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一页,李牧仔细看了片刻,说道:“撕掉的那一页日记,记载着什么,为什么会被撕掉?”
    “日记,就是记载平常事情,不会记载一些大事情。”花无影说道:“从时间上看,就是最近十天!”
    “最近十天……我去玄镜司去调查一下!稍等片刻!”
    说着,花无影消失而去。
    “玄镜司,可怕至极!”
    李牧默默道。
    玄镜司,可怕之处,不在于有多少高手,有多少资产,而是有数量庞大的线人,这些线人渗透在生活各方各面,很多都是平民百姓。
    不起眼至极,却因为不起眼,反而搜集了大量情报。
    大约是半个小时后,花无影出现,说道:“最近十天,钱通判主要是巡查附近粮仓!”
    “钱通判,就是在粮仓附近转悠一圈,可回来后,就是被刺杀了!”李牧皱眉道,“看来粮仓有问题!走咱们去检查一下,希望不要出问题!”
    二百侍卫相随,李牧出发而去。
    “夫君,你怀疑粮仓有问题!”李牧说道。
    “自然有问题!”
    李牧说道:“铁打的套路,流水的贪墨。很多贪墨方式,都是一个样子,模式都是一样,一抓一个准,不需要所谓智商,闭着眼睛,用脚后跟思考,我都能想到他们的套路是什么?”
    “粮仓空了!”
    花无影说道:“难道有人倒卖粮仓粮食!”
    “自然如此!”李牧说道。
    花无影道:“他们胆子太大了!”
    李牧说道:“贪婪,是最真实的贫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永远不要去考验一个人有多贪,人性禁受不住考验!”
    花无影说道:“难道,没有不贪的人吗?”
    李牧说道:“有!比如我!小丈夫不可一日无财,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财重要,可权更重要。很多人舍得亿万家产,就是为权。那些上位者,顶级官员很少贪污,因为不需要,他们找到更高的人生追求!”
    “小官贪财,中官贪权,大官贪名!有人追求千秋伟业,所谓钱财,权力,还有美色等等,早就不放在心上。至于那些小官,他们知道自己一辈子就这样,升迁不大,于是要捞一把,不捞一把,如何对得起自己!”
    “当官是为什么,还不是为升官发财……区别也是有人有底线,有人没有底线!”
    花无影道:“夫君,你来到幽州时,就知道,或是觉得,粮仓有问题!”
    “是!”李牧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主要烧在邢狱上,洗刷冤案,赢得好名声;第二把火,烧在粮仓上,让官员们害怕起来,尽职尽责;第三把火,打击街头巷尾,各种流氓,还有帮派,打击菜霸,路霸,各种收保护费,打击黑涩会,提升社会治安!”
    “结果,第二把火提前烧起来。此刻,粮仓必然出现亏空,钱通判为何上下行走,就是为补窟窿。可现在钱通判却是死了……因为补窟窿而死。看来粮仓亏空问题有些大,大到了遮挡不住!”
    “如果粮仓,只是亏空一层,问题不大;如果亏空两层,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亏空三层,问题有些大;如果亏空五层,那就是大灾难;如果亏空七层,就是毁灭性灾难!”
    “钱通判死了,看来亏空数目不小,可能……亏空五层之多!”
    李牧说道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北方,尤其是幽州地区,从来不是产粮区,一年一熟,若是再加上一些天灾,可能问题更大一些。很多粮食,都是从南方运输过来,属于军粮。有节操的只是擦边球,用旧粮食换掉新粮食,粮食里面掺一些沙子等,这叫合理贪墨!就怕很多人没有节操,会做更加过分!”
    “贪墨,还分合理贪墨之说!”花无影气得笑了。
    “你是空降而来,没有在底层干过,粮仓亏空一直存在!”李牧说道:“我在鄞县当县令时,粮仓就出现亏空,少了一层粮食,最后也只能沉默。毕竟问题不大,没有必要砸大家饭碗!”
    “这些,一直是底层潜规则,大家都不说,可大家都是知道。即便是上面来检查,也是选择默认!”
    花无影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牧说道:“可到了宁波,出现粮仓两层亏空,于是我出手,剁掉他们的爪子!何为善,何为恶?善我者为善,恶我者为恶,在我眼中是没有善恶,只有利益……若说还有什么,那就是做人底线!!”
    很多时刻,学校教育是失败的,它只是教会学生,培养优秀品德,培养坚定意志,却没有教育好孩子们,如何适应污浊社会,适应复杂社会,适应满是淤泥社会。
    学校教育失败,导致一些人才失败,还有误入歧途。
    到社会中混了几年后,李牧才明白,要适应社会,要学会向社会妥协……因为不妥协,生存不下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社会上,没有谁惯你。
    妥协可以,老板可以骂,可以侮辱人格,可以奴隶合同,都是忍忍就过去,可一些底线却是不能破。
    若是破了底线,我就不再是我!
    “你不容易呀!”花无影说道。
    “你是贵族,有背景,即便是做错事情,也有人兜底。可我是平民出生,不能犯下错误,也不敢犯下错误。遇到很多问题,也不得不妥协!”李牧说道。
    …………
    夕阳下,李牧一行人风尘仆仆感到附近粮仓。
    没有知会任何一人,到了粮仓附近。
    “开门!”
    “大人!”
    “要检验粮食!”李牧说道。
    立刻小吏上前说道:“大人远道而来,不如到院中,接风洗尘!”
    “检查!”
    李牧一声喝道,立刻侍卫上前,就要检查。
    只是看如此多粮仓,却是有头大之感。
    “夫君,都得查过去?”
    花无影皱道,这里有十万个粮食垛子,一个一个检查,要检查到什么时候。
    “都查过去。”李牧说道,“一个一个检查,做事情,最怕没有耐心,最怕敷衍事!”
    看到人不够,花无影又是招呼侍卫,很快又是来一千多侍卫,开始检查起来。
    ps:第三更到!

章节目录

从九龙夺嫡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迦太基的失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迦太基的失落并收藏从九龙夺嫡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