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涛等人离开了祖宗塔,并没有散去,而是来到了柳涛的院子里,再开小会。
    刚才的会,是开给老祖宗看的,现在才是自己人商量办事的时候。
    就如同领导在上面开了大会,布置了任务,下面的人还要开小会,想应付的对策一样。
    花园的凉亭里,几人坐定。
    柳涛扫视几人,问道:“老祖宗刚才的话,你们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柳大海等人都应道。
    柳涛看向柳三海,道:“三海,你说说你的看法和感想吧!”
    被柳涛点名,柳三海也不慌,于是拿出了在九重圣地给弟子们开会的大佬气势,敞开双腿,手搭在膝盖上,开始讲了起来。
    柳三海讲完,柳六海也说了自己的想法,柳大海,柳二海和柳天河相继开口,讲了自己的见解。
    众人七嘴八舌,深刻的讨论研究老祖宗今天所讲的话。
    “这是老祖宗复活以来,第一次在棺材里和我们讲话,是非常重要的讲话,意义非凡。”
    柳涛总结道,“我们一定要分析透彻,领悟精髓,明白核心,瞄准方向,抓住要点,合理安排!”
    “根据大家的理解,老祖宗的重要讲话,其实就是三个意思!”
    “第一,老祖宗暂不出棺,会在青铜古棺中闭关,咱们该祭拜老祖宗还得祭拜。”
    “这个意思下,老祖宗复活这件事,必须封口,不许向外提,我猜测,老祖宗肯定在布局什么,所以万万不可泄露老祖宗复活的消息。”
    柳涛说完这句话,看向了柳大海,道:“杨守安和李树淑那边,你处理一下。”
    柳大海点了点头。
    而后,柳涛继续道:“老祖宗的讲话的第二个意思,家族一切事宜照旧。”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需要我们自行解决,除非要命的大事,否则不能打扰老祖宗。”
    “第三个意思,宇宙乱象已显,我们要努力修炼,提升自己实力的同时,也要提高族人的实力,做好备战工作。”
    柳涛说完,几人齐点头,柳六海更是提议道:“族长总记得很精辟,也很全面,来,我们为族长呱唧呱唧!”
    “啪啪啪啪”
    院子里,一片呱唧声。
    柳涛满脸笑容,非常开心。
    祖宗塔中。
    青铜古棺里,柳凡听到了几个子孙的开会内容,不由微笑。
    “子孙们的悟性都很高嘛,对于我这个老祖宗的讲话,分析的很透彻,理解的很到位啊!”
    “老祖宗在棺材里,也为你们呱唧呱唧!”
    “啪啪啪啪”
    青铜古棺中,一片呱唧声。
    正在给老祖宗守灵的柳东东耳朵抖了抖,疑惑的看了眼老祖宗的棺材。
    ……
    院子里,柳家长老们开完了会,各自散去,开始忙碌起来。
    柳涛拿出了《推土机神朝史记》,在上面写道:
    体修年历第两千零一十二年七月初九,老祖宗第一次开口说话,指导家族工作,提出了宇宙将乱的重要警示,并告诫我们要努力修炼,戒骄戒躁
    附记:老祖宗开口讲话后,第一个打的是柳二海的屁股,我们都很紧张,不知道下一个被打屁股的是谁……
    ……
    写完了《推土机神朝的史记》,柳涛换了衣服,赶往推土机神城而去,去看十二支脉的族人搬迁情况。
    神城已建成,十二支脉的族人将全部进入神城生活。
    用柳二海的话说,在神城这样的神圣之地,才更有几率生出天才族人来。
    所以,柳涛很重视,亲自在抓族人的搬迁工作。
    刚一出院门,柳涛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长裙的貌美女子在等他。
    这个女子身材婀娜,容颜绝美却又有一种不输男儿的英气,她没有化妆,素面朝天,但干净白嫩的皮肤仿佛白玉雕琢,非常精致,长长的眼睫毛下,美眸如春潮,带着无限魅惑。
    她的手修长又细嫩,提着一篮吃食,在柳涛的院子外翘首以待。
    柳涛看到了这个女子,不由一愣,半晌后才道:“你是……芊雪?!”
    女子看到了柳涛,顿时惊喜的迎了上来,躬身行了一礼,声音柔美的道:“族长,您好,我是芊雪,我刚突破到肌肉第三境肌肉变了,恢复了身材!”
    柳涛惊讶,上下打量柳芊雪,而后捻须一笑,道:“康源这小家伙,怕是昨天晚上一宿没睡吧?!”
    柳芊雪闻言,顿时羞红了脸。
    的确,昨天气运降落,她还融合了一朵天道之花,此番机缘下,领悟了肌肉第三境肌肉变,终于从肌肉女变成了窈窕淑女,惊艳众人。
    晚上回去后,康源开心欢喜的嗷嗷大叫,激动的抱着她闹腾了一夜……
    柳涛笑着问道:“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柳芊雪脸色一正,道:“李树淑被大长老叫走了,然后委托我给祖公主带这些吃的过去。”
    “这些是李树淑亲自做的,和神城那边的吃的不一样,但听杨守安说,要见祖公主,需要得到族长您的批准。”
    柳涛点点头道:“祖公主身份尊贵,所以对她的保护很严密。”
    说罢,对柳芊雪招招手道:“走,我也要去神城,一起去吧!”
    当即,二人一起赶往神城。
    与此同时。
    在柳大海的院子里,杨守安和李树淑被召唤而来。
    “坐,不要拘束嘛,都是熟人了!”柳大海指着花园里的椅子笑呵呵的说道。
    李树淑闻言就要坐下,杨守安急忙拉住了她。
    并躬身向柳大海行了一礼,恭敬的道:“职责上说,我是族长和长老们的属下,是暗影军指挥使,辈分上说,我是晚辈,所以,万万不敢在大长老面前平起平坐。”
    柳大海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这就是他欣赏杨守安的地方,知道礼节,清楚自己的定位,哪怕立了大功,也不居功自傲,是很识趣的一个人。
    李树淑听到了杨守安的话,顿时警醒,乖乖的束手在小腹,躬身站在杨守安的身边。
    柳大海目光扫过二人,对李树淑一笑,慈祥的问道:“丫头,在这里还习惯吗?杨守安有没有欺负你?”
    李树淑甜甜一笑,道:“谢谢大长老关心,守安对我很好,只是刚来这里,还不太适应!”
    说到这里,嘴巴一抿,道:“过些日子,就会习惯的吧!”
    嘴里这么说着,心中却有些惆怅。
    来到了柳氏神山也有些日子了,李树淑从当初的大学生变成了人夫,转变不可谓不大,少了很多轻灵跳脱,多了些许沉默和低调。
    尤其亲眼看到杨守安杀人如麻,在地牢里审讯的血腥过程,让她备受冲击,为此还和杨守安吵了一架,让杨守安少杀生,手段不要那么刚烈。
    然而,杨守安却大声告诉她,对待敌人仁慈,就是给自己挖埋尸的坟。
    说这话的时候,还当着她的面,将一枚烧红的烙铁,烫在了一个女囚犯的脸上,果真如魔鬼一般,毫不怜香惜玉。
    而且,杨守安还告诉她,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就得狠,而且得学会杀人,得见血。
    为此,他把滴血的绣春刀递到了李树淑的手里,让她学着杀人见血。
    那一刻。
    李树淑心神颤抖,脸色发白,心中对杨守安有了更深的认识,此人真的是心狠手辣,比电视上演的东厂或西厂,可怕凶恶的多了。
    她当初爱上杨守安,是因为他的一身锦衣卫的飞鱼服。
    尤其是杨守安身披大红蟒衣披风,戴乌纱帽,腰缠銮带,佩绣春刀的模样,让她着迷。
    而且杨守安身手出众,飞檐走壁,像极了电视上演的武林高手,所以情不自禁地对杨守安有了感觉。
    但这份感觉,好奇远远多于爱意!
    虽然杨守安对她很温柔,也很贴心。
    而今,她却有些惶恐,害怕,不知该如何面对心狠手辣的杨守安。
    她开始怀念地球,怀念北燕城,怀念青山大学,甚至怀念那门她最讨厌的《高等数学》……
    所以,她找借口,天天去找唯一的闺蜜柳欣,在柳欣那里,她才可以找到共同语言,并一起谈论地球上的点点滴滴。
    柳大海人老成精,一瞬间就察觉到了李树淑的变化。
    他叹了口气,对杨守安道:“守安啊,你是一个有分寸的人!”
    “树淑这丫头能舍弃地球那边的一切,跟你来到这里,足见她的一片真诚,你要善待她,心疼她,体贴她。”
    “多给她欢乐,多带她看看光明的世界,不要把你暗影军的那一套,放在家里的人身上。”
    说到这里,柳大海扫了眼李树淑的肚子,笑道:“丫头应该有身孕了吧?!”
    杨守安惊喜激动,扭头看向李树淑,李树淑羞红脸,点了点头。
    杨守安兴奋的喃喃自语道:“我要当爹了吗,我要当爹了吗?!……”
    “啪!”柳大海抽了杨守安脑门一巴掌,训斥道:“看人家怀孕了,你都不知道,你还想当爹,当个屁的爹!”
    杨守安看到柳大海发火,急忙跪了下来认错,同时保证一定好好对待李树淑,不再逼她做任何事。
    柳大海冷着脸教训道:“真正的强者,是老婆孩子面前的一堵墙,风来了,他能挡得住,雨来了,他也能拦得住,天塌了,他第一个站起来扛起这片天!”
    “守安,你是男人,也是一个丈夫,我希望你做一个强者,而不是逼着自己的女人去变强,你要用自己手里刀去保护身边的女人!明白吗?”
    杨守安心神触动,被柳大海训得满脸羞愧,大声回道:“我明白了,以后一定做个强者,做个男人,做个好丈夫,守护家族,守护老祖宗,守护好妻儿!”
    柳大海点了点头,看向李树淑,却发现这丫头已经满眼泪水。
    她似乎委屈极了。
    看到柳大海看向她,她顿时扑进柳大海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柳大海拍着她的背,轻轻地安慰她。
    杨守安见此,脸上愧疚之色更甚,心中隐隐作疼。
    良久后,李树淑止住哭泣,柳大海思索片刻,道:“丫头,这里不比地球,人命在这里如草芥一般,所以,我理解守安的想法,你如果有空了,还是得好好修炼才行。”
    “不求做个高手,但求能保护得了自己未来的孩子。”
    柳大海说话的艺术,就很高超了,绕了一圈,还是建议李树淑修炼变强。
    却比杨守安拿着滴血的刀子逼着李树淑修炼强的多了,李树淑还感激的点了点头。
    杨守安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有了些许明悟,感觉自己又学了一招。
    这时候,乘着二人心神放松之际,柳大海手指微动,两道漆黑的魔气钻入了二人的身体,二人眼中同时一呆,感觉似乎发生了什么,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回去吧,好好修炼,好好过日子。”柳大海摆摆手道。
    杨守安和李树淑躬身行了一礼,告退离去。
    离开了院子,杨守安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大长老今天有些奇怪,无缘无故不会找我的。”
    李树淑美眸瞪了他一眼,一甩头发,转身就走。
    杨守安失笑,急忙追上,道:“树淑,走慢点,小心动了胎气。”
    “哼,早干满去了,我要去找小欣欣,她从小父母失踪,下落不明,我要去陪她……”
    “我陪你去吧,神城你一个人进不去……对了,我刚才给孩子想了一个名字,叫做杨枭,你觉得怎样……”
    ……
    院子里,柳大海微微一笑,他刚才在不经意间,已经篡改了杨守安和李树淑的记忆。
    让他们在记忆中从没有见过老祖宗,包括地球上的一幕幕事情,但凡牵扯到老祖宗的,都被他修改了记忆。
    甚至在他们的记忆里,柳欣是个孤儿,父母失踪。
    柳大海是神灵境,是继承了上古魔神和荒神的神灵,修改记忆,不要太简单。
    “眼下,比较麻烦的就是小祖宗了!”柳大海皱眉。
    老祖宗言外之意,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复活的消息。
    “那么,老夫只能把小祖宗的记忆也改动一下了,老祖宗,您老人家就睁只眼,闭只眼,当做没看见吧!”
    一念及此,柳大海磨刀霍霍的出发了,直奔神城而去。
    ps:杨守安的孩子名,杨枭,是我看到一个书友今天在书评里发言了,觉得很好,拿来就用了,恭喜这位书友,为你呱唧呱唧
    这章4000字,晚点还有一章,我好勤奋啊

章节目录

老祖宗在天有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台式电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台式电脑并收藏老祖宗在天有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