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黄金军,令徐占山等人脸色大变。
    尤其那个彪形大汉,开口恭敬地叫武飞扬为尊主,这声称谓,颇为令人感到意外。
    他们以为,武飞扬当年流落他乡,本是落魄一生,没想到,再回来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一声尊主,无疑显现出武飞扬极高的身份。
    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所有人心头共同的疑惑,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们。
    仅仅回答他们的是,一行黄金军开始动手抄家的情景。
    徐家是名门旺族,在金陵有头有脸,别说是抄家,就是寻常的言语辱及,寻常都不可能发生。
    但现在,徐家被重重包围,即使徐家顾及颜面,也丝毫不敢动弹,就只能眼睁睁看到,一行行黄金色的身影,匆匆来去自如。
    抓人的,抓人。
    搬东西的,搬东西。
    想来在徐家都敢大动手脚,寻常的二三线小家族,又能如何呢?
    都只是挨人宰割的份。
    “武飞扬,你想干什么?
    这里可是金陵。”
    徐占山气得浑身颤抖。
    包括张一同等‘金陵四公子’在内的所有人,都怒目而视。
    但武飞扬根本就没有要理他们的意思。
    旁边剑南美眸微凝,走上前去,一把掐住徐占山的脖子,五根修长的手指微微捏紧。
    咔嚓一声,徐家家主答占山的脖子就断了。
    此情此景,看得众人都傻了眼。
    这可是徐家家主,一语不合,眨眼就被抹杀。
    这是何等凶厉的手段啊。
    见到自家爷爷惨死,徐晓锋急得双眼通红,咬牙切齿,但是强忍住没敢发飙,只在心里小声喊道:“爷爷……”现如今的形势,已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
    院内有上千号强大身影把控,倘若有丝毫忤逆,恐怕下场就会跟徐占山一样。
    ‘金陵四公子’其三,也都惊恐万状,身影微微有些颤抖。
    武飞扬太强势了,说杀人就杀人,不顾忌丝毫,这等雷厉风行的手段,当真是震慑人心。
    “拿上来吧。”
    武飞扬微微招手。
    四个黄金兵士,各自端来一个托盘。
    托盘上分别放着一把匕首,一杯毒酒,一个氰化钾的胶囊和一段白绫。
    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是杀人用的。
    四样物品,不多不少,正好四个,是为‘金陵四公子’准备的。
    “嘶~~”徐晓锋他们个个噤若寒蝉,双眼无比恐惧地盯着托盘上的东西,几乎要吓尿裤子。
    武飞扬起身,在路过‘金陵四公子’身边时,轻声说道:“自己选一样吧。
    选好了,就好上路。”
    “走好,不送。”
    说完,武飞扬潇洒转身。
    “不不,我不要……”“武飞扬,你不能这么做。”
    “我们是‘金陵四公子’,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们。”
    身后传来一阵阵拼死挣扎的声音。
    可是任他们有天大本事,在如此情景下,都反抗不得丝毫。
    剑南还是那样冷艳,沉声指示旁边的黄金兵士说道:“动手。”
    “不,不要,我不喝。”
    ******出了大门,武飞扬亲自驾车,缓缓驶向武公馆。
    接到程立雪后,两人再次来到湿地公园。
    在那片竹林的某处,不何知时,已经建起了一座竹屋。
    门、窗、樑、桌椅等等,全都是篮竹做成的。
    犹记得,前两日,武飞扬与程立雪一起来踏雪时,程立雪就说过,要在这里建一座属于他们两人的小竹屋。
    屋里陈设简单,屋外由一排排竹栅栏围住。
    几株梅花开得正艳,尽情吐露芬芳。
    再外面的地方,已经开垦出几亩良田。
    一架水车,缓缓旋转着。
    良田里,栽种着一片桑树,一片冬菊,还有几株茶树……俨然一片世外桃源的风景。
    院落中,雪花仍旧飘飘洒酒,给新春增添几分严寒。
    地上已经盖上厚厚一层,一只刚刚抱养的‘吉娃娃’在雪地上跑来跑去。
    悠扬的琴声响起,空旷而悠远,静谧而神驰。
    雪花飞舞的风雪中,程立雪一身白衣,闻琴声而起舞。
    她玉容天颜,婀娜的身影,随着剑舞,起起停停,别有一番风味。
    说好的,武飞扬要传她一套剑摆。
    而今,是她第一次独自舞剑,心中怯羞间,不禁也感觉一片温馨。
    武飞扬十指飞动,美妙的琴声,如同指挥家手里的指挥拍,控制着场间的剑舞节奏。
    一人弹琴,一人舞剑,何等美哉。
    不多时,一曲罢。
    程立雪放下手中的剑,莲步款款地向武飞扬走来。
    她低眉羞眼,含情脉脉,把剑搁在桌上后,便跪坐在武飞扬的身旁,亲手持酒壶,为武飞扬与自己各添一杯淡酒。
    “公子,请。”
    程立雪举杯,嫣然地说道。
    “请。”
    武飞扬也举杯,与她碰上一杯,仰头一口饮下。
    前几日还在遥望的事情,眨眼就变成了现实,程立雪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
    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想要寻一处安静之所,怡然自得之地,是何等的难得。
    但武飞扬做到了,而且是专门为她做的。
    她心里既感动,又欣慰。
    ‘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
    陶渊明的超然于世的桃源生活,当真叫人爱罢不能。
    又连饮了几杯,程立雪微微有些醉意,俏脸上酡红如醉,更添几分女儿家的娇羞。
    酒精是个好东西,可让人忘忧,也可释怀,更能叫人直抒胸意。
    程立雪嫣然含羞,轻声呢喃道:“公子,立雪有一事,想说与你听。”
    “嗯。”
    武飞扬轻轻点头,示意她说。
    程立雪微微低下头,抿着红唇,娇滴滴地说道:“立雪想与公子情定一生,厮守到老。”
    说完,她整张俏脸都红了。
    红得像个苹果,又如白雪映衬的粉红梅花,是那样的旖旎,那样的动人心扉。
    美酒,佳人。
    院落中,白雪皑皑。
    户外白装盛裹。
    江南,金陵,人杰地灵之地。
    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武飞扬揽住她的香肩,将她轻轻搂抱入情,让她的小脑袋,紧紧靠在自己的胸口,用自己的下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信誓道:“宁负万古长青,不负一世之情。”
    “此生有你,无悔。”
    ……

章节目录

都市无敌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十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千并收藏都市无敌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