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破庙后,王古主仆二人往渝州城相反的方向离去。

    等看不到司涯四人的身影后,王一才走近王古身旁,一脸不解地问道:“二少爷,刚才那几个人中,带着宠物的那个小姑娘,好像是昆仑派的人,我们跟昆仑派势不两立,为何要放过他们?”

    “那个姑娘看着像是初初下山历练的人,不足为惧,但是那个方大哥,实力不凡,也许你我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王古停下脚步,淡然地说道。

    “不可能,那个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厉害的人。”王一惊讶道。

    “人不可貌相,况且你我此次的任务是要找寻巫族后裔聚居地,不宜多生事端。”王古告诫道。

    “是,二少爷,属下逾矩了。”王一恭敬地拱手说道。

    “走吧。”王古甩了甩衣袖,右手背在身后,迈着步子往前走去。

    司涯四人离开破庙,往渝州城方向走去,四人赶在天黑之前抵达了渝州城外。

    为了避开唐家人耳目,水悠然和钰曦在进城之前换上了男装,一身青衫的水悠然,眉清目秀,风度翩翩,活脱脱一个俊俏郎君,而一身白衣的钰曦,眉目俊逸,气度不凡。

    “哟,这是谁家俏儿郎啊?”司涯背着手围着水悠然和钰曦转了一圈后,摸着下巴调笑道。

    “司大哥,你可别这么说我们,我们哪比得上你啊,你看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呐!”钰曦上下打量着司涯,俏皮地说道。

    “油腔滑调。”司涯抬手敲了敲钰曦的额头。

    “我这不是跟你学嘛~”钰曦揉着额头一脸委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悠然,还真别说,你这么一打扮,丝毫看不出来是个女孩子,我想唐家人绝对会认不出来的。”莫白打量着水悠然,点头说道。

    “好了,我们赶紧进城吧。”水悠然笑着说道,她看着一脸关心的莫白,再看看一旁跟司涯斗嘴的钰曦,嘴角微翘,心底的那股悲伤减轻了不少,有他们在身边真好,不用一个人独自支撑着那份伤痛。

    一行四人进入渝州城内,也算他们运气好,渝州城里的悦来客栈还剩下四间上房,他们便投宿在这间客栈里。

    用过晚饭,四人聚集在水悠然的房间里,询问水悠然对于唐家将有何打算。

    “悠然,刚才在大堂吃饭的时候,我跟店小二打听过了,王古说的话的确属实,唐家掌门唐镇老先生确实是卧病在床,命在旦夕,唐家两位少爷为了给唐掌门治病,张贴了一张千金榜文。”莫白坐在圆桌旁,右手撑着下巴说道。

    “悠然,你有何安排?”司涯问道。

    “司大哥,明天能否劳烦你到渝州城东的妙音阁走一趟,查探那里面的消息。”水悠然说道。

    “妙音阁?”司涯疑惑地问道。

    “这块令牌是从杀手身上搜出来的。”水悠然从袖子里掏出一块黑色的令牌,放到圆桌上,“这块令牌上刻的标记是妙音阁的标记,当年爹爹给我讲过渝州城内各个隐秘组织的事,这妙音阁表面上是靠典当为生,但是他们背地里也会贩卖一些江湖消息,同时也接手一些杀人的任务,只要雇主出得起他们想要的价钱。”

    “那些杀手出自妙音阁?”莫白问道。

    “嗯。”水悠然点点头。

    “我怕妙音阁看到那些杀手迟迟未归,会有其他动作,司大哥,劳烦你明天前去查探一番。”

    “好,没问题。”司涯说道,沉默了一会,他看着水悠然问道:“悠然,你是不是想要去揭那张千金榜文?”

    “嗯,这是接近唐家的机会,我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水悠然笑道,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本为血亲,却要相互算计,这真的太可笑了。

    “悠然,司大哥去妙音阁查探,你去揭榜文,那我和小师姐要做什么?”莫白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钰曦,开口问道。

    水悠然看着莫白和钰曦,笑着说道:“暂时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你明天带着小曦在这渝州城里好好逛逛。”

    “不行,你们俩都忙着,我们怎么能闲着呢?“钰曦立马反对。

    “是啊,悠然,你不需要我们帮忙,是不是嫌弃我们不像司大哥那么厉害?”莫白郁闷地说道。

    司涯闻言,一脸无奈地笑着。

    水悠然连忙安抚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大白你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司涯看着一心想要帮忙的钰曦和莫白,想了一会,说道:“悠然,你带着小曦一起去揭榜文,你是神医嘛,神医身旁总归要有一名背着药箱的人,至于大白,他跟我一起去妙音阁吧,正好可以试试他的身手。”

    “小曦,大白,这样的安排你们有意见么?”司涯看向了莫白二人。

    “没有。”

    “没有。”

    莫白和钰曦纷纷摇头,这样的安排很合理,钰曦略懂医理,跟着水悠然去揭榜文很合适,莫白跟着司涯去妙音阁查探,正好可以练练他的身手。

    “悠然,他们俩是真的想帮你,你就答应吧。”司涯看着水悠然说道。

    水悠然无奈地点点头,她知道莫白才刚刚拜入昆仑派门下,没学过几天功夫,不想让他去冒险,而钰曦生性单纯,她不愿意让她卷入唐家那些肮脏的事中,可是他们俩那么热心地想要帮忙,她不能也无法拒绝。

    “司大哥,大白就劳烦你照顾了。”水悠然说道。

    “悠然,你还说不是嫌弃我们。”莫白闻言,一脸郁卒地说道。

    “大白,并非是我嫌弃你们,你和小曦初涉江湖,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你们俩是诚心想要帮我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让你们以身涉险。”水悠然解释道。

    “大白,悠然姐姐说得对,我们的确是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不过好在有司大哥在,你跟在他身旁,千万可别自作主张胡乱行事。”钰曦扯了扯莫白的衣角。

    “悠然,我知道你是在为我们担心,但是你要相信我们,我和小师姐可都是昆仑派弟子,厉害着呢。”莫白扬起下巴一脸自豪地说道。

    “嗯,昆仑派弟子侠肝义胆,名动天下,是我不识好歹,差点辜负了你的一片好心。”水悠然嘴角微翘,笑着对着莫白说道。

    “好了,别说笑了。”司涯握拳抵着嘴巴轻咳了一下,“悠然,既然妙音阁是靠典当为生,我有一个好主意。”

    “什么好主意?”钰曦眼睛一亮,凑了过去。

    莫白和水悠然也看向了司涯。

    被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的司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把他刚刚想到的主意说了出来。

    “这个主意不错。”听了司涯的想法后,莫白拍手称赞道,“悠然,我们就这么办吧。”

    “司大哥,这个主意确实很不错,可是现在上哪去找带有机关的盒子?”水悠然皱着眉头问道。

    “不用担心,我这里正好有一个。”

    司涯解下乾坤袋,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赭红色的盒子,放在桌子上。

    “这个机关盒是我娘亲当年游历江湖所得,盒子的锁是九转连环暗锁,没有钥匙的话绝对打不开,如果想要强行开锁,里面的机关会自行启动,会毁掉盒子和盒子里面的东西。”

    “九转连环暗锁?”水悠然惊讶地说道,随后连忙摇着头:“不行,不行,司大哥,这个机关盒太贵重了,不能给唐家人糟蹋了。”

    “没关系的,这个机关盒的钥匙世间仅有一把,他们没有钥匙肯定打不开,也不会舍得毁掉盒子,等事情完结后再把它取回来便是。”司涯毫不在意地说道。

    “这。。”水悠然一脸犹豫。

    “悠然,朋友之间无须在意那些身外之物,不要犹豫了。”司涯看到水悠然脸上的犹豫之色,劝道。

    “司大哥,多谢了。”水悠然感激地朝司涯拱手致谢,本是萍水相逢之人,却倾囊相助,这份恩情,她水悠然记下了。

    “那我们明天就分头行事,唐家人不是善类,你和小曦要谨慎行事。”司涯嘱咐道。

    “嗯。”水悠然和钰曦点了点头。

    商议好如何行事之后,钰曦和莫白一齐凑到机关盒跟前,好奇地打量着那个赭红色的盒子。

    莫白把盒子拿在手里仔细查看,这个盒子浑然一体,除了一个锁孔之外,看不出来其他痕迹。

    “司大哥,这个盒子盖子的缝隙在哪里?”钰曦疑惑地问道。

    莫白也一脸好奇地看着司涯。

    司涯嘴角微翘,从乾坤袋里取出钥匙递给钰曦,让她和莫白自己研究去。

    拿到钥匙的钰曦一脸兴奋地跟莫白到一旁去研究那个机关盒。

    水悠然抬头看着司涯,他正一脸笑容地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钰曦和莫白。

    回想起这一路上司涯对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水悠然心里无比感激,她仔细地端详着司涯,在跳动的烛火下,他那五官如刀削般深邃完美,剑眉斜飞,英气不凡,钰曦说得对,他就是翩翩浊世一佳公子。

    “悠然,怎么了?”感觉到水悠然的视线,司涯转过头来看向了她。

    “没什么,司大哥,你太纵容小曦和大白他们了。”水悠然别过视线,看向了莫白他们。

    “就一个小玩意而已,他们高兴就好。”司涯满不在意地说道。

    “九转连环暗锁机关盒,世间难寻,到了司大哥嘴里,却成了不甚在意的小玩意,想必这司大哥的身份,定然不简单吧。”水悠然心里暗道。

    钰曦和莫白把那机关盒打开后研究了一会,觉得这个盒子甚为奇妙,玩得不亦乐乎,要不是司涯催着他们回去歇息,他们肯定会继续玩下去。

章节目录

昆仑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寒烟微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烟微熏并收藏昆仑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