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1V1) 作者:没有角

    已经数不清他们是第几次打开顶层这扇厚重的房门。

    邢梦将鬓角散落的头发挽至耳后,“你先,还是我先?”

    “我。”他随手将伞丢进伞桶中,转身走进浴室。

    男人擦着头发出来时只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他瞳孔放大了一瞬,“邢梦。”他沉声唤道。

    无人回应。

    他望向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和浸饱了水的空旷露台,继而收回目光,坐到床边拨打酒店内线,听到对方语带歉意地说,并未留意刚才和他一起上来的女士是否出过门。

    他扣了两次才挂上电话,从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点了点,最终却也只是锁了屏幕,手背抵着眼睛躺倒在床上。

    房间里该死的静,窗外隐约传来的沙沙雨声却又扰得人心绪不宁。

    哐当。

    邢梦正倚着围栏,贴墙站在房檐下抽烟,不小心碰倒了脚边的垃圾桶。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传来推拉门的声音。

    她闻声转身,看到男人铁青着的一张脸。

    “……嗨。”见他面色不善,邢梦扬起手尴尬地笑了笑,又很快收敛了目光。

    男人看到她夹在指尖的细烟,脚步几不可查地顿了下,等走到邢梦身边时又恢复了惯常的面无表情,“我洗好了。”

    灰蒙的天空看不出放晴的迹象,雨势倒比他们来时小了不少。

    砖红色的房檐很窄,纵使邢梦努力将自己缩在下面,仍有不安分的雨丝飘落在她的睫毛上,她像是受不住这重量一般低垂着眼,在冰冷的栏杆上拧灭了烟,才重新缓缓抬起头来。

    看到他大半身子都被笼罩在雨里,偏长的发湿漉漉的。不知是他洗完澡后没有擦干,还是被雨水再次打湿的,此时正顺从地贴在他的额头上,半掩着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

    两人对视片刻,他薄唇轻启时,邢梦稍稍偏头错开目光,鬓边参差不齐的碎发随着动作散落在她略显苍白的笑容上。

    “回去吧。”她声音低得仿佛自言自语,又像是根本并没有在等谁回应一般,话音刚落,便抬脚擦过他进了房间。

    脚步声渐渐远去,身后米白色的窗纱被掀起又放下,而男人像是对这些浑然不觉般站在原地,攥着拳,抵在她靠过的栏杆上。

    她从浴室出来时发现玻璃门仍是敞着的,还没走两步,便见男人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白色浴袍随手扔在沙发上,赤裸着来到她的面前,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瘦弱的肩头,双手一分,刚穿上的浴衣就被他脱下。

    他们轻车熟路地倒在床上。

    起风了。窗纱和床单一并漾起了褶。

    房间里没有开灯,在这倦懒的昏暗中,眼前人的面容似乎都有些模糊了。

    男人直奔主题,邢梦早已习惯他的沉默和无甚长进的技术。仿佛他除了傲人的尺寸和持久的体力之外,再没有别的可以称道的地方。

    像一台古板又没趣的打桩机,一下,一下地,凿进她的最深处。

    邢梦却敏锐地从他不疾不徐的动作中觉出一丝焦躁来——

    他黑沉沉的眸子从未眨动得如此频繁,掐着她腰的手掌难得这般用力。

    在他比平日更加粗重的喘息声中,邢梦目光涣散地看着天花板。

    他们……保持这种关系已经多久了?

    还没等她算出个结果,像是为了惩罚她的不专心,他骤然加大了下身顶撞的力度,棱角分明的下颚同时闯入她的视线,划开邢梦眼前那一片空茫的纯白。

    下一秒,他便稍显粗鲁地吻了上来。

    邢梦微微一怔,手指不自觉抓紧了床单。

    自他们变成这种关系后,接吻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哪怕两人都默契地不去定义现在这种畸形的状态,邢梦也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他们这是在谈恋爱。

    故而她从不索吻,但他若是主动,邢梦倒也不躲,只是他极少如此。

    回忆重逢后的寥寥几次,最激烈也不过他抵着她的嘴唇辗转,发泄一般地啃咬她的唇瓣。

    今天却是他第一次将舌头伸进来。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到四处煽风点火,舌头钻进她的口里兴风作浪。

    津液交换间,邢梦也大概悟了,从前他为什么不愿和自己接吻。

    一个人的味道是骗不了人的。

    那种坦诚,比他无论用多少次青草沐浴露也遮盖不住的古龙水味更直白。

    像是他被子里的味道,让刑梦想起那间老旧的房间,想起潮湿的海风……几乎令她产生落泪的冲动。

    唇舌纠缠时,他半干的发扫过,搔得邢梦面痒。她抬手欲将男人那碍事的额发撩起,却被他躬身躲了过去,又顺势将脸埋进她的乳间,兼以双手拢着,在那荡漾着的白软上肆意吮咬啃啮。

    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

    他抬起上身,双手死死按住她的腕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男人可怕的占有欲,在他最不设防的时候展露无疑。

    他眼睛越来越红,却连一声闷哼都吝啬,直到体内的东西代替它的主人叫嚣着喷薄而出。

    他本该直接去洗澡的——他一贯如此,可今天他却伏在她的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吮她颈上的薄汗。

    邢梦等了又等,终于在他难得的温情中耐不住问:“不去洗吗?”

    男人闻言久久没了动静。

    就在邢梦开始思索掀开他下床的可能性时,他终于开了口:“我们……还有下次吗?”

    邢梦不答。

    她侧头看向窗外烟灰色的的天空,回想起一年前那个同样晦暗的雨天。

章节目录

绅士(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角并收藏绅士(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