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伦川!
    突伦川原本是沙漠中少有的大片绿洲,在吐谷浑强大之时,这里乃是吐谷浑的属地,但是伏允死后,慕容顺继位后其威望大减,非但吐谷浑的各个部落不服,就连于阗等国也对吐谷浑没有了敬畏,于是于阗也趁机吞并了突伦川。
    夏季的突伦川风景极美,有草地湖泊,犹如是沙漠中的一片净土。
    然而这片净土却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所打破,论钦陵带领五十名吐蕃护卫风尘仆仆的从漫天黄沙之中走出。
    看到水草丰美的突伦川,论钦陵却不由露出狂喜之色,只要到达突伦川,那他就可以获得充足的补给,甚至可以借道于阗逃回吐蕃。
    “嗖!”
    一声尖锐的弩箭声传来,顿时一个吐蕃护卫脸上的喜悦凝固倒头栽下马。
    论钦陵扭头望去,不由亡魂大冒,只见火器监竟然再度追来,可想而知,扎木等数百将士都已经埋骨整个沙漠之中。
    此刻的论钦陵再也没有率领五千骑兵的意气风发,也没有引领墨家子进入八百里瀚海的孤注一掷,现在他底牌尽失,唯一想要的就是逃命。
    “对,只要逃到突伦川,那里的于阗部落定然会救我,否则我父将会将于阗夷为平地。”论钦陵心中大喜,连忙朝着突伦川中心的部落而去。
    而此刻这个游牧部落也发现了两批入侵者,顿时牛角号角响起急促之声,一个个部落战士纷纷跨马集结,很快上千于阗骑兵集结,向论钦陵和火器监而来。
    论钦陵看到于阗骑兵出动,不由大喜,连忙向于阗骑兵靠近。
    “嗖!”
    有一支利箭落在论钦陵的前方,这才让论钦陵从狂喜中惊醒,再没有确定情况下,谁也不知道这是否是敌人的演戏,所以在于阗骑兵看来,这两股势力都是敌人。
    论钦陵见状连忙驻马大吼道:“快救我,我是吐蕃大相之子论钦陵。”
    为首的于阗部落首领不由一震,此人竟然是禄东赞之子,如果见其遇险而不救的话,恐怕整个于阗都要承受吐蕃的怒火。
    当下,于阗首领伸手一挥,于阗骑兵停止了用弓箭对准论钦陵等人。
    论钦陵见状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于阗果然不敢得罪吐蕃,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得救了,甚至他心中已经开始谋划,如何将于阗拖下水,用来对付火器监。
    “少爷,不好了,论钦陵正在向于阗求援。”张木见状不由惊呼道,如今火器监和吐蕃残军都是强弩之末。这上千于阗骑兵的加入将会决定战局。
    墨顿见状不由冷哼一声,伸手拿起一个手雷,用火折子点燃之后,伸手一抛,随手抛到正前方的一个空地上。
    “轰!”
    顿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彻突伦川这片沙漠净土。
    “火药!”
    于阗部落首领不由一滞,追击吐蕃大相之子的人已经用火药表明了身份,那就是唐军。
    如今高昌之战已经结束,自然早已经传遍了整个西域,对于高昌的结局,西域诸国并不意外,毕竟小小的高昌想要和大唐对抗不亚于蚂蚁撼树,真正让西域诸国的为之震撼乃是大唐的一击攻破高昌城的武器——火药,而拥有火药的正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墨家子率领的火器监。
    “大唐赫赫有名的墨家子在追杀吐蕃大相之子。”于阗部落首领心中狂震,这两个都是他不能得罪的人物,吐蕃毗邻于阗,仗着吐蕃高原可以俯视于阗,但是大唐的威名更胜,先是击败吐谷浑,执伏允人头而归,如今又是灭掉高昌,整个西域为之震恐。
    于阗部落首领心念急转,很快的大手一挥,整个于阗骑兵纷纷后撤,和追击双方拉来距离。
    论钦陵狂喜的心顿时冷了下去,他没有想到于阗竟然见死不救,难道就不怕吐蕃的报复么?
    于阗部落首领心中无奈,吐蕃距离于阗的确很近,但是于阗刚刚得到消息,吐谷浑的吐蕃已经败退回高原了,可见大唐兵峰更胜。
    墨顿不由露出一丝冷笑,上一次他直面于阗骑兵的时候亮出的乃是大唐旗帜,而这一次,他自己亮出的是手雷,而似乎手雷更好用一些。
    “你们于阗莫要后悔!”论钦陵惊恐大呼道。
    于阗部落首领丝毫不为之所动,如果吐蕃来犯,于阗还可以利用城墙来抵挡,如果是拥有火药大唐想要攻打于阗,那于阗恐怕只有和高昌一样,只有灭国一道。
    有了高昌的前车之鉴,于阗固然不想得罪吐蕃,但是更不想得罪大唐,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不相帮。
    “杀!”墨顿顿时冷喝道。
    一众火器监将士纷纷手持钢弩,很快,剩余的五十名吐蕃残军纷纷中箭倒地。
    “我投降,我投降!”论钦陵亡魂大冒,连忙高呼道,只要他能够活下去,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尽力救他的。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墨家子坚决的弩箭,论钦陵不甘心的倒地,他活着的价值远比死去的要大,然而墨家子却毫不犹豫的将其射杀。
    墨顿心中冷哼,论钦陵杀了那么多的火器监将士,此仇唯有用论钦陵的人头来祭奠方可解他的心头之恨。
    再者,他们身处的可是于阗的地盘,于阗骑兵虽然只有千余,但是火器监和吐蕃残军在沙漠中周旋多日,早就是强弩之末了,唯有将论钦陵干脆利落的斩杀,方可绝了于阗反复之心。
    果然,于阗部落首领看到了论钦陵被斩杀,不由一叹,如今大唐乃是胜利一方,大局已定。
    “于阗尉迟文参见墨侯!”于阗部落首领独自上前拱手道,看到墨家子的脸庞的时候,不由心中一叹,正是这个脸庞数年前曾经在突伦川外追杀伏允,他当初跟随于阗王尉迟定曾经和其对峙,没有想到他还能在突伦川再一次见到墨家子。
    墨顿打量了一番尉迟文点了点头道:“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不过大唐向来不会亏待朋友,今日之事本侯将会保密,论钦陵乃是本侯在八百里瀚海斩杀的。”
    尉迟文心中一喜,连忙道:“多谢墨侯!”
    只要大唐亲口说禄东赞乃是死在大漠,吐蕃自然怪罪不到于阗的头上,如此一来,于阗见死不救的罪名自然被掩盖。
    “墨侯一路劳累,还请墨侯前往部落休整。”尉迟文心中大患尽去,伸手邀请道。
    然而墨顿决绝了尉迟文的好意,摇了摇头道:“不用了,长乐公主即将临产,本侯需要即刻赶回长安城,只需补给些水源和马料,即刻返程。”
    尉迟文心中一动,于阗王室非常仰慕唐朝文化,长乐公主和墨家子的爱情故事自然也传到了于阗,当下躬身道:“那于阗就不留墨侯了。”
    当下,墨顿带领火器监将士,来到突伦川的绿洲中心,在清澈的湖水中狂饮一番之后,然后在尽可能的携带清水,多日未见青草的战马大口的吃着青草,直到肚子吃的圆滚这才罢休。
    做完这一切,墨顿带领火器监将士马不停蹄,立即朝着东方而去,这条路线乃是他西征吐谷浑所走的路线,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看着火器监的身影消失沙漠之中,尉迟文不由目光复杂,如今还真是多事之秋,大唐实力强横,威震西域,而吐蕃一统高原,实力强大,野心勃勃,于阗却国弱人少,长此以往,恐怕于阗的处境不妙呀!
    “首领,西域皆传墨家子手中掌握着大唐的火药秘方,刚才墨家子刚刚从沙漠中出来,可谓是天赐良机,我等定然可以一举击溃火器监,夺取火药秘方。”尉迟文身后一个百夫长蛊惑道。
    “击败火器监,擒拿墨家子?你以为论钦陵是为何被墨家子追杀的。”尉迟文一脸凝重,那可是无敌于天下的火药,尉迟文又何尝没有心动,但是论钦陵的现状让他冷静下来。
    “论钦陵也是为了火药?”百夫长睁大眼睛道。
    尉迟文点了点头头,据西域的传闻,如今的墨家子应该参加高昌之战,而吐蕃应该在吐谷浑,他们之间可是相隔几千里,然而本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在沙漠中厮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利益,而且是天大的利益,而火药乃是最大的可能。
    “而且论钦陵战败了!”尉迟文凝重道,吐蕃想要火药,自然不可能仅仅派遣这五十人,想要战胜拥有火药的墨家子,那就必须拥有数倍于火器监的兵力才有可能,而饶是如此,论钦陵依旧败了,可见火药的威力是何等的强大。
    百夫长震撼的同时,心中更是觊觎火药的威力。
    尉迟文摇了摇头道:“墨家子一进入突伦川就用火药表明身份,可见墨家子手中还有火药,我等想要击败火器监并不容易。”
    在没有确定墨家子手中还有多少火药的时候,他又岂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墨家子对我们并非没有防备,在击杀论钦陵之后,本首领邀请其前往部落休整,而墨家子却以长乐公主临产为理由要立即离开,只要求补充清水,喂好战马甚至在补充水分和马料之时,也不放松警惕,可见墨家子对我们一直提防,更在补充完清水马料之后,就立即跨入沙漠。”尉迟文无奈道。
    自始至终,墨家子根本没有给尉迟文任何机会,干脆利落的离开突伦川。
    “我等没有相助吐蕃,墨家子竟然还如此对我们防备?”百夫长一脸怒色却浑然忘记了刚才他还想要打墨家子火药的主意。
    尉迟文叹息道:“墨家子能有今天,又岂能浪得虚名。”
    自从开始进入突伦川,到最后向东踏入大漠,墨家子始终没有露出破绽,尉迟文对火药何尝没有想法,最终只能目送火器监离开。
    一直到夜幕降临,离开突伦川的火器监看到没有于阗骑兵追来,墨顿才松了一口气,下令安营扎寨。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火药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连吐蕃都为之心动,墨顿又岂能对于阗放心,也许于阗的部落住着更舒服,但是这沙漠中营地才能让墨顿心中安稳。
    不但墨顿心中安稳,整个火器监众人更是一片欢呼,这一次火器监辗转八百里瀚海,将论钦陵斩杀,整整五千吐蕃骑兵全军覆没,这让大仇得报火器监将士扬眉吐气。
    墨顿看着欢声笑语的火器监将士,又看着不停地收集露水的张木,不由嘴角上扬,火器监的西征恐怕已经结束了,其实他对尉迟文并非仅仅是推脱,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回大唐。
    在长乐公主临产之前,他要回到长安城。

章节目录

墨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将臣一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将臣一怒并收藏墨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