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大老板。
    阎廷恩?
    望着对面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宁烨张口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至尊商会的阎会长,与东海市地下拳场的阎大老板,实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又会发现,这位阎会长更年期,一对双目也没有那么浑浊暗淡。
    “宁先生,你所谓的阎大老板,还活着?”阎会长开口问。
    “死了,尸体都找不到。”宁烨道。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天生相貌类似,并不奇怪。”阎会长望着地面上吐血的屠大屠二两人,“冒犯宁先生,你们该当何罪。”
    娘的。
    光天化日之下,搁我这唱双簧呢?难道我的眼睛那么瞎?
    宁烨没有说话,径直走入店内,坐在收银台前的邱明叔,此时恢复一些动静,不过整个人还是处在一种极度浑噩的懵逼状态,更诡异的是,邱明叔的眼睛,逐渐在变绿,四肢也在抖动颤栗,一看就是中毒的迹象。
    “如果邱叔有事,你们两个要陪葬!”宁烨声音很冷,一对寒眸有恐怖的锐利光线迸发,隔着十几米,店外的屠二屠二还是忍不住一阵抽搐,只觉得脊背阵阵冒寒气。
    阎会长开口,“混账玩意,还不给人解毒!”
    宁烨,“不必了!”
    咳咳咳……
    几声咳嗽,外边的人望进来,邱叔已经能站起身,眼睛里的绿光在消散,宁烨依旧冷森森开口,“不入流的小伎俩,下次别再让我看到,清楚了吗?”
    呃!
    毒解了?
    不止屠大屠二蒙圈,连一身青色服饰的青女也是一脸懵逼,她心里冒出一堆问号,忍不住自言自语,“姓宁的,你,真的拥有中医的本事?”
    “相处”了半天时间,在青女眼中,宁烨就是一个不正经的混蛋,在她看来,宁烨也就会些武功,除此之外,应该没什么能耐了,就连宁烨说他是拥有回天医术的中医身份,青女也嗤之以鼻,认为宁烨是在胡诌,是在满口跑火车,是在显摆罢了。
    刚才邱明的中毒症状,青女看得一清二楚,她自问,自己解不了毒。
    即便可以,也需要一两天时间,需要很多中药辅助。
    宁烨呢!
    就见他往邱明额头“点”了一下,人就恢复正常了,怎能不震惊?
    宁烨看出了青女的情绪,恢复放荡不羁的形象,“喂,青女,别那么崇拜哥啊,哥只是个传说,万一爱上我,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青女嫌弃,“不要脸。”
    随后,宁烨邀请阎会长上楼,其他人则在楼下,“青女,不要想着跑路,也别以为我带你出来,你就能安然无恙,我依旧在你身上下了一种毒,通过劲气贯穿的毒,天底下只有我能解,如果其他人出手,那小股一小股劲气崩裂,所有毒素会在你体内四处乱窜,回天乏术。”
    青女先是一愣,然后神色慌乱,明显是感应到自己体内的情况。
    宁烨又道,“你也是个学中医的,别胡乱逼毒,死了我可不负责。”
    青女,“你现在我身上,想获得什么?”
    宁烨幽幽道,“你是筹码。”
    确实,这一次“四巨头会面”,要交涉的有老古董庞青,移植在青女体内特殊的“毒”,就成为宁烨为数不多的筹码,不用猜测,就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青女一定会想尽办法解毒,如果倾尽整个“中原第一家”的资源,还是无法解毒,足以证明宁烨的手段。
    拥有外人无法破解的毒,谁能不忌惮?
    阎会长开始参观药店二楼,停在厨房位置,“宁先生,你的炼丹大业,就是在这完成的?”
    宁烨,“别看是小厨房,他的贡献值,可比东海市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企业赚钱。”
    阎会长眉头紧锁,不断环视里边的器具,“炼丹,需要鼎、炉,你将东西都收起来了?”阎会长的目光,定格在一口黑乎乎的大锅前,满是锈迹斑驳的铁锅,没有完全清晰干净,内外表层都遗留有一些浅浅的药渣。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在阎会长脑海中升起。
    宁烨乐呵呵过去,“这口铁锅就是炼丹的主器。”
    呃!
    阎会长摇摇头,“难怪啊!我听说从你这出产的百草丹,每个人吃了之后,都会有极为凄惨的副作用,轻则拉稀几日,重则肚痛腹泻半月,看起来,都是你这口没洗干净的铁锅造成。”
    宁烨汗颜,“我这铁锅,平日间用之前,会清洗三遍以上,比我们的脸都干净。”
    阎会长一副鬼才信的表情,坐回大厅沙发,“他们,也该到了!”
    话一出,外边响起脚步声,宁烨没有下去迎接,一直侧耳聆听外边声音,“怎么有个女人?”
    阎会长风轻云淡道,“五岳门的门主,就是一个女人!”
    啊?
    不是吧?
    门主居然是个女人?
    五岳门不是专门练硬气功的吗?不应该都是些膀大腰粗的壮汉?怎么会是一个女人领导?
    宁烨可听说,女人要是练一些特殊的气功,将来会大变样,长胡子,喉咙生结,胸口扁平而且长毛……会逐渐往男人的特征演变。
    宁烨道,“一位硬妹子吧!”
    阎会长,“这位姬门主,她可是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宁烨,“老门主退了?”
    阎会长点头,开口解释说半年前,老门主因恶疾不得不隐退,五岳门便由他女儿继承,这位后上位的姬门主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天赋奇高,男人能练的硬气武功她都能练,女人能练的也都能练,而且每一门武功,只要她肯学,掌握精髓就是一两天的事。
    宁烨,“她究竟有多强大?”
    阎会长,“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两种状态,一种能激发三倍力量,一种能激发五倍战斗力,姬门主的实力,近乎能达到五倍水准吧!”
    宁烨,“近乎?”
    阎会长,“应该还差一点点,毕竟五倍状态,不是单凭天赋就能达到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必须占据,缺一不可,自古以来,又有多少人能五气朝元?”
    “宁先生,我没看错的话,你也是在近乎五倍的水准。”
    “不用忌惮,其实站在最顶尖的人,都差不多一个层次。”
    ……
    两人说着,楼梯口上来人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段曼妙的年轻女子,清爽的头发,清秀的脸庞,清澈的眼眸,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绘成一幅清美的画卷。
    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美女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
    那眼神优雅、娴静,双眼回盼流波,像是俏丽的江南女子;但又挂着一丝倔犟的波纹,又带着北国女儿的神韵。
    “阎会长,宁先生,这般高调对他人议论,不好吧?”姬门主不悦说话,声音空谷,婉转动听,让人有种如浴春风的舒适感。
    阎会长洒脱道,“总比一些在背后议论诽谤的小人好。”
    宁烨,“姬门主,你今年,有三十八岁了吧?”
    年轻的面貌。
    并不一定会是年轻的年龄,毕竟人脸面容这些,可以通过很多东西改变。
    化妆,整容,变形……
    姬门主看起来如二十出头的少女,可是,她的眼神却异常深邃。
    仿佛可洞穿他人想法,这是起码三十五岁以上的高手,方可拥有的气质。
    说话时,宁烨的目光一直在她脸上望着,似乎想要从一张脸上,看出更多的东西。
    姬门主更是不悦,“宁先生,闻名不如见面,你还真是人渣,败类的代名词,你给我记住了,今年,我刚过完二十三岁生日。”
    二十三岁?
    这话。
    谁信呢?
    话说姬门主你太不厚道了,说起谎话来,脸皮比我还厚,不带一丝脸红气喘的。
    宁烨,“同道中人啊!”
    咳咳!
    被无视的老古董庞青,两声咳嗽,闷雷一般在厅内炸开,让人脑袋嗡嗡嗡作响,阎会长开口,“庞老,这边坐。”老古董庞青过去时,宁烨有些疑惑,按理说,如今风雨缥缈的至尊商会,不应该是攀附老古董吗?怎么看他们的架势,依旧是平起平坐的啊?
    “阎会长,你究竟是不是阎大老板?”宁烨心里疑惑更大。
    一时间。
    他很想离开打个电话,让吴胖子走一趟堕日岭,看看阎大老板的“尸体”,还有没有泡在那口池子内。
    四人坐下。
    老古董庞青开口,“年轻人,听说你想独占整个东海市的资源?”
    宁烨,“正有此计。”
    庞青看着面相慈善,但是老眼内,总是不时闪烁令人胆寒的厉光,“老话说,一口吃不成个大胖子,年轻人,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吧?”
    宁烨,“你觉得我没整个资格?”
    庞青反问,“你有吗?”

章节目录

神医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雁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风并收藏神医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