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是恐怖的,尤其是对于黄油深海恐惧症的人来说,深海绝对是最恐怖的存在,当深度达到了临界线,整个深海便会陷入黑暗当中。
    没有任何的光明,你可以清楚的听到海水的流动,以及周围各种悉悉索索的声音,但唯独见不到。
    赵诺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曾经原本属于鲛人族的海底,原本应该瑰丽而又极具鲛人族特色的村庄早就消失不见。
    这里一片漆黑,到处都是散乱的各种建筑,曾经属于鲛人族的村落现如今只剩下了一滴的残骸。
    赵诺微微皱眉,鲛人族的村庄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在娜美的日记当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载。
    这里的深渊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冲出来的?这一切都需要知道答案。
    赵诺的身形连连在鲛人族的遗迹当中闪烁,下一刻赵诺突兀的出现在了某处洞穴当中,这里已经快要出了鲛人族的村庄,而且非常的隐秘,如果要不是因为神识的缘故,恐怕赵诺根本没办法发现这个位置。
    赵诺缓缓深入,星辰之炁萦绕在赵诺的体表,凝聚成一层带有淡淡星辰光辉的薄膜,帮助赵诺隔离海水。
    伴随着赵诺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活动痕迹展露在了赵诺的面前,神识扩展赵诺嘴角微翘。
    这处洞穴位于一块珊瑚礁之上,蜿蜒而又逶迤的通道四通八达,而且大部分都是死胡同。
    可布置这些陷阱的主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赵诺拥有神识这件事情,看似无解的洞穴在赵诺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
    直接出现在了最深处,赵诺将之前的黑色水晶从储存空间当中拿了出来。
    “我捡到了你的日记,所以变过来,或许我们可以出来见上一面?”赵诺的声音在整个洞穴当中回荡,但除了海水流动的声音以外,根本没人回应赵诺。
    赵诺嘴角微翘继续说道:“不需要担心,我是一名纯正的人类,而且我和巨神峰的铸星龙王也曾认识,你应该知道那位铸星龙王的存在,所以我们是站在同一阵营的人”
    良久,这片黑暗的海水当中终于传来了另外的声音,沙哑却又带着几分轻灵和妩媚,很难想象会有人的声音如此复杂
    “人类,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娜美小姐,我正好找到了你的日记,所以这才前来的”赵诺沉声说道。
    “日记?”娜美沙哑的声音中总算是有了一丝兴奋。
    “人类!你带了多少人来!深渊的入侵越来越恐怖了,最近还出现了一名人类,我根本没办法抵抗!”
    和赵诺相比,娜美还是过于稚嫩了,从娜美的这番话当中,赵诺得到了两个关键信息。
    第一深渊的入侵越来越严重,第二,从深渊当中走出了一名人类。
    赵诺缓缓举手,一团星辰之炁将整个洞穴给照亮,而娜美也第一次出现在了赵诺的面前。
    上半身和人类少女无异,娜美拥有着光滑而又细腻的肌肤,鲛人族特有的战甲披挂在身,娜美的下半身则布满深蓝色鳞片。
    绝美的容颜,耳边两侧则是鲛人特有的鱼鳍耳,让娜美多了几分特殊的美感。
    “人类,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的人吗?”那枚眼神迫切的看着赵诺问道。
    深渊内的战斗越来越恐怖了,一开始娜美倒还是能够抵挡,可现如今越来越困难,既阻碍前几天的战斗当中,娜美甚至身受重伤。
    赵诺微微摇头说道:“这次除了我以外,没有被人”
    娜美眼中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又一次被扑灭了:“只有你自己吗?那根本不够,必须要阻止深渊的入侵,人类你现在就赶紧回去!必须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给所有人”
    赵诺闻言微微摇头,不得不说,娜美虽然是鲛人族的骄傲,在战斗技巧上或许非常精湛,但这孩子的情商实在是太低。
    仅凭一份来历不明的信,就想要让符文之地各大组织前来支援,可能吗?根本不现实,更别说符文之地的各大组织之间摩擦不断,如这其中涉及了大量的利益,到时候怎么分配又会是一个问题。
    “不,我一个人就够了”赵诺淡笑着说道。
    “你一个人?”娜美没有搞懂赵诺话中的含义。
    “你受伤了?我先帮你治愈身体”赵诺伸出手指点在娜美的额头,娜美下意识的躲开,不过治疗已经完成了。
    大量的星辰之炁游走在娜美的四肢百骸,原本娜美身上的那些伤势尽皆恢复,就连之前连续战斗所留下的暗伤,如今也随着这一缕星辰之炁的出现而彻底恢复。
    “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会帮助你阻止深渊的入侵,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口中所说的那位从深渊当中走出来的人类究竟是怎么回事?”赵诺继续说道。
    因为身体痊愈,娜美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随即又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娜美羞红了脸。
    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娜美缓缓开口说道:“玛尔扎哈,从深渊当中走出来的人类是玛尔扎哈,我之前在陆地寻找月石的时候曾经听过他的传说”
    娜美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继续低沉着说道:“在沙漠深处的游牧部落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玛尔扎哈,他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第一批信徒。”
    “他使用虚空赐予自己的新能力裂开了大地,召唤出梦魇般的生物,怪叫着带走任何胆敢否认他的人。”
    “后来不出几个月,商队就开始带着奇怪的传闻四处奔波,传闻中人们欣然将自己作为活祭品献给无形的力量,还说强大的地震撕开了恕瑞玛的基岩,形成了绵延数里的断层。”
    “从那以后卡马尔扎哈的传说在短短几年内就传到了最北方的港口。“先知”的追随者们数量大增,据说附近的定居者纷纷感受到凶煞的幻象攫取自己的心脏,恐惧之中猜疑疯长,即使是最偏远的荒原上最坚强的村民,如今也会献上家畜作为牲礼,用以满足地下的虚灵。”

章节目录

咸鱼赵的诸天杂货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文黑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黑墨并收藏咸鱼赵的诸天杂货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