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1V1) 作者:没有角

    邢梦没说可以,也没说不行。

    只是排开了所有月初周末的诊约,改在周六下楼吃早饭罢了。

    在诊室里,他们是医生和病人,所做最亲密的事,也不过是接吻。

    回到Y镇,从三月那个湿吻开始,有些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陆纪安简直像个食髓知味的愣头青,一进门就把她按在门上,吻得邢梦身子都酥了,半坐在他的大腿上。

    他抚上邢梦的腰侧,揉捏数下后又从衣服下摆滑了进去,火热的手掌贴着她微凉的身体摩挲着,嘴唇掠过她的脸颊,又沿着颈侧舔吻,叼住一小块皮肤轻咬。

    又或是在两人做饭的时候,把她抱上流理台,让邢梦环住他的脖子,双腿也夹着他的腰,欺负得她不得不娇声求饶才放她下来。

    他们在这间小屋做了许多比接吻更加放肆的事。

    可每次亲热时,陆纪安除了呼吸明显粗重了些,鲜少失态。

    就好像他在上自然课一般,抱着科学严谨求知若渴的态度挑逗着邢梦,探索人体的奥秘,学习男女间的情事。

    反观邢梦,每次接吻后都要出一层薄汗,手脚也得缓上一会儿才能续上力气。

    她自觉招架不住,想给这个勤奋生找点事做。

    一次晚饭后,眼看陆纪安又要压过来,邢梦抓过旁边的抱枕横在两人中间,借口明天想去看日出,今天要早点睡,火速遁进卧室。

    没过多久,她听到敲门声,应声后便见陆纪安抱着被子进来。

    “做什么?”邢梦如临大敌般不自觉捏紧了被角。

    他把枕被铺好,躺在她旁边,才回答说,“明天怕你起不来。”

    “我可以自己定闹钟。”

    陆纪安想了想,找出床头柜抽屉里的遥控器,哔地一声按亮了空调,“客厅太热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客厅有空调。”

    “嗯,只开一个比较省电。”

    “我不热,你自己开就好。”

    “客厅的功率大,费电。”

    ……

    知道他无论如何都赶不走了,邢梦作势起身,“那我出去。”

    陆纪安终于原形毕露,耍赖般将她按在床上,“好像又有点冷了。两个人刚刚好。”

    邢梦终于憋不住笑了。

    陆纪安成功留宿卧室。

    凌晨四点,他费了不少功夫才叫醒邢梦。

    她闭着眼睛坐起身来,又困得想躺回去,却靠上温热的胸膛。

    “你知道闹钟响了多久吗?”男人晨起的声音刮擦着邢梦的耳膜。

    她彻底清醒,屁滚尿流地溜下床去。

    匆匆洗漱后,邢梦裹着棉衣,哈欠连天地跟着陆纪安下了楼。

    立春后气温渐暖,可凌晨的风还是凉。

    静谧的小巷黑黢黢的,只有街角昏黄的路灯还在勉力工作着。

    陆纪安打开机车前灯,带着邢梦驶入主街。

    一上大路就亮多了,邢梦从陆纪安身侧探出脑袋,就着偶尔往来的车灯,观察后视镜里男人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小半张脸。

    她看得出了神,后来被吹得冷了,便只顾埋头躲在陆纪安背后躲风打瞌睡。

    两人去的是号称有着最佳观日点的公园,春天并非旅游旺季,售票厅里生意惨淡,只有零星几个人和他们一道进入。

    一行人沉默着,半是困倦半是忙着赶路,谁都顾不上说话。

    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草丛里的虫鸣,和偶尔不知从哪片林子里传来的鸟叫声。

    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在天亮前来到观日亭下,众人三两散开各自坐下聊天。

    可等了又等,深色的海面渐渐清晰,海平面却始终雾蒙蒙的。

    周围人渐渐焦躁起来,接二连三嚷嚷说太阳早都出来了,看不到了,又怨声载道地离开。

    最后只剩邢梦还不死心坐在原处,陆纪安则静静陪在她身边。

    直到天彻底亮了,邢梦才认命地往回走,她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沮丧地跟在陆纪安身后。

    他们途径一个小广场,喷泉边落了不少咕咕叫的鸽子。

    陆纪安见她张望数次,“去吗?”

    邢梦点点头。

    两人买了鸽食刚走近,鸽群扑啦啦飞了起来,邢梦抓了一把玉米粒撒在地上,不久后,那些落在房檐上的鸽子又接二连三地落了下来。

    这种暴发户式的喂法,两包很快就喂完了。

    “还要吗?”

    “不了,”她摇摇头,“好困,回去补觉吧。”

    喂完鸽子邢梦恢复了些精神,“起这么早也没看到,好可惜。”

    本是陈述事实,可配上她无精打采的语调,听起来倒多了些撒娇的意味。

    “下次再来吧。”

章节目录

绅士(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角并收藏绅士(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