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走之前,叶展秋又在门口遇到了应明宿。他还是不忘提醒叶展秋,“陆凯这个人真的不是特别好,他太花心了,不适合做男朋友。”又说,“要是你跟他分手了,也别太难过。”

    他还给了叶展秋一张名片,说:“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你可以联系我。”

    叶展秋低头看看,名片的抬头写着某某家用电器有限公司,职位是总裁。叶展秋忍不住笑了,但还是把名片收了起来,说:“好啊,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在这儿找女朋友了。”

    应名宿抓了抓头发,“其实我没打算在这儿找到女朋友,我是想来学学怎么和女孩子说话。我朋友老是嘲笑我,说我一开口,女孩子就都不想跟我聊下去了。”

    他朋友说的倒没错!

    叶展秋和他挥手道了别。等走出去,季青才问,“谁啊?看着有点傻。”

    叶展秋笑笑,“一个还挺有意思的人,一开口就是他的光辉事迹,人生际遇,心路历程。”

    等叶展秋她们走出去有一会儿,宋城阙才从酒吧里出来,他不是故意躲着叶展秋,只是听到叶展秋的话后一时心绪难平。

    最近一段时间他也在反思,他对叶展秋的了解是不是太少了点儿,上回在外面遇到,他差点都没认出来,那时的叶展秋给他的感觉那么陌生。

    现在,他才发现,他对她的了解何止是少了一点儿?

    他也没心情再管徐鹏的事儿了,从酒吧出来后沿着马路往酒店走。过来的时候,他是打车的。司机师傅虽然对于他一个大男人这么近一段路还打个车颇有微词,但见他穿着体面,也不敢说什么。

    如今宋城阙走回去,吸引了不少结伴路过女孩们的目光。他本身长得就颇为英俊,个子又特别高挑挺拔,引人注目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情理会这些。他在想一个严肃的问题:叶展秋真人和在他面前表现的完全不一样,她嫁到宋家这么多年都没露过什么马脚,可见城府之深。他娶这么个老婆摆在家里,会不会有点危险?

    陆凯第二天带着叶展秋和季青在苏州逛了几个好玩、人又比较少的景区,既然是去了不止一个地方,他们起得就比较早,中午吃饭也安排得有些晚。

    叶展秋原先的计划是,吃完午饭估计两点多,她和季青也该回上海了。

    但饭还没吃完,一个女孩子忽然风风火火地朝他们这冲过来,直接指着季青,警告她离陆凯远一点。

    叶展秋和季青都傻眼了。

    陆凯忙起了身,拉着女孩,不让她靠近,“晓乐,你干嘛呢?”

    叫晓乐的女孩子依然怒视着季青。

    季青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她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和陆凯有一腿?就因为我们一起坐这儿吃饭?”

    “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不是第一次和他出来吃饭。而且你昨天一个又一个地给他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叶展秋抽了抽嘴角,昨天一直给陆凯打电话的貌似是她。

    季青也皱起了眉,“我昨天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了?”

    “你现在不敢承认啦?我昨天把你手机号记下了,刚才试过,就是你接的。”

    季青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了。刚才叶展秋不在位置,她替叶展秋接了个电话,那边却没声音。她正打算和叶展秋说这事儿呢,原来就是这姑娘打来的。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向陆凯说:“这你女朋友啊?感觉脑子不太好使。”她可不打算给这女孩儿留面子,满脸轻蔑。

    陆凯也是无奈,扶着额头对女孩说:“行了,别闹了,这是我生意伙伴。”

    女孩看向陆凯,“你当我傻吗?我早知道你外面还有别的女朋友,你说不是她?那你告诉我是谁?”

    陆凯看着她,“孙晓乐,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提前打过招呼了不是吗?你又不是跟我玩真的,管我跟几个女孩子在一起。你还真当自己是我女朋友呢?之前你和别的男的在一起,我管你了吗?”

    孙晓乐涨红了脸,“那些我都已经跟他们分手了。我现在只有你,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想做你女朋友,是真心的!”

    陆凯忙摆手,“别,别,姐们,我承受不起你的真心。要是一切还跟以前一样,我还能跟你好好说话。要是不能,那就直接分了吧。”

    “你要跟我分手?”孙晓乐刚软下来的语气又强硬起来,她再次指着季青,“因为她?”

    “哎呦妈呀。”季青无语叹气,“都说了我跟他一点私情都没有,见面纯粹为了工作,你怎么就听不进人话呢?”

    叶展秋也帮忙解释:“昨天一直给陆凯打电话的人是我。”不过,在孙晓乐眼里这估计根本不是关键,她就认定了季青和陆凯有一腿。

    果然孙晓乐不但不信,还以为他们是合起火来骗她,更加生气了,大庭广众地就开始指着季青吆喝,“大家快来看啊,这儿有个不要脸的小三儿!”

    “我操!”季青这暴脾气,还从来没人敢这么惹她呢,她差点抡起东西就要动手。

    陆凯也是怕她真动起手来惹出什么事儿,忙拉着孙晓乐往外跑,“哎呀,孙晓乐,你闹够了!这俩真是我合作伙伴,我们以后还得合作呢,你别把关系给我闹僵了。”

    陆凯不知道怎么安慰的,把人拉走以后,孙晓乐倒是没再回来。

    被这么一闹,旁边顾客都有意无意地朝他们这桌看,季青被看得已经没心情继续吃饭了,收拾收拾东西,就打算离开。

    陆凯一个劲儿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回在上海,我请你们吃顿好的。”

    叶展秋说:“请不请吃饭倒是无所谓,你这一脚踏几船的毛病是不是得改改了?你就不能一次只跟一个女孩交往吗?这次是遇到了我们,下回要真是俩情敌碰上,不是很尴尬?”

    陆凯说:“你这可冤枉我了。我虽然花,但我不贱啊。我可没骗过哪个女孩子。在一起之前我跟她们是说好了的,都是玩玩。这一个……她是自己忽然变卦了,我也没办法。”

    季青本来就不高兴,听他说这话更不高兴了,冷笑着说:“你还不贱呢?已经够贱的了。不知道劝了你多少回,让你收着点儿心。我告诉你,你这样迟早出事,小心死在女人手上。”

    叶展秋知道,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话也是往重里说了。怕真影响了三个人的关系,她忙做和事佬,“好了好了,就一件小事儿,都已经过去了,就算了吧。”

    本来他们还真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却没想到,她们从停车场上来时,一辆红色奥迪忽然从右边岔道冲过来,直直地撞向了季青的车。

    开奥迪车的就是孙晓乐,她撞的是副驾驶。叶展秋恰好就坐在副驾驶上。

    这一撞,把季青和叶展秋都给撞懵了。

    两个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季青第一反应就是转身替叶展秋检查有没有受伤,“没事儿吧?”

    副驾驶的车门被撞瘪了,车玻璃也碎了,但嵌在车窗上没掉下来。幸好刚才季青的车还没来得及起步,开得特别慢,所以,叶展秋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因为惯性,她额头撞在了车玻璃上,擦破了点皮。

    叶展秋摸了摸额头,发现没流血。她也没感觉到头疼,于是摇摇手说:“没事,没事。”

    季青确认她没事后,一把扯掉安全带下车,二话不说,直接跑过去抓着孙晓乐的头发就把她从车上给拽出来了。以季青的身手,对付男人会吃力,对付个女的还是绰绰有余的。一会儿工夫,她就把孙晓乐打得躺在地上啊啊直叫。

    陆凯的车子出来得比较晚,不过一看这边情形,他也猜到发生什么事了。他忙下了车,过来问叶展秋,“你没事吧?”叶展秋那边车门还被奥迪堵着,打不开,陆凯只好站在驾驶室这边关切地问她。

    叶展秋摇摇头说:“我没事。”她从驾驶室钻出来,喊住季青,“别打了,再打真要出事。”

    旁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见一个漂亮女孩儿被人打得这么可怜,也忙劝架,“就是,就是,别打了。出车祸而已,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怎么还打人呢。”

    季青打人有分寸,她都没用脚踹,还特意避开了要害。只是孙晓乐被按在地上,显得特别狼狈。

    听到叶展秋喊她,季青才放了手。

    孙晓乐躺在地上,浑身都是灰土,头发和衣服也被揉得乱糟糟的,她回头瞪着季青,“我要报警。”

    季青冷眼看着她,“好啊,赶紧报,我还要告你杀人未遂呢。”

    孙晓乐当然没胆子报警,她一报警,这事还真有可能从民事纠纷和车祸变成刑事案件。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谁有钱有势谁说了算呗。从车子档次孙晓乐也能看出来:她没这女的有钱。

    刚才这一撞,她只是脑热了,现在自己也有点后怕,万一真出了人命。

    陆凯见孙晓乐被弄得这么狼狈,有点心疼,可一想到这女人怎么能蠢成这样,又有点生气。最后他还是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解释得很清楚了吗?她们俩都是我的合伙人,你去过的那家酒吧,她们俩都有份,我在上海的生意也是跟她们俩合作的。”陆凯叹气,“算了,都弄到这份上了,咱们俩算是玩完了,以后还是别见面了。”

    孙晓乐抓着陆凯,可怜兮兮地说:“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一次吧。”

    陆凯没说别的,但估计是铁了心要跟她分手了。

    叶展秋伤得不严重,最后去附近的一家小诊所给额头破皮位置消了毒,涂了点紫药水。

    季青车子的问题一股脑交给陆凯来处理。

    除此之外,陆凯今天还得负责亲自把她们俩送回上海。一路上他都在给两位姑奶奶做小伏低,赔礼道歉。

    回到家,令叶展秋意外的是宋城阙竟然已经先回来了。

    他正坐在凉亭下悠闲地喝着茶。

    虽然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但因为天气好,白天阳光比较烈,晒了一天,这会儿是最舒服的。有细风吹着,坐在躺椅上,人懒洋洋的,直想打瞌睡。

    宋城阙就坐在一把可调节靠背的竹制躺椅上。他没躺下来,而是靠着一张石桌坐着,桌子上摆了齐备的茶具。

    叶展秋见此,不禁疑惑,宋城阙今天怎么这么清闲?这套茶具都几年没拿出来用过了,她之前还一直以为这男人不会泡茶呢。

    既然宋城阙在院子里,叶展秋自然不好直接进屋。她拎着包,靠近几步,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没给我打个电话?”

    “刚回来。”宋城阙确实是刚到家,他抬头看了眼叶展秋,又指指旁边的椅子说:“坐吧,你去哪儿了?”

    叶展秋顺着他指的位置坐下了,“昨天给你打电话说了的,去苏州散了散心。”

    宋城阙给她也倒了杯茶,抬头时注意到她的额头,问:“额头怎么了?”

    “哦,从苏州出发的时候遇到一起小车祸,不过没出什么大事,这是蹭的,已经上过药了。”叶展秋端着杯子抿了一口茶。这茶闻没什么味儿,进了嘴却有股清香,从嘴往鼻子里喘,很奇特,不是家里的茶叶,应该是宋城阙刚带回来的。

    宋城阙看看她指甲的颜色,问:“你是一个人去的苏州?”

    叶展秋把杯子放下,点点头说:“对啊,我就是过去稍微散散心,那边的园林很不错,你有时间也可以去转转。”觉得自己招呼打得差不多了,叶展秋从椅子上站起来,“昨天一个下午,再加上今天,我逛了不少地方,挺累的。先进去休息一下,晚上吃饭我再慢慢跟你聊。”

    如果自己不是那个被隐瞒的人,宋城阙都要开始佩服叶展秋了。这女人编话儿真的特别有本事,说出来的东西真假参半,捞不到她话里什么错处,可该说的重点,她也一个字儿都没说。而且,从头到尾,她的眼睛没有丝毫闪烁,看不出一点心虚。可以说,她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章节目录

论贵妇的自我修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吴午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午阳并收藏论贵妇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