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上面风云变幻,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可能上一刻还意气风发,下一刻就已经啷当入狱了;又可能上一刻还备受冷落,下一刻就如日中天了。
    王安的经历,非常好的诠释了这一现象。
    之前王安可谓是备受冷落,结果谁都没想到他现在却是又受到了陛下真正的重用。虽然在地位上从排名第一变成了排名第二,可是权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之前王安虽然是排名第一的太监,可是他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权力,这一点是谁都知道的,真正的权力其实在陈洪的手里面。
    这一次王安虽然落到了陈洪的后面,可是却真真正正的拿到了权力。这个即将成立的内务府可以说是前途远大。
    除此之外,陈洪也终于被扶正了,彻彻底底的向前走了一步,成为了太监之中的第一人。
    最为郁闷的反而就是魏忠贤了,他什么都没做,莫名其妙的就从第二变成了第三。
    在这个重磅消息传出去之后,无论是宫里面的人还是朝堂上的官员,所有人都在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影响。
    要知道这虽然看起来是太监的排名,可是实际上却并不是那么回事,这影响实在太深远了。
    关于朝廷成立内务府的事情,其实也已经提上了日程了,内阁那边据说已经在拟定内务府大大小小人员的名单了。
    三个内务府的大臣基本确定下来了,宫里面派出的就是王安,另外一个则是皇后的父亲太康伯张国纪。
    最后一个人还没有确定下来,据说这个人是要过去做监察的,类似于都察院的职责。内阁正在选合适的人选。
    一时间,有资格入选的官员全部都兴奋了起来。
    虽然外面的人都在谣传内务府这样那样的坏话,但事实上务实的人都知道这个内务府的地位必然是不一般的。
    内务府看起来是皇上家的大管家,可是这个位置没有什么人能够管得到,是直接对皇上负责的。
    在内务府大管事这样的位置上做官,非常容易就会得到陛下的看中,这就和在潜坻做官是一个道理,是非常容易被重用的。
    所以想要官途进一步的人都愿意走这一步路,虽然看起来有一些绕弯子,但其实却是捷径。
    其中扑腾的最欢的就是崔呈秀,他真的特别想去内务府,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在内阁那边恐怕没有什么机会,于是他找到了魏忠贤。
    魏忠贤也希望崔呈秀能够去内务府。
    要知道这个内务府可是王安的,如果魏忠贤能够派人过去,那么至少能给王安拖拖后腿,所以魏忠贤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崔呈秀既然愿意去内务府,魏忠贤自然是支持的,只不过他一时半会没有找到机会。不过魏忠贤觉得自己如果去找陛下说说情,说不定陛下就同意让崔呈秀进内务府了。
    与此同时,这件事情的影响还体现在了另外一个方面,那就是太康伯张国纪的地位大增。
    原本这位新进的国丈,大家对他的态度基本上就是敬而远之,也没有人愿意和他做什么事情。
    毕竟如果得罪了国丈的话就代表得罪了张皇后。现在局势还不明朗,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好。
    至于与张国纪亲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也拿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对他敬而远之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在这一次的事情出来了之后,张国纪的地位瞬间就得到了提升,谁都能看出来这个内务府里面蕴含的好处。
    这几天,张国纪的家里面可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尤其是大明勋贵和勋戚,对太康伯的态度来了180度的大转弯。
    对于张皇后家族这样的勋戚,老牌的勋贵是不愿意和他们搅和在一起的。老牌的这些勋贵可是军功起家的人,靠的也不是走关系。最关键的是如果没有好处的话,反而容易出问题,
    至于以前的勋戚,也不会轻易朝皇后娘家这边靠拢上来。这些勋戚家里面的人已经是过去式了,在这个时候低调,什么事情都不做是最好的。皇后的老爹太康伯实在是太显眼了,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人靠上去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大家对太康伯的态度和文官一样,都是敬而远之。
    可是这一次太康伯张国纪要进内务府当大管事的事情出来了之后,勋贵和勋戚们瞬间就意识到了一件事,这应该是自己家族子弟任职最好的地方了。
    如果让家族子弟去军中,边塞的话容易冒险,搞不好就战死了;如果去其他不起眼的地方,无非也就是混吃等死罢了,想要更进一步也不太可能。
    况且勋贵勋戚们也不可能把家中所有的子弟都安排到军中去,哪有那么多地方安排这些子弟啊?
    至于锦衣卫那里,其实更像是勋戚的地方,因为他们很多的子弟都是被恩荫为锦衣卫的,只不过大多数都是闲职领一份俸禄罢了,真正能够做到权力中枢的人少之又少。
    所以当这一次内务府的机会出现的时候,所有的勋贵勋戚都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从这个衙门设计上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为皇帝服务的衙门,天然的能够亲近皇帝。这样的衙门自然是他们这样的人首选的,只要能够让皇帝喜欢,其他的都不重要。
    何况内务府这个衙门并不像锦衣卫名声那么臭,而且更偏向文官一些。在这里面做事,名声不会太差,同时这里面好处也非常多,一看就知道是掌管钱粮的,即便不伸手去拿什么钱,这里面能够做手脚的地方多了去了,所以无数人都想进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太康伯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谁都想要走他的路子。
    太康伯府。
    张国纪有些烦躁的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无奈,看着身旁放着的一大堆拜帖,实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作为一个读书人,张国纪原本以为自己一直都是怀才不遇,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曾经,张国纪也幻想过如果自己能够考得上科举,那么必然能够做一个好官,而且能够做一个大官,甚至是往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就像于谦那样。
    只是张国纪一生仕途不顺,谁也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居然一步登天了。
    虽然靠的是自己的女儿,可张国纪还是很高兴。
    只不过这种高兴并没有持续几天,因为蜂拥而上踏破门槛的人们让张国纪有些不知所措。
    最早来的一批人是那些和张国纪素日里就交好的,再是一批读书人登门拜访,最后就是当地的一些文官来了。
    甚至有不少当朝的大官都给张国纪来了书信,有的人直接就拿着当朝大官的拜帖来上门。
    一句话总结下,他们都想进内务府。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朝廷上的勋贵和勋戚,这些人也是如此。
    面对这两拨人,张国纪觉得自己谁都不敢得罪。
    先说文官那边。自己本身就是读书人,何况那些官员都是在朝中握有实权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怎么敢得罪他们?
    勋贵和勋戚那边也一样,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承认,自己也算是他们其中的一员,终究是要融入到他们这边去的。
    如果这一次因为内务府的事情把他们给得罪狠了,那么以后怎么办?日子还过不过了?
    如果让这些没脸没皮的人找自己麻烦,那自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了。
    要知道朝廷中的勋贵和勋戚,在文官的眼里面就和街面上的泼妇无赖差不多,可以说是打不烂、踩不死,是拿他们毫无办法的存在。
    这些勋贵勋戚,张国纪也得罪不起。可是现在这两拨全都找到了自己的府上,这就有些无奈了。
    张国纪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前几天不是挺高兴的吗?现在怎么又这个样子了?”门口响起了一个女人调侃的声音。
    随后一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年纪看起来不小了,但是一样风韵犹存,脸上依稀有一些张皇后的影子。
    这个人正是张皇后的母亲——李氏。
    见到李氏走了进来,张国纪叹了一口气,指着身边的那一堆拜帖说道:“你看看这些东西吧!”
    李氏没去看张国纪,也没去看张国纪让她看的那些东西,而是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直接坐了下来。
    她说出来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张国纪的心里,“有什么可为难的?你进宫去问问不就好了?”
    “进宫去问问?”张国纪有些迟疑,疑惑的说道:“问谁?”
    “还能问谁,问皇后呗!”李氏没好气的说道:“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宫里面定下来的,有人说无论是你,还是那个王安,全部都是咱闺女一手安排的。且不论这件事情是真是假,至少进宫问问对咱们没什么坏处,比你在这里硬憋着自己想有用多了。”
    闻言,张国纪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顿然醒悟的说道:“那我现在就进宫去问问咱们的闺女。”
    看看张国纪的样子,李氏忍不住嘱咐道:“还是要注意一些规矩,咱们的闺女现在可是皇后,你可别给咱闺女丢了脸。”
    “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张国纪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紫禁城,乾清宫。
    朱由校看着急匆匆走进来的陈洪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回陛下,这是太康伯府递过来的题本。太康伯想念皇后娘娘了,想要进宫探望。”陈洪躬身说道,双手捧着一份题本。
    朱由校略微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看来这个国丈也不是一个蠢货,还知道进宫来问一问。

章节目录

回到明朝做昏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纣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纣胄并收藏回到明朝做昏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