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纪乐把腿放下,关掉用来摆拍的视频——他其实对篮球没什么兴趣,不过是以前总见陆纪安看。
    他随手点开一篇论文,目光间或扫向手机,怀疑自己那个工作狂哥哥就算没被公司的事情累垮,也得被他气个半死。
    毕竟都已经这个点儿了,陆纪安铁定醒了,早该看到他的消息。
    精心导演的恶作剧没得到预想中的回应,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失落感,让陆纪乐手中的咖啡瞬间不香了。他没滋没味儿地咂咂嘴,放下杯子,站起身抻个懒腰,去到隔壁茶水间摸了包芒果干,回来刚带上门,还没走几步,就听身后传来开门声。
    “怎么不敲……”
    陆纪乐转身时紧皱的眉头,在看到来人后瞬间舒展开来。再仔细一瞧,却发现对方并未如他想象中那般萎靡,眼底更不见加班过度的黑眼圈,反倒神采飞扬,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骚劲儿。
    陆纪乐惊疑道:“你忙完了?”
    “忙完了。”
    陆纪安把塑料袋一股脑塞进弟弟手里,又抽走他手上的芒果干,毫不见外地坐到陆纪乐的老板椅上,捏了一片放嘴里慢慢嚼,“刚在微信上不是还叫我哥哥?”
    这个弟弟也就在犯坏的时候语言上才乖巧些,平日里跟自己说话时,从来都是“你”来“你”去。
    陆纪乐权当没听见,盯着陆纪安看了会儿,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凑到他身边,胆大包天地撸了把哥哥的寸头:“怎么剪头发了?”
    “嗯。”陆纪安把他的手挥开,又在陆纪乐身上轻轻捣了下以示警告,才说:“你不用剪,以后不换了。”
    陆纪乐了然,刚想说什么,却发觉自己手上黏糊糊的,在陆纪安昂贵平整的衬衫上来回抹了抹:“什么东西?”
    “发泥。”陆纪安回答。
    “你这发型还用得上那玩意?”陆纪乐把他头顶上的短发捏成一撮,“哈哈,葱头。”又识相地往后站了站,生怕陆纪安又揍他。
    却见对方当没听见一样,仍在自说自话:“邢梦的。”
    “什么?”陆纪乐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发泥,“哦。”
    陆纪安没再接话,却暗中打量起陆纪乐,见对方再没什么反应,先是抬腿勾了把椅子坐到他旁边,又研究起那几个还带着余温的肉包子,不确定地说:“今天这么好,专程带早饭来看我?”特别还是在他发了那么欠扁的消息后。嗳閲讀本sんμ就到んāìㄒΑйɡSんμщμ(嗨棠sんμ剭),CοM
    陆纪安只矜持地吃着芒果干,但笑不语。
    陆纪乐迟疑着捏了个包子出来,咬了一口,评价道:“味道还不错。”紧接着又咬了一口。
    陆纪安见他吃一个接一个地吃,甚至还抽空喝了口咖啡,实在没忍住,主动开口道:“不想知道我在哪儿买的?”
    陆纪乐直觉这话似乎藏着陷阱,却一时也想不出能有什么问题,看在自己吃饱喝足的份儿上,索性成全了哥哥:“在哪儿?”
    “邢、梦、家、楼、下。”
    陆纪乐一口咖啡呛在嗓子眼儿,猛咳几声后缓了缓神:“哦,呵呵……”
    原来在这儿等着。
    如果说陆纪安刚才提到发泥时,陆纪乐还没当回事,现在他算是明白,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大忙人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了。
    秀、恩、爱。
    陆纪安这周一回的陆氏,陆纪乐前脚收到他的消息,后脚就从公司溜之大吉,俩人连面都没碰上。不过陆纪乐知道,既然他肯出现,就代表邢梦找到陆纪安了,而且已经把人哄得七七八八。所以刚才陆纪安提到她,甚至说以后不再交换身份,陆纪乐都不意外,也没有往深处想。
    原本陆纪乐自觉对此并没什么特殊情绪,可如今看到哥哥春风得意的样子,还是不免咬牙切齿——就不该给邢梦说那么多,让陆纪安自己一个人憋着偷偷难受去,看他还怎么嘚瑟。
    --

章节目录

绅士(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角并收藏绅士(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