦是啦……”雷可有点无奈。

    “那么现在,可以说一说关于你爷爷的事情了吗?小孩?”刘夙打断雷可的话,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那天,你和那个人离开之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小孩说的那个人,刘夙很明白说的就是木九,但是她看着那小孩眼中那深深的恐惧,不知道那天木九对他们做了什么。

    “出现的那个人什么样?”薑薑接着问到。

    “那个人……我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阴冷,比九玄君身上的气息还可怕……”小孩接着回忆道。

    “他不是一个人,还跟着另一个人,穿着白衣服……其他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怎么想,都没办法想起来任何东西……”小孩的声音变得有点沮丧,“那天爷爷让我在这里等着他。,然后我一直等……他都没回来……”

    “没有回来?那你知道你爷爷去哪了么?”雷可摸了摸那小孩的脑袋,问道。

    小孩只是低着头,然后摇了摇脑袋。

    “你想找你爷爷?”薑薑突然出声询问。

    “当然想了……可是……我走不出去这里!”

    小孩说道。

    “走不出去?就是会一直路过已经走过的地方!”雷可问那小孩。

    “对!”小孩点头,“但是只要向山下走,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小孩想了想,又补充道。

    “向山下走,就可以走出这个怪圈了啊……”刘夙仿佛感叹的说了一句。

    “是啊,难道你有什么办法不成?”小孩听到刘夙这样说,有点好奇的问道。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不过可以试试!”刘夙说道。

    “那便试试呗!反正也走不出去。”雷可无所谓的说。

    “嗯嗯!”薑薑在旁边狠狠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雷可的话。

    “那就走吧,就是会绕一大个圈子……”刘夙看到这两人这样表态,接着说到。

    “怕什么……不就是多走一步路么!”雷可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刘夙听到雷可这样说,只是默默地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你会后悔的!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声。

章节目录

论养僵尸生活中的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木二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二秋并收藏论养僵尸生活中的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