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秦言脑海仿佛遭受巨雷轰击,脸色变的苍白的可怕,在无数个艰苦磨炼的日子里,他从未倒下,今天,身心颤抖的他表现的如此脆弱。

    林震威死死的捏着拳头,能够感受到拳心都是冷汗,那天被秦言冲进办公室,要踏平自己的林氏集团时,他都表现的风轻云淡。

    从认识他开始,都是一副冷静深沉的模样,现在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

    秦言怒了!

    林震威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哈哈!”

    一声看透世间险恶,一声充满杀意的狂笑响彻整个包间。

    秦言目光看向柳如龙,“赌了!”

    这两个字在秦言嘴里迸发出来的这一刻,已经宣告柳如龙的死亡,这是秦言第一次要杀人,绝无妥协的杀人!

    柳老太长叹一口气,身子颓然靠在椅子上。

    柳家人也稍稍松一口气,随后就紧紧的盯着秦言和柳如龙两人,虽然明知必输无疑,但是万一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几率呢。

    毕竟全场也就只有知道秦言底细的林震威觉得秦言有很大胜算,而其他人没一个觉得秦言能赢的。

    所以,赌约才如此的极有功利性,如果秦言赢了,那么就能通过柳梦雪拿到修缮福利院的机会。

    柳老太对着秦言说了一句话,这也是第一次的带着期盼温和,“秦言,如果你侥幸胜的话,以前你的过错既往不咎。”

    柳家人没有反对的,如果他真的能取胜,之前发生的矛盾完全不在话下,只是他这无能女婿的名号会继续戴着,摘也摘不下来。

    柳如龙双手抱胸,脸上又恢复之前的笑容,轻松自在的说道,“既然你提出的赌约,你说投入金额吧。”

    周围的人都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柳老太犹豫了一下,看要不要给秦言一部分资金,毕竟谁都知道这废物女婿混吃混喝,自己衣服都买不起,哪有钱去赌股票。

    秦言皱了皱眉,伸出一根手指,“一手分胜负。”

    柳如龙冷哼一声,朝着平板电脑上打开的股票页面看了过去,其实这几天他一直在关注股票走势,哪些股票有潜质,他早已经胸有成竹,并且也买了相当一部分。

    柳如龙指着一个位居前端的化妆品集团的股票,对助手说道,“我选这个78块的,买一百股。”

    秦言朝着那只股票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道意味深长的光芒。

    柳如龙对着秦言勾了勾手指,“该你了。”

    秦言没有动,直接说道,“这只股票必降无疑,我没必要买,你输定了。”

    “他在搞什么啊?这么肯定?”

    “我看他就是在这胡搅蛮缠的。”

    “我倒是觉得这混吃混喝的女婿没钱买,我的天,他还真敢赌。”

    柳家人听到这些议论之后,一个个脸色很是难看。

    柳老太叹了口气,“谁有钱给他垫一下。”

    柳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站出来的,更不用说谁肯支持秦言哪怕一毛钱。

    柳老太怒声说道,“这是关乎到柳家的生死存亡,这些钱我会补出来的。”

    有人脸露犹豫神色,柳梦雪咬了咬牙走出来,把银行卡递给秦言,“我这里还有几千元,你先拿去买,我现在给你借钱。”

    江琴顿时不愿意了,“梦雪,你把这些钱都赔进去,我们以后吃什么啊。”

    柳梦雪语气平淡的说道,“如果赔进去,女儿手都没了,还需要吃什么?”

    江琴脸色一变,满脸哀怨。

    秦言把银行卡又递给柳梦雪,笑着说道,“梦雪,你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他必输无疑,所以没必要买。”

    柳梦雪柳眉一皱,“拿去!”

    秦言乖乖把银行卡接走,闻着银行卡上残留她指尖温柔的香味,秦言忍不住深深嗅了一口。

    周围的人看到他窝囊的钱都拿不出来的样子,一个个露出讥笑的神色。

    就连柳家的人也一个个嘲弄的看着秦言,做一个男人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柳梦雪目光怔怔的看着秦言,这个男人虽然挣的钱很少,但是几乎每一分每一毛都交给了自己,自己给他钱,他就花,给他买衣服,他就穿。

    如果哪天忘了给他钱,他也不问也不要,就那么始终守在身边。

    现在众人面前让他如此难堪,是不是自己对他有些严苛了。

    秦言指着几块钱的几乎不怎么变动的股票,“这个给我来一百股。”

    负责购买股票的助手疑惑的看着秦言,而旁边的柳如龙哈哈一声大笑,“愣什么,给他买啊。”

    助手连忙买下一百股。

    柳政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满是嘲讽,这个废物女婿果真名不虚传,也不知自己哥哥当初是怎么看上他了,非得要让他接任柳家企业的总经理。

    就算对股票一知半解的柳家人一个个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柳伟站了出来看着秦言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给钱帮助你么,因为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柳老太揉了揉太阳穴,这个女婿太让人失望了,柳家啊,难道真的走到绝境了吗?

    柳如龙傲然看着秦言,冷声说道,“小子,就你这点能耐也有资格跟我叫板?你几百元买的昨天跌今天涨的小股,拿什么跟我连涨数天的大股相比。”

    “没必要再等结果了,自断右手吧,你折腾自己就算了,居然把你媳妇也拉下水,真不愧是闹出笑话的废物。”

    柳梦雪目光紧紧盯着秦言,她知道必输无疑,但是绝境之中,除了他,还能相信谁。

    秦言看到柳梦雪惨淡的俏脸,心疼的笑了一下,随后淡声说到,“且不说你博士学位的真假,只凭你选择买入的股票就可以看出,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草包,把政龙集团壮大近一倍?是你爷爷的功劳吧,还妄想以后挤入清远市十大集团,就你这能耐,做梦吧!”

    秦言毫不客气的话语直指满脸嚣张得意的柳如龙,包间里的气氛凝固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秦言清朗的声音继续传来,“枉你是经济学博士,却看不出来你买的这只股票就是不良之人设下的圈套,就等着你这种自以为是对股票有研究的人钻进套子。”

    柳如龙咆哮了一声,骂道,“你懂个屁,在这里瞎扯什么,还有十分钟就收盘了,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秦言摇了摇手指,“用不着十分钟,你先做好心理准备,深呼吸60秒钟,就能看到结果。”

    此时的秦言浑身上下透露出强大的自信,夺目的光辉让柳梦雪头脑发晕,那侃侃而谈的模样还是自己熟悉的秦言么?

章节目录

上门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朵奇葩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朵奇葩花并收藏上门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