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自然是新的,也没有其他客人居住,里面更没有其他的侍女,一切都是按照皇宇辰的吩咐做的,而且做的极快。这间院子和之前皇宇辰住的没有什么区别,还是在饭堂部的甲字号房,皇宇辰直接走入正厅,坐在椅子上,让三名侍女退下之后,脑中开始思考方才的事。
    皇宇辰和苍浩波的这次会面,一开始皇宇辰的策略就是用徐远山来压着他,自己尽可能的强势,让苍浩波心中生疑,不知道现在他面对的到底是皇宇辰还是徐远山,亦或是两个人已经融合之后的样子。这样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自己控制事情的节奏,不至于让苍浩波牵着鼻子走。
    不过即便是这样,皇宇辰还是发现了几点疑问。
    首先,苍浩波对自己的态度十分谦卑和暧昧,而且他的话好似前后矛盾,他一方面透漏了自己和瞬行者有关联,一方面又说他自己不会做对春湖永城不利的事;这种傻子都能分辨出来的假话,他为什么要和自己说,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其次,疾影和素容,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春湖永城的,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成为了尹子平的试验品。
    要知道尹子平最大的愿望是统治周天万界,而挡在他面前最大的拦路石,正是瞬行者,如果疾影和素容真的被尹子平发现,光凭一个苍浩波,真的够胆量将两个人弄出去?如果被尹子平发现,后果是不可挽回的。要么就是苍浩波有绝对的把握自己一定会答应这件事,不过从方才的对话来看,他显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要么就是苍浩波在春湖永城的力量已经完全不惧怕尹子平了,但这个解释却也说不通,如果他已经不惧怕尹子平了,苍浩波就不需要来找自己做这件事,他自己完全有能力做到。
    疾影和素容,皇宇辰后面也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情况,这两人和自己后面遇到的弘光、老熊和白发老者原本属于同一势力,他们是被选中进入原始维度来完成某件事的,结合之前皇宇辰得到的消息,瞬行者不能直接出现在原始维度,素容和疾影两人可能是原始维度仅有的两个瞬行者,如果尹子平发现了他们,他们对春湖永城的用处不言而喻。
    这件事,非同小可,不是因为他们和皇宇辰认识,皇宇辰就能立刻答应苍浩波带两个人出去的,事情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这里面一定还藏了什么皇宇辰现在还不知道的阴谋。
    而这个阴谋,很可能需要依靠自己来开启。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情况几乎就一目了然了。苍浩波做这件事,要么就是想真的颠覆春湖永城,将尹子平杀死自己做城主,而疾影和素容其实就是苍浩波给瞬行者的一个信号,一个示好的信号。要么就是苍浩波做这件事代表的并不是他个人,很可能代表了春湖永城的一个势力,一个不服从城主尹子平的势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分析,这件事也是十分反常的;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刻来找自己做这样的事情,这本身就很可疑。
    苍浩波很明显知道徐远山的情况,而且也对皇宇辰本身的情况十分熟悉,他找的这个时机也很巧妙,皇宇辰刚刚见过尹子平,也刚刚谈好离开的条件,一切都正在准备之中,留给皇宇辰能思考和准备的时间,并不多。
    皇宇辰现在明白,无论自己答应与否,苍浩波可能都要做这件事,只是他皇宇辰如果利用徐远山的身份去做了这件事,可能对于春湖永城来说,代表了一些含义。
    想到这,皇宇辰有些头疼,伸手轻轻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而后笑了一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傻。明明这些事情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尽可能的敲苍浩波的竹杠,只要自己提出来的,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满足,而后自己去找尹子平,将这些事情全盘拖出,到时候自己走自己的,不沾染这趟浑水,以后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事找上自己。
    但皇宇辰自从看到了素容和疾影的容貌之后,那种一定要将他们带出去的感觉就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以至于到现在自己还要费心的去琢磨苍浩波的想法,真的是太累了。
    其实春湖永城对皇宇辰的分析情报没有错,他就是一个心慈手软且入世不深的少年,心慈手软是因为重情重义,疾影和素容帮过他,他从内心深处,不愿意看到两人陷入危难之中。
    徐远山的出现给了皇宇辰许多便利,可能让苍浩波也会费一些头脑,但其实两人都知道,这件事皇宇辰已经答应了,唯一的区别是,皇宇辰是自己答应的,苍浩波可能会以为是徐远山和皇宇辰融合之后的人答应了。
    一个侍女轻轻的敲门,房门并没有关,在得到皇宇辰的允许之后,这侍女走进来,将手中拖着的茶壶和茶杯放在皇宇辰身旁的茶几上,而后躬身退下。皇宇辰从茶几上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而后缓缓的叹了口气。
    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自己想要做的,而是其他人逼着他做。就比如现在伺候他的三个侍女还有琪卡,如果皇宇辰不管,这四个人必然会死于非命,或许死对于他们来说都会变成一个奢望;皇宇辰不愿看到这一切的发生,所以才会如此做。
    世间之事何尝不是如此,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推力推着自己前进,哪怕这种推力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只要这种推力出现,无论自己怎么反抗,终究还是会被推着向前走。有些人将这样的情况称之为命运,而皇宇辰将这样的情况认为是被被人安排和算计好的。
    无论怎么想,事实还是如此,没有任何变化。
    皇宇辰现在考虑的是要如何面对尹子平,如何向尹子平开这个口,是将苍浩波直接卖给尹子平,还是提他隐瞒这件事。因为无论如何,皇宇辰都是不会看着素容和疾影陷落在春湖永城的,哪怕他在苍浩波面前装的再强势,他也还是那个皇宇辰,那个将别人的苦难放在心上并且会付诸行动的皇宇辰。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皇宇辰坐在座位之上慢慢的喝茶,他已经不再去考虑这件事了,已经决定要做,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春湖永城和瞬行者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其实皇宇辰根本就不在乎,他对春湖永城和瞬行者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就算是以后两者不打起来,当他把手头的事情全部做完之后,可很可能会想办法对付这两者,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朋友。
    此刻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做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局外人,皇宇辰现在想要保证自己的利益,简直易如反掌。
    不知过了多久,一旁茶壶中的茶水已经被皇宇辰喝去大半,幽静的院落之中传来一阵敲门声,皇宇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肯定还是会来的。
    侍女上去打开了院门,苍浩波带着几个人进入了皇宇辰的院落,几个人进入之后,三名侍女从院中出去,在外面将院门关闭。无需皇宇辰对她们多言,她们自己也明白,这件事知道的越少,她们就越有可能活下去。
    此次,苍浩波一行五人,除却他本人和阿福之外,琪卡居然也跟在苍浩波身后,他手中捧着一个长长的盒子,里面应该装了苍浩波答应皇宇辰的兵器;琪卡身后,跟着两个人,赫然就是疾影和素容。
    两个人看到皇宇辰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于此同时,皇宇辰心中暗叹,疾影和素容果然都在春湖永城,苍浩波并没有用这件事来骗自己,在庆幸的同时,皇宇辰也觉得有些失落,他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故人,疾影和素容出现,就已经完全印证了皇宇辰之前的所有猜测,事情开始向这他料想的方向发展了。
    而这次的提前将事情料想清楚,却并不是皇宇辰所期待的,其实他心中有一种想法,如果苍浩波知道自己之前所有的事,会不会利用素容和疾影来诓骗自己,让自己得罪尹子平,用这样的方法抬升他苍浩波在春湖永城的地位,也减轻徐远山出现之后对他位置的冲击。
    不过事实证明,这样的情况也只存在于皇宇辰的脑海之中,并不是现实。
    “东西给你带来了,人也一并带来了。”苍浩波这次没有什么假惺惺的开场白,直接走入正厅,坐在皇宇辰身侧,指了指站在门口的琪卡,道:“这人你也认识,他手里的东西,就是答应你的。”说完,苍浩波轻轻挥了挥手,琪卡立刻授意,捧着手中的盒子走了进来。
    此刻,疾影和素容已经恢复了平静,素容表现十分冷漠,但疾影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皇宇辰,他眼神之中夹杂着十分复杂的神色,面色

章节目录

万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皇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尘并收藏万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