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对阿布说,我好像做了一件错事。错事有很多,有严重的,有不值一提的。安生很想找一个人与自己好好说话,不一定要感同身受,只要能确认那个人在身边,即使无言,也是安心富足的。但是阿布没有回短信,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中泅渡着,无法自拔,那么的相似,细看时,却又各自不同,不知道这个许久没有联系的人儿,是否已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安生就这样缓缓想着,时间在此刻静简安好。并没有十分期待阿布的回答,他与她算是不远不近的朋友吧!两人的生活并无过多的交接。手中的烟已经燃烧殆尽,身边的人也早已远去,窗外夜色朦胧,分外妖娆,不知道那个她,是否已经安然返回。

    那些昏暗街灯之下,投影着独自被拉长是身影,那些欲语还休,欲走还留的感情,随着呼啸而过的车辆的声音,越发的模糊不可捉摸。突然眼泪就这样莫名的掉了下来,雨婷不知道这是为自己而流,还是为他们的感情而流。那个幼时的少年就这样安静的滑过自己的胸口,怎么多年来,一切都变了吗?她想哭,却在也哭不出声来,周围人来人往,这个城市还是太大了,爱情又是那么的卑微,无处提起,无处安放。

    安生将过往来回的车票,一张一张的摊开,周边的啤酒也早已空了,这是珠江边,不远处,有陌生的歌手唱着熟悉的歌谣,与陌生女子的相约,终于在这个午夜实现,桌上的红双喜已经抽了大半。“这就是你说的前度?”望着眼前笑的那般苦涩的人,周妍也不在说话,拿起手中的饮料摇晃着。她与他相识多年,却仅仅限于网络,偶尔电话,有时遇到心喜的手信,也会随手寄予对方。在现代社会,能遇上这样的一人,已经算得上奇迹中的奇迹。两人虽在同一城市,却是第一次见面,她听过他说的许多事情,关于前度,关于生活。甚至偶尔会怀疑他的性别,毕竟现在男子何处不风月,网络现实都充斥着浮躁。

    他安静的说,她安静的听,对于周妍来说,爱情什么的早已成了妄语。她这样的年龄,应该被称为剩女了吧!但现在,被这样一个比自己小上许多的男子感动。若自己是他喜欢的人?或许自己会满满接住他心中的情意吧!年轻时,人总是喜欢在爱情里期翼太多,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白马王子,众多女人,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不是公主。倒是超市里,有许多的红苹果,那个老巫婆会是谁?时间?现实?周妍将这些想法抛出脑后,只是安静听着这个,失意落魄男子的低语。广州的天并不冷,却似乎仍有着微微的凉意,游人如斯,爱情如织,想想都是太煽情。

    接通阿布电话时,酒精依旧刺激着疼痛的大脑。安生摸索着打开灯,“怎么现在还没睡?”“你喝酒了吧!还好吗?”阿布的声音庸散模糊。“嗯,没事,只是有点头疼。”安生按着太阳穴说道。“话说,以后少喝点酒,酒鬼可没人喜欢。”安生突然笑了,抽出一只红双喜点上。“怎么这么早,还给我电话的。”“突然醒了,想到你的短信,就给你电话。”“那你快去睡觉。”“嗯,好困,我继续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因自己的一条短信,却在突然睡醒的时候,给自己电话。安生想说好多,好多,却又说不出来,眼泪莫名的盈眶。

    打开水喉,听着水流的声音,望着自己苍白的脸庞,安生用力拍了拍。没事,只是喝多了。无意间才发现,广州的天,亮的那么早,自己有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清晨了?似乎,好像,太遥远了。

    望着十五分钟之后,就会收到雨婷电话的手机,曾经也有说过自己有闹钟,倒是雨婷依旧会坚持不懈的打电话过来,美其名曰,你肯定会关了闹钟睡过去,我可是答应你老妈照顾你的。广州的天,突然就飘起了雨,湿了心中的某处。那张哭泣的脸,就这样安静的出现在了眼前,安生伸出右手,没有凉意,这个城市的渲丽,根本就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电话终于在,自己的不安中被接通,“安生,竟然是你给我打电话,好早额。”耳边传来雨婷掩饰不住的惊喜,“昨天喝了一点酒,”“喝酒可以,但是要少喝。”“你怎么像个老太婆似的?”“就要。”短暂的沉默之后,安生才问道,“在干嘛?”“洗漱之后,就准备叫你起床。”“今天有雨,记得带伞。安生叮嘱道。“你也是。”雨婷也接着说道。“你先忙,晚上我下厨,请你吃饭,先挂拉。”不等雨婷反应,安生就挂了电话,似乎这样的谈话,对自己来说,是极耗心神的。

    耳旁的手机,再也传不出声音之后,雨婷才不舍的放下。呆了呆,望着已经被雨打湿的窗户,用食指在上面画了一个小小的心型圈。然后痴痴的笑,虽然下着雨,心里依旧有着小小的快乐,就像广州的雨,说不定出门时,就成了一个艳阳天,你看他就像一个孩子般的多变。

章节目录

左岸右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瑶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瑶岑并收藏左岸右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