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查了。”

    有些沙哑的声线,带着些说不明的意味,在这狭小的空间碰撞着又重合。

    简白手里还拿着话筒,闻声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要跟舅舅他们一起移民到m国了啊。”宋成从门口走了进来,隔得有些远了,让人看不清眉眼中的深色。

    “诶~”吴静很吃惊,“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这么突然?”

    宋成的眉头颤了颤,笑容依旧:“半个月以前吧,恰好那时候简瑜哥要高考,我们也要中考,就不想说出来破坏大家心情。”

    “你这孩子…”有时候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吴静叹了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舅舅人怎么样?对你好吗?过去以后不习惯,还能回来吗?”

    吴静絮絮叨叨地问着话,宋成也都笑着一一作答,只是眼神却放在了从刚开始就一直沉默的简白身上。

    米色的窗帘在滚滚热浪的炽烫下,如同被阳光穿过的云层,随着热风的鼓动,掀起层层波澜,偶尔溅落的光束,在房间里投下斑驳的倒影。

    简白背光而立,手里还未放下的听筒传出嘟嘟的忙音,伴着客厅钟摆滴答的作响声,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她的耳膜。

    她没说话,或者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知道,现在出国对于宋成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周鹏虽然已经锒铛入狱,但当时这轰动全国的“周鹏案”对宋成造成的影响,却从未消失过。

    这半年多来,依旧有人断断续续的送些吃的用的到学校,用善心撕掉他的自尊,一些小报的记者,也总是找到他,想要对他进行所谓的“后续采访”,意图用硬扯下他的血痂来换取前程,周围的人谈到他,眼里嘴里也总不忘可怜同情这孩子,叹上几声造孽。

    这些对于个敏感的少年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揣测得再多,也难以感同身受。

    现在宋成能够换个环境,虽然也不一定就能走出这个阴影,但好歹不用再这么压抑自己了,强逼自己笑了。

    虽然心里依旧有些堵,但好歹她也说服了自己。

    简白在心里长叹声气,有些不齿自己刚才那瞬间矫情的想法。

    在后世,别说这种小离别了,就连生离死别她也没这么悲秋伤春过,还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吐出口浊气,简白抬起头,与宋成双目相对,

    “你想回来,这里就是你家。”

    “嗯。”宋成瞳孔微收,而后展颜,笑意从眼底流入心里。

    ……

    宋成是第二天天不亮就已经走了,发现这的,还是准备让他来吃早饭的简母。

    听见吴静的嘟囔,特地起了个早床,准备送行的简白,有些愤愤地给宋成发了封谴责性的电邮,从各种角度论证了,不告而别是何其幼稚的行为后,才心满意足地丢开来。

    这邮箱还是她昨天给宋成申请的,还没等她好生嘱咐他要保管好账号之类的话,宋成就已经郑重其事地把纸条收折在贴近胸口的包里了。

    简白笑了笑,没有再想下去,“金点子”比赛的初选已经告一段落,进入第二阶段后,她要做的事也多了起来。

    ……

    如果说宋成出国,比简白还闹心的人是谁的话,那就非杨霞莫属了,但同样她也打心底,对出国这个决定表示认同。

    毕竟如果他真的在中考里面取得打眼的成绩,指不准那些记者又会将他之前的经历翻出来,弄成个励志少年。

    退一万步,就算他没再这次中考中取得好成绩,宋成的采访也是跑不掉的,毕竟这次琼川中学可算是出了把大风头。

    中考状元出在他们学校自不说,琼川中学还出了十八个上了省一中线的学生。

    要知道,省一又不是大白菜,你说考就考的,b市今年也统共考了六十个不到,就连市一中也才考上了二十一个,但琼川中学却这么硬生生地占了三分之一的名额。

    这个成绩出来以后,倒是把那些说什么琼川中学只是走了狗屎运,捡到了个状元的说法给堵回去了。

    毕竟琼川中学历届以来的成绩,大家都是看在眼里,以往最多考二三十个市一中就已经够他们欢天喜地了,这次居然咸鱼大翻身,直接奔省一去了。

    这种情况下,他们再说什么只是走狗屎运的话,就无疑是自己打自己脸了。

    别说在b市了,就连在省里,琼川中学顺带着杨霞也小小出了把名。

    开成绩总结会的时候,杨霞甚至还被教育局局长点名表扬,其他众人见了,赶紧围上去,好话那是一箩筐一箩筐的,夸得她踏出会议室的时候,脚都还是飘的,看得那些本就酸溜溜的人,更是像从醋缸里游了圈一样。

    开总结会的时候,杨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等会后把一人发的个成绩总结册拿回去后,才算直观地感受到,琼川中学的进步有多惊人。

    说琼川中学的成绩进步,不仅是因为拔尖这一层的人明显多了,更重要的是,无论成绩好坏,都有了明显的长进。

    就拿那个升学率说事吧,这次琼川中学的升学率可是实打实地百分之九十二点五,虽然就数据来看,还比不上往年,年年都是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数据来得好看,但实际上,她心里清楚,这成绩比往年好了太多。

    这倒不是说往年的升学率就是作假了,而是指那数据里的水分太多。

    每年快要中考的时候,也是b市各个职业高中最忙的时候,很多五花八门地职业学校会到中学里来进行宣传,让成绩差点的学生去报读他们学校,而为了让学校的升学率来得好看些,老师们对这一举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甚者,有些被塞了钱的,还会和那些学校一起鼓动学生去读职业高中。

    往年的时候,琼川中学算是这些学校学生来源的大头,每次到了集中宣传的那两周,平行班还有差班都是人心浮动,最后到了快中考时,参加考试的人,已经一半都不到了。

    但今年…看着年级上学生的改变,杨霞当时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召开了个年级大会,选择开成公布地给学生分析职业高中的利弊,希望他们能够在这一基准上,根据自身的条件来做出选择,而不是一昧地盲从跟风。

    就为这,今年在琼川中学的招生上,往年战无不胜的职业高中遭遇了第一次滑铁卢,那些招生的老师从侧面了解到了原因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冷笑着等看杨霞的笑话,但这些幸灾乐祸,最后也只成了他们在成绩出来前的意.淫了。

    成绩下来以后,琼川中学又围了不少从省城来的记者,尤其是省电视台的,更是摩拳擦掌,毕竟上次“教育之窗”的例子可摆在那儿,现在那负责人从实习记者一跃成为副总编的事,他们也可都看在眼里。

    水涨船高,这次教育之窗后续报道这任务,自然也成了香馍馍,不少人甚至是还走了点关系,才顺利拿到的。

    所以等琼川中学的学生们,在回学校拿毕业证的时候,都惊讶地发现熟悉的□□短炮又来了。

    这些新来的记者并不是之前那批,所以他们很快发现这个传说中的香馍馍好像有些哽人。

    和以往他们要采访时,不愁没人往摄像机面前凑得情状不同,这学校的学生简直是脚底抹了油,他们的摄像机刚扛上,人就已经溜得没影了。

    不过这老油条也有老油条的好处,至少他们采访起来应该会特别上道…吧?新入职的女记者不甚乐观地想到。

    “同学,你好,我是省电视台的记者,请问我可以采访你两个问题吗?”

    “好的。”王乔笑容满面。快点结束吧,不然她得等电视剧的重播了。

    “请问你对你这次中考的成绩满意吗?”

    “当然满意,不仅是我,我的很多朋友同学都在这次考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次成绩,与我们的努力固然分不开,但老师的教导、父母的鼓励、同学的帮助也是我们取得优异成绩的重要原因。在这里,我想感谢一下……”

    巴拉拉巴拉拉…

    这种官方的口水话,王乔一个人说十分钟都不带停的,听得采访记者是目瞪口呆,她现在怀疑,自己的采访问题是不是被提前泄露出去了,不然怎么她才问一个问题,这学生就回答完了她所有的问题呢?

    最后王乔一骨碌回答完问题,潇洒地走了,新入职的女记者却在原地,怀疑起了职生。

    ……

    中考并不是像高考一样,填了志愿基本上变数就不大了。

    就连报了名都还能转校,何况现在还就填了个意向表,虽然中考状元不一定就能成高考状元,但光这个名头放那儿都已经足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从成绩下来以后,简白家里的电话就没停过的原因。

章节目录

重生之学渣称霸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花花萌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花萌子并收藏重生之学渣称霸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