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秀一双眼睛都要看花了,印在书本上头的字看多了,再来看卿安的字,就更加觉得好看了些。

    她将卿安写的那些字拿到宫樾洺跟前,笑嘻嘻的问他:“二少爷,你觉得是我写的好看,还是卿安写的好看?”

    宫樾洺看了一眼卿安的字,又想了想禾秀自己写出来的字。嘲笑挂在嘴边,不客气的就说:“你的字来跟卿安的比,那不是把卿安的字也给说丑了?”

    “那不就是没得比?”禾秀赌气一般的将那张纸给揉做一团,又小心展开,放在了桌上。

    宫樾洺瞧着她孩子气的做法,倒是觉得有几分可爱。又低头继续研究手下的残局,瞧见了手心里头的那枚棋子,原本欢笑的眸子又沉寂了下来。

    棋子......

    “卿安的字怎么能写的这么好看呢,跟个女儿家写的一样。虽然说是怕我瞧不懂特地写得清楚些,也不能写的这么好看啊。”

    “这本书我都翻了两遍了,还是没找到。”

    “二少爷你的棋局破了没有?”

    “二少爷?”

    宫樾洺手中的棋子掉落在棋盘上,打乱了棋局。棋子顺着棋盘滚落在地上,上好质地的棋子上有了一丝裂纹,被判了生死。

    禾秀拾起那颗棋子,不明所以的看着宫樾洺。后又好笑的抬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手,“二少爷这是在想什么?我还从没见过你发呆呢。”

    宫樾洺收了神,定睛看着面前的小丫头。不及韩若的好看,却也很让人耐看。雪白肌肤若凝脂,眸子黑白灵动,樱桃小口微微翘着......

    “等这边事情过了,我送你跟你弟弟离开这里。”

    “真的?”

    宫樾洺话音此案刚落,禾秀就一脸欣喜欢乐。可情绪淡了之后,又多了一抹淡淡的忧愁。

    低头走开,禾秀没瞧见身后宫樾洺眼中的复杂。禾秀拿着那本书就出了屋子,在院中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宫樾洺闭上双眼,一手轻抚在心口,深深呼吸几口,自嘲的笑了起来。

    “她只能是枚棋子,你这么在意做什么?”

    翌日正午,韩若领着自己丫头来了西苑。说是客气,是因为她少了从前的那股任性劲儿,添了她只有看见宫傲时候才有的娇态。

    禾秀接过那件外衫,有些客气的笑笑。“表小姐随便找个婢子送过来就行了,何必亲自过来。”

    韩若却是将她的手给拉了起来,亲密的样子让禾秀愈发的觉得疑惑。

    “你这样子是做什么?我以为昨天之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禾秀不着痕迹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瞧见不远处站着看热闹的卿安,便招手让他过来。

    “卿安你帮我送进屋里,顺便帮我悄悄二少爷醒了没有。”

    韩若略有惊讶。“二少爷在睡觉么?”

    禾秀轻轻点头,放低了些声音。“这几天二少爷脸上的伤口结痂了,正痒着呢。夜里总得醒上好几次,这不刚刚才睡着。”

    韩若偏着脑袋,隔着禾秀远远朝着屋子里头望了一眼,讪讪笑笑。

    “我记得以前,樾洺表弟还会让我在西苑里头玩一玩。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樾洺表弟也娶了少夫人,倒是显得生分了。”

    西苑中用翠竹筑了一处方桌,留着几个竹凳,平日里禾秀就喜欢坐在那里晒晒太阳,看看月色。

    韩若眼尖,上一回急色匆匆,根本没注意到西苑里还有这么别致的角落。转身拉上禾秀就朝着那地方过去,势要畅谈的模样。

    屋里的宫樾洺一副惬意模样,灵敏的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卿安琢磨了琢磨,便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少爷,昨天少夫人就跟我说,表小姐有些可疑。表小姐的性子整个宫家的人都知道,现在表小姐这么刻意的示好,你说会不会是大少爷的意思?”

    宫樾洺微微点头,一脸赞许。“我总不出西苑,或许大哥是有些急了。对了,最近他还在跟那几个东夷人来往?”

    卿安一怔,又点了点头。宫樾洺了然,冷然的笑了笑。“他以为认识几个东夷的人,就能将整个国土改名换姓了?要是如此简单,那宫南恪现在也就不单单是个将军了。”

    “少爷的意思是,将军也有这样的......”

    宫樾洺摆了摆手,“卿安,你以为宫南恪是谁?”

    卿安这才有些反应回来,宫南恪是最为忠心的人。尽管现在昏君什么事情都依仗着宫家,可宫南恪从来不会恃宠而骄,作出逆反的事情。

    只是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宫傲自大自付,以为亲近几个东夷人就能得到所想要的,却是是有些可笑了。

    东夷的人心,他是最了解不过的了。

章节目录

代嫁有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冻梨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冻梨君并收藏代嫁有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