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卡直接将手中的箱子捧到皇宇辰面前,并单手将箱子的盖子打开,一柄纯白色的长剑静静的躺在箱子中,当下立即就吸引了皇宇辰的目光,因为他忽然发现,这长剑并不是看起来的白色,而是盒子之中铺着一块白色的衬布,长剑显现的,居然是这块衬布的颜色。
    “回去我想了一下,这东西可能更适合你。”苍浩波看了皇宇辰一眼,虽然皇宇辰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冰冷,他还是自顾自的上前,伸手将箱子之中的长剑取出,抓在手中,长剑在他手中的样子,就好似他手里拿了一块剑形的坚冰,这柄长剑,居然是完全透明的。
    “这也是城主的技术,用的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材料,会根据周围的环境变换颜色。”苍浩波一边说,一边挥动手中长剑,皇宇辰只觉自己面前出现一阵冷风,但距离这么近,他却无法看清苍浩波手中的剑。
    “如果你将体内的能量注入其中,这柄剑还会跟着变色,当然,我不太推进你这么做就是了。”苍浩波手中的长剑在挥舞的过程中逐渐变换颜色,一会呈现黑色,一会呈现红色,这应该是苍浩波体内能量导致的,他演示了几下,而后将长剑放回箱子之中,冲皇宇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皇宇辰瞥了一眼装着长剑的箱子,虽然心中十分想将长剑拿起来比划两下,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反而冷冷的看了苍浩波一眼,而后对琪卡道:“先放在一边吧。”
    琪卡立刻将手中的箱子放在皇宇辰身旁的桌子上,而后乖巧的站在一旁,此刻皇宇辰看向苍浩波,轻声开口问道:“你将这么多人带过来,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苍浩波闻言微微一笑,直接坐在皇宇辰旁边,看着皇宇辰道:“拿出我足够的诚意来,促成我们这次的合作。”
    “这就是你的诚意?”皇宇辰看了苍浩波一眼,而后伸手敲了敲身旁茶几上的箱子,冷笑道:“这些东西,就能体现你的诚意了?”
    “这些自然不能,只能算是附属品。”苍浩波面带微笑,道:“这次带你的朋友来,就是想当面告诉你,我以后不会难为他们,也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
    “我担心什么?”皇宇辰的脸上立刻出现一丝笑容,问道:“你是说他?”皇宇辰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琪卡,还没等苍浩波说一句话,皇宇辰直接一把拿起箱子中的长剑,想都没想直接向后刺去。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皇宇辰手中的长剑直接刺进身后琪卡的前胸,琪卡此刻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皇宇辰,他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从伤口中快速消失,他惊讶的看着皇宇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皇宇辰将长剑拔出,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地面,琪卡的身体缓缓的向后倒下,躺在了他自己的血泊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皇宇辰随意的将商检扔在地上,脸上的笑容不减,看着苍浩波,一字一顿的问道:“你觉得,我会担心什么?”
    苍浩波明显没有意料到皇宇辰会忽然出手,他的表情凝固了,眉头紧锁。此次他带着琪卡和素容疾影一起来,目的就是迫使皇宇辰就范,顺便证明一下他心中的猜测,证明皇宇辰真的因为徐远山的出现而发生了变化。
    但他却没想到,皇宇辰居然会这么做,琪卡虽然不算是皇宇辰的什么朋友,但也是他进入春洪永城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皇宇辰阴差阳错的进入斗兽场,也和琪卡有一些关系。他现在当着自己的面直接将琪卡击杀,这的确刺激了苍浩波的神经。
    “呵呵呵。”半晌之后,苍浩波呵呵干笑,道:“同僚,你有点激动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皇宇辰轻蔑的看了苍浩波一眼,道:“你以为我是傻子?你将这两个瞬行者带过来,又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见到他们之后,就会无条件的答应你的要求?”
    苍浩波尴尬的看了看皇宇辰,又看了看还倒在血泊之中的琪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光皇宇辰,一旁的阿福和疾影都对皇宇辰的表现感觉到震惊,尤其是疾影,他和皇宇辰分开的时间并不久,在他的印象之中,之前在赤虹宗的皇宇辰,还是一个需要至亲之人拼命保护的少年,而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狠辣的,抬手就能要人性命的绝情之人。
    疾影心中震动,不光是在春湖永城见到了皇宇辰,也更惊讶他的变化。
    “不会不会,你误会了。”苍浩波赶忙解释,满脸笑意,再次变成了上一次见到皇宇辰的样子。
    “呵。”皇宇辰冷笑一声,道:“误会,那你和我说说,我到底是怎么误会了?”
    此刻场面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苍浩波来之前,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控制住局面了,但却没想到皇宇辰用这样的方式,再次取得了局势的掌控权,不光如此,还极大的打击了苍浩波的气焰。
    “我不是那个意思。”苍浩波此刻内心有些慌乱,他不光没有镇住皇宇辰,反而让皇宇辰镇住了:“我并不是觉得同僚你在春湖永城认识的人是我能拿来威胁你的手段,你大可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是。”皇宇辰点点头,道:“他们的确不能成为你威胁我的手段,而且,此人也已经不再是我的朋友了,从他答应和你一起进来,帮助你达成目的开始,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皇宇辰眯着眼睛看着苍浩波,就好似正在看着一个死人。此刻皇宇辰已经想动手对付苍浩波了,他之所以没这么做,主要的原因是怕打不过。
    从苍浩波这次进来,皇宇辰看到他带进来的人,立刻就明白了两件事情。
    首先,苍浩波的背后肯定有人,而且肯定不止一个。
    这点其实很好解释,两个瞬行者,对尹子平十分重要的瞬行者,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被带到这里来,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并没有明显的伤势,那就足以证明一点。如果苍浩波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疾影和素容的出现,背后一定有很多人配合,这其中不光包括春湖永城的管理者,肯定还包括普通的工作人员。
    尹子平的春湖永城,他的眼线一定遍布城内,但两个瞬行者能轻易的来到皇宇辰的面前,尹子平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本身就十分反常。
    其次,琪卡背叛了自己。
    这也十分明显,琪卡在和皇宇辰见面的时候,皇宇辰就已经和他说了,让琪卡向他背后的人提条件,要甲字号房十年的居住权,而后将自己的原话带到,这件事以后就和琪卡没有关系了。
    但这次琪卡却和苍浩波一同出现了,这只能证明琪卡在和苍浩波沟通的过程中,最终还是决定站在苍浩波的阵营之中,他虽苍浩波一同过来,这无形之中就是在给皇宇辰施压,如果皇宇辰不用这种雷霆的手段处理,之前演的戏就全部都不作数了,让苍浩波看出他的一丝破绽,决定权就不会在他手上。
    失去了这种决定权,就意味着以后皇宇辰会在形式上成为苍浩波的下属,也更加无法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这次的事情,看似是苍浩波来找自己送两个瞬行者出城,但实际上,很可能涉及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皇宇辰想到的,苍浩波策划并实施的一场春湖永城的叛乱。
    这对皇宇辰来说不算什么,但他却十分担心,因为他还没有齐正业和刘兴安的下落,这两个人恐怕要在春湖永城之中停留不短的时间,如果自己失去了这种势,他们两人就有可能陷入危险这种。
    “额……呵呵呵。”苍浩波被皇宇辰当面看穿,尴尬的笑了笑,但好似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相对于方才有些紧张的样子,现在反而放松下来了,他靠在椅子上,看着皇宇辰,轻声道:“你看出来了?那也不错,我也就不用在你面前演戏了。”
    说着,苍浩波挥了挥手,阿福立刻上前,双手红芒乍现,地面上的血液立刻向他汇聚,几息之后,地面上的血迹完全被阿福吸收,并且被他收回体内,琪卡的尸体皮肤已经呈现出一种惨白的颜色。
    皇宇辰淡淡的看了阿福一眼,完全没有任何动作,根本没将阿福放在眼里。阿福吸收了琪卡的血液之中,狠狠的瞪了皇宇辰一眼,这个眼神让皇宇辰十分厌烦,他还是没弄清阿福为什么一直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就好似自己杀了他全家一样。
    “人我已经带来了,皇宇辰。”在阿福退下之后,苍浩波的声音传来,他收回了自己之前的那种状态,再次回归了他副城主的样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件事你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
    皇宇辰闻言,心中却是一惊。
    露馅了?

章节目录

万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皇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尘并收藏万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