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后,无论邢梦怎么说,陆纪安都不同意她去再停车场。甚至还担心邢梦不听话自己偷偷溜下去,特意把所有车钥匙都交给何伯保管。
    直到半个月后,陆纪安才要来SUV的钥匙,再次带着邢梦下楼。
    陆纪安刚要牵住她的手,却眼睁睁看着邢梦径自走到车门边,转过身来冲他挑眉,“陆老板,开门吧。”
    “……你?”
    “咳。”看到男人紧皱的眉头,邢梦瞬间秒怂,走到他身边无辜地眨眨眼,“……我就是趁你加班的时候,自己下来试了几次。”
    “……”
    陆纪安既惊讶邢梦擅自行动,可想到她一个人做这件事的场景,又万分心疼。到底还是拿邢梦没办法,只得无奈道:“以后我都会陪你,不要再自己来了。”
    “Yessir!”邢梦自知理亏,冲陆纪安敬了个礼,又踮脚在他脸上碰了下。
    陆纪安好气又好笑地捏捏邢梦嘟起的嘴唇,打开后排车门,还没等她动作,自己倒先跨了上去。他一条腿搭在车门外,侧着身子,冲邢梦张开双臂,“来。”
    尽管邢梦如今对于车子本身并不像之前那么抗拒,但这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
    好在车门打开后,她并没有闻到想象中的皮革味道,而是浅淡的柠檬草香气,让邢梦不至于望而却步。她深呼吸,一手攥紧矿泉水瓶,另一只手则抓住陆纪安的胳膊,迈上踏板,尝试先将一只脚迈进去。
    可当她刚踩在车内的软垫上时,心脏却好似也跟着猛地坠了下。邢梦双腿一软,眼看就要向后栽去,陆纪安连忙探出身体,把她牢牢抱进自己怀里。
    邢梦手脚冰凉,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浅灰色的家居服上泅出一团团深色的印记。
    “没事的……没事了。”陆纪安心有余悸。
    正如他上次所说,脱敏并不容易,更需要时间。
    但好在邢梦足够坚定,而陆纪安也相当有耐心。
    他们从盛夏,一直训练到寒冬。后續傽櫛鱂洅嗨棠書屋:HΑí╉τаиɡ╉sんυ╉ωυ.c╉ō╉Μ(呿鋽╉號即⒋棢阯)襡家連載シ
    等邢梦终于可以自如地坐在副驾驶吃零食后,陆纪安带她回去Y镇。
    前段时间他们也开车出去过不少次,但都只是在附近转转,故而陆纪安仍有些不放心,趁红灯时,侧头观察邢梦的状况。
    她头发已经长了,足以搭在肩膀上,现在却被吹得有些乱了,露出那白得几乎透明的耳朵。风透过窗缝呼呼往车里灌,邢梦却像感受不到凉似的,只望着外面不言不语。
    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以这样的视角,走这段路了。
    上车之前,邢梦甚至认真考虑过,当他们路过那场车祸的出事地点时,自己会不会又产生应激反应。她一直死死盯着窗外,直到导航提示即将抵达目的地,那一刻,邢梦才不得不承认,她已然想不起曾经那场噩梦的模样了。道路两旁的景物建筑,经历了近二十年的更迭,早就变得面目全非。
    或许邢梦也早该忘了,只是身体还固执地帮她记得。
    而如今,她要去面对心里最后一道障碍。
    --

章节目录

绅士(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没有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角并收藏绅士(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