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干了些什么?”男子低沉的笑声响了起来,“纵然你现在见到沉衍,不,你还有脸见他么?”

    “……”花巷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捏着簪子的手往着男子的方向一指,霎时间狂风大作,男子惊恐地躲避着来自这种力量的攻击,他听到花巷用着极大的嗓音开口:“对于沉衍来说,天下和平是他的期愿,可是对于我来说,我所拥有的,我所想要的,我没有办法舍去的,只有沉衍了!如果他不平安,我就算是不入轮回,也会用我这九尾真身毁了你!”

    男子咬了咬牙,便见着那似乎能够撼天动地的九尾从花巷的身后直接向他伸去!与此同时,带动着簪子的力量,周围的房屋以及生灵,开始走向灭亡。

    而就在这时,男子匆忙的声音在这片空荡到只有风声的地方响起:“花巷!”

    不仅仅是男子与花巷一愣,就连着褚焉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去。果然瞧见白衣男子正匆忙赶来,他清俊的面容上此时充满了担忧之色,眉眼间亦是如此。当他抬起头看到花巷的时候,眼眸中明明闪现了一抹惊喜,却很快被忧色掩盖。

    “沉,沉衍……”见到男子的一瞬间,花巷惊喜地喊出他的名字,却在下一秒移开了视线,她紧紧握住簪子的手指开始松动。而沉衍看上去显然是匆匆赶来,他站在一片废墟之中,眉眼有着显而易见的痛色,当视线触及花巷对面的男子时,他冷了双眸:“方佑,我称你一声世叔,你为何再三加害与我等?”

    名为方佑的男子眯了眯眼睛,却在下一秒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小狐狸,你的沉衍,我可没有抓走,只不过是消失了一阵子,你就拿我兴师问罪,这下子好了……郾城的安宁被你毁了……”他顿了顿,而后转头看向沉衍,“侄儿啊,你说,她是不是应当被杀呢?要知道你的愿望……”

    “不用世叔操心。”沉衍一下子打断男子,他的视线仍然在花巷身上,花巷没有看沉衍,她的呼吸有些微弱,沉衍直接对男子道:“若世叔真的想要见识这力量的强大,就留下来罢。”闻言,方佑冷冷一笑,而后毫不迟疑地离开了。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二人眼前的时候,花巷却精疲力竭地摔倒在地上,身后的九尾软绵绵地覆盖在她的身上,就连带着一直紧紧握住的簪子,此时也掉落在了一旁,鲜血从身下不断流淌出来。见此,沉衍忙上前扶起花巷:“怎么这么傻……”他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当看到花巷眼泪汪汪的模样之后,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沉衍,对不起。”花巷强忍着不哭出来,却依旧哽咽:“毁了你的心愿,毁了你的家……”她看到沉衍微微一愣的模样,而后整个人都被拥抱进了他的怀中,半晌,头顶上传来男子安慰的声音。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其实我也是自私的啊……”那声音如同春风一般温柔,就像是初次见面那样,花巷的脑袋被紧紧按在男子的胸前,温暖又灼热的气息,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心跳声,她清清楚楚地听到沉衍说,“当初我立誓,如若见到伤害郾城之妖,绝对不轻饶……可是,花巷,在违背诺言与你的安全中,我选择了你啊。”

    她被搂得更紧。

    花巷张了张嘴,然后眼眶中的泪水滚落下来,砸在她的唇瓣与沉衍干净温柔的白衣之上,湿了鲜血,而后一圈一圈地渲染开来。她的哭泣声渐渐变大,最后几乎是泣不成声,她喊着的名字,从始至终,也只有沉衍二字罢了。

    沉衍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他将花巷扶起:“走吧,去把你的伤治好。”花巷一面哭一面站起来,她抽泣着问沉衍:“沉衍,如果哪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不会想我?你一定不要怪我,因为我一定会想你的。”她声音虚弱,一边说唇角还流着鲜血,怎么看都渗人得慌,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惨白一片,沉衍微微一愣,他笑了笑:“不会的。”

    他只说了三个字,没有说其他。

    不会的,不会不想你。不会的,我不会想你。

    沉衍回头看了眼已经是一片废墟的街市,唇瓣中滑落一句轻叹声。

    他将掉落在地上的木簪子捡起来,看了片刻上面的白色花朵之后,突然将其插入花巷发髻之中,而那一刻,不知为何,簪子的强大力量,竟然就这样停了下来,并且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花巷摸了摸头上的簪子,沉衍阻止着她的动作,担心伤口又裂开来:“日后,这簪子便放在你这儿罢。”

    “……”花巷没有问为什么,她的眼眸微微弯起,显得干净又漂亮,“好。那么,我们叫它桃夭怎么样?”

    沉衍揉了揉她的脑袋。

    “对了沉衍,你去哪里了……你失踪了两天……我一直以为你被那人给带走了。”花巷说话已经有些含糊,但却仍旧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沉衍,沉衍微微一愣,而后苦笑:“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的。”他笑了笑:“都过去了。”

    “沉衍……很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来自九尾一族,是长女,但是祖父不喜欢我。甚至可以说,我的祖父厌恶我到了极点。这个名字,就是他给我取的……后来,他把我赶出了九尾一族,我受伤一直漂泊到了这儿,后来遇到了你……”像是想起了什么,花巷微微侧过头,指了指早已经收回去的九尾,而后笑了笑,“可惜我的力量被封印了。”

    “……九尾一族,是浩瀚那里的九尾一族吧?”沉默片刻,沉衍微微抬起了眸子。

    “是。”花巷声音渐渐变小,“是个上古族系。”

    见着沉衍没有开口,她顿了顿,面色突然僵硬下来,然后字字铿锵地说道:“沉衍,我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了。”她紧紧盯着沉衍,却在下一秒眼前一暗,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花巷——”

章节目录

闻人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茶色的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茶色的言并收藏闻人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