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陈天泽等人见过面后,苏晴一行人就暂时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周信每天忙着处理晴川公司的事情,虽然现在苏晴顺利找到了林川,但是与林川商议过后,还是决定继续把‘灵泉’推广出去,也算是在蓝星建立个自己的势力,以后要办什么事情手里也有人,于是周信只能每天苦哈哈的一个人处理公司的事情,没办法,当初的主仆契约可不是白签的,至于赵景行这个大少爷,让他吃喝玩乐没问题,干正事了早就溜的不见人影了。

    除此之外,他还要抽出空闲的时间修炼基础养心法,这么久过去了,周信仍是对这篇短小深奥的心法摸不着头脑,苏晴也不在意,对周信说:“顺其自然就好,修炼这事急不来,每天有时间看看就好,能领悟多少都行。”这个‘顺其自然’让周信心里并没有变得放松,而是感觉压力更大,每天一有点空闲都是念叨着这心法,然而虽然短短几百字,他早已倒背如流了,要说真的领悟了些什么,周信是连那个影子都没看见。

    不止周信忙的不见人影,林川每天也是呆在晴川居内一心修炼着,与陈天泽他们见面后,林川对蓝星的了解更深了一些,他心底的危机感也更加重了,蓝星并不是他们一开始认为的没有危险的地方,这个地方充满了神秘的过去,要想顺利扫开笼罩在蓝星表面的迷雾,只有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然而苏晴却受不了每天修炼的苦行僧的日子了,好不容易求的林川解除了惩罚,当然不能辜负每天那灿烂的阳光,虽然现在京城现在寒意未消,却仍是打消不了苏晴的玩性。

    林川,周信都忙着打扰不得,苏晴瞄上了‘无所事事’的赵景行,对此,赵景行自然是十分,百分,万分的拒绝的,好不容易能够实现他毕生的梦想,走上不同寻常的道路,赵景行现在正对修行最感兴趣的时候。

    然而拒绝无效,林川一个冷眼扫过来,赵景行满肚子的怨言全部老老实实的收了回去了。实则并不是苏晴不解人意的拦着他修行,而是赵景行之前服用过的灵液和千回百转福寿丹其实并未被他吸收完全,这个时候一个劲的去修炼并没有什么效果,只能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残余在他体内的灵力慢慢的渗进他的体内进一步的改造他的身体,到那时再继续修炼,则会事半功倍。

    然而现在的赵景行并不知道这些,他一脸颓丧的带着苏晴出了门,然而出门没多久,本来就是个好玩性子的赵景行早就把修炼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门心思的带着苏晴玩遍京城。

    两个好玩的人凑到一块,那是阻不住的开心,要不是两人还算存着最后一丝理性,每天还记得按时回家,林川早就要让两人好好尝尝教训了。

    两个不知道幸运的逃过一劫的人今天去了郊区的一个跑马场,苏晴本来挺不敢兴趣的,在天策的时候什么样速度的坐骑没见过,蓝星的赛车,苏晴还看不上呢。最后被赵景行一顿天花乱坠的自夸,苏晴还是勉勉强强给点面子去了,其实赵景行这小子,还不是最近自觉不是一般人了,想来跑马场炫炫,让他那群狐朋狗友们都惊呆眼去。

    苏晴看穿他那点小心思,看在这几天赵景行这几天跑上跑下,伺候她玩的挺开心的,给他点面子吧。

    到了跑马场,又有一群衣着精致的年轻男女拥了上来,“赵公子,好久没来玩了,大家都可想你了。”打头来的就一个一脸贱笑的油头小子,赵景行冲上去就是一拳,要不是苏晴之前特意在他身上有下过缚身咒,能够压制他的力量,只有赵景行心情激动异常时,印咒才会解开,不然以他刚才那一拳的力道,这个冲上前来的年轻小子早就化成碎肉了。

    饶似如此,这小子也被打的疼的不清,他龇牙咧嘴的按着胸口被打的地方,冲着赵景行抱怨着:“赵小子,这么久不见,你吃什么了,一见面就上手,可疼死我了,嘶!”赵景行得意的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大头,那是你自己不行,怎么能怪我呢,哈哈。”

    两人嘻嘻哈哈打闹一阵,那大头还悄摸着跟赵景行嘀咕着:“哎,军子,这次带的这小妞不错啊,你这是终于?嘿嘿~”“哎,打住打住,想什么呢,这可是我师娘。”赵景行听的连忙止住了大头的贱笑,开玩笑,要是被林川知道了,他这个徒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转正呢。

    “师娘?你这段时间消失了这么久,就是去拜师了啊?怪不得刚刚那一下弄得的到现在还疼呢。”大头一脸诧异的瞄了瞄苏晴,他可是知道赵景行的中二梦的,赵景行赶紧把他的头掰了回去,一脸得意的炫耀着:“那不是,大头,兄弟我这回可是拜了个厉害师傅,真正的世外高人。嘿嘿,不要太羡慕我啦,哈哈。”

    “世外高人?哼哼~”大头心里是一点儿也不相信的,但是看着赵景行那兴致勃勃的模样,却不好泼他冷水,只在心里暗暗想着。

    两人在这边聊了半天,大头身后那群人不敢打扰他俩,苏晴却是不耐烦了,冷哼道:“赵景行,到底还去不去,不去我就走了。”

    大头心下诧异的望了苏晴一眼,心里默默的又对苏晴看重了一分,虽然赵景行说的师傅他并不怎么相信,但是眼前的女人竟然敢对赵景行这样呼来喝去的,而且赵景行那霸王性子竟然也老老实实的受了,看来这女人在赵景行这儿地位还是挺高的,不说对她态度多好,起码是不敢轻易得罪她了。

    赵景行听了苏晴的话,没理会身旁的一群人,赶紧回过身子,一脸谄媚的对着苏晴就是一阵赔笑,随后便丢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领着苏晴往马场去了。

    进了马场,那群人依然跟了上来,倒是没人敢招惹苏晴,都围着赵景行热情的打着招呼,大头挤了进去,对着赵景行嘿嘿一笑:“军子,你说你最近拜了大师,今天正好马场这边有匹烈马,你敢上吗?”

    赵景行被大头一阵怪声怪气的话说的并没有怒火上头,而是把头一甩,盯着大头嘿嘿乐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就是单单这么玩没什么意思啊。”

    “哎,那正好,没意思咱就打个赌,这就有意思了吧。”大头心里更乐了,却没想到他的话也正中赵景行下怀,两人三言两语就定下来赌注,旁边那群人也凑了个热闹,本来赵景行还想凑到苏晴那里问问她要不要也来玩一把,被苏晴一个白眼就赶走了,苏晴已经有些后悔今天同赵景行来这里了。

    被苏晴拒绝,赵景行也没敢再吱声,赶紧就让人带着他去找那匹烈马了,这时众人见两人的互动,心里更加诧异了,什么时候赵家的小霸王这么老实了?众人相互对视一眼,更加不敢招惹苏晴了。

    几人来到关马的马厩,一眼就瞧住了那匹烈马,果然是匹好马,马儿浑身雪白,矫健的身躯,流畅的线条一看就充满了力量,可是一有人凑过去,便有些狂躁的跳动,又有些让人不敢靠近。

    见此,赵景行依旧无所谓的让马场的工作人员把这匹马儿放出来,这时那大头倒是有些担心了,“军子,可别逞能,这匹‘白雪’可是到了这一个多月也没人能驯服的了。”

    赵景行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嘴里还说道:“那不是更好的显示出小爷的能力了吗,哈哈,你们就好好瞧着吧。”说着便一跃跃上了马背。

    这时众人的心神都放在了赵景行和那匹叫‘白雪’的烈马上,然而苏晴却皱了皱眉,看向了刚才一进马厩这片地方便一直盯着她的那个人,那个人还是个曾经见过的熟人,然而这次见他,他可与上一次截然不同。

    那人脸上瘦的都能见骨了,要不是这个天气穿的多点,可能整个人连风都吹得动,一头黑发也不复之前,帽檐下点点斑白漏出,原本挺直的背也有些佝偻,眼神倒是比以前更加阴暗狠厉了,整个人就好像突然老了十多岁一般。也不知道这个样子的他怎么竟然还有心情到外面闲逛。

    苏晴一声冷哼,便不再关注他了,然而见苏晴不理会,那人反而往苏晴这边过来了。“苏小姐,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客气的话语并不能掩盖他那嫉恨的眼神。

    苏晴没有搭理他,“我不记得我们有认识吧,这位先生可不要随意招呼人,小心惹了麻烦就不好了。”那人眼中闪过的嫉恨更甚,他缓缓的说道:“苏小姐可能不记得了,大半年前在云初市的玉漱斋一见,我可是对苏小姐一直念念不忘呢。”

章节目录

反穿之修真少女在蓝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溪涧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涧竹并收藏反穿之修真少女在蓝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