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湿着身子赶乘末班地铁回家,陆纪安虽再次成功留宿,却什么都不能做,在邢梦的监督下喝了板蓝根,洗了热水澡,之后乖乖上床关灯睡觉。
    第二天清晨,邢梦睡梦中听到衣柜门开合的声音,她迷迷糊糊醒来,发现男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镜子前,往身上套衬衫。
    “唔……”
    陆纪安回身,柔声道:“吵醒你了。”他走到床边,俯身给了邢梦一个带着薄荷味的轻吻,又抚了抚她散落在枕头上的发,“公司有点事,我去一趟,早餐已经买好了。”
    “……好。”邢梦抱住陆纪安的小臂,贴在颊边蹭了蹭。
    陆纪安十分享受邢梦晨起时无意识的撒娇,看上去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只可惜他要去公司加班。
    “梦梦,”他问,“昨天回来〖你把包收哪了?”
    “……嗯?”
    “要戴你送我的袖扣。”
    “哦……好像挂在门后了吧。”
    邢梦松开陆纪安的手,翻个身闭上眼,佯作继续睡觉的样子。
    她感觉到陆纪安又在她脸上亲了亲,随后听到他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卧室。邢梦睁开眼,竖着耳朵捕捉外面的动静。
    却一直没有等到预期中的反应。
    不会还是没看见吧?
    她实在沉不住气,穿上拖鞋下了床,刚走到卧室门口,便看见陆纪安正站在衣帽架前发呆。
    “咳。”邢梦清了清嗓子。
    只见陆纪安大梦初醒般,有些迟缓地转过身,来到她身边,紧紧盯着邢梦眼睛,举起手中的钥匙,“……这是?”
    “哦,”邢梦摸摸鼻子,目光闪烁,“我家钥匙。”
    “怎么会在盒子里?”
    陆纪安方才取袖扣时,把里面的绒垫也一并拿了起来,却在下面发现了这枚钥匙。他心中有个模糊的猜测,但还是不敢随便确定。
    啊啊啊啊真是的。
    邢梦有些抓狂地想。之前说要同居的是他,眼下她送了钥匙,陆纪安反倒磨磨唧唧的。搞得自己在男人追问下莫名不好意思起来,她羞恼地伸出手去抓,“可能不小心放进去的吧,还给我!”
    一听邢梦说不给他了,陆纪安立马耍起赖来,他伸长手臂把钥匙举得高高的。邢梦尝试着跳了两下,非但没够到,反而因为没保持住平衡,一头栽进陆纪安怀里。刚要直起身,就被对方双手环住腰。┇請支持首發站的工作 到首發站閲讀本書нAìㄒàΝGSんひωц(海棠書屋)·て0M┆
    “梦梦。”他抱得很紧,用力到邢梦错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捏碎。
    “干嘛。”她象征性地挣扎几下,无果,便由着他了。
    “我好高兴。”
    邢梦听到陆纪安在她耳边喃喃,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颤抖。她张了张口,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抬手搭上男人的后背,闭上眼。
    许久,陆纪安终于松开手,他掏出钥匙圈,把手中的钥匙珍而重之地挂了上去,又摘下其中一个,递给她。
    “早就想给你了,担心你不肯收。”
    邢梦看了看他的钥匙圈,“只有这一把?给我了你怎么办?”
    “我家用的指纹锁,”陆纪安说,“这是应急的,想送给你作为交换。”
    “哦,陆老板这是在嫌弃我的小破门吗?”
    “怎么会。”陆纪安牵起邢梦的手,“明天跟我回家,去录指纹,好不好?”
    她不置可否,随即听到面前这位万年社畜头一次发出感慨,“想留在家里陪你,不想上班。”
    邢梦残忍地把消极怠工的陆纪安赶了出去,关上门,回想他临走前心满意足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原本打算在摩天轮上把钥匙送出去,眼下又觉得,这事儿就这么发生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也不错。
    谁叫陆纪安是个呆子呢。
    邢梦在心里默默嫌弃了男人一秒,打了个哈欠回卧室里补眠去了。
    --

章节目录

绅士(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角并收藏绅士(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