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是哪里?”
    江临缓缓地睁开眼,面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冰川雪原,天空飘荡着皑皑大雪,连呼吸都会被刺痛。
    “我这是到南北极了?!不对……我穿越了……那我这是到了极寒洲了?”
    江临哆嗦了一下,刚往前走一步,这才注意到在不远处有一个身穿雪白色连衣长裙的女子。
    女子有着一袭像是白玖依那般雪白色的长发。
    她的肌肤更是白皙胜雪,没有任何一点的瑕疵,仿佛与这冰雪的天地融合在一起。
    说真的,江临感觉这个妹子就算是穿着吉利服一般。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记得好像站在那瀑布百米开外的石头上,然后心神连接着初雪,像往常一样想要激发出初雪的剑气。
    可是好像出了一点意外,自己没有激发出初雪的剑气,反而初雪的剑气倒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下意识间,自己也没有阻止。
    然后自己一醒来就这个样子了。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幻境,毕竟自己怎么可能一醒来就是在这像是南北两极的冰川世界。
    “等等!”
    如果说这里是幻境的话,那这个幻就是初雪造成的,也就是说......
    看着远处坐在雪地上的那个女子,江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甚至还有几分猥琐。
    嗯哼~~这妹子该不会是自己的剑灵初雪吧?
    等等!好像还很漂亮!
    一下子,江临感觉自己抖得更厉害了。
    这不是被冻的,而是紧张的。
    自己的剑灵耶,还是个妹子!
    突然间,江临有种和网友面基的感觉。
    虽然说自己天天和初雪在一起......
    调整了下情绪,江临正了正自己的领口,往女子的方向走去。
    等到走近女孩,江临这才看清楚她的模样。
    年级约莫在十五六左右,柳眉细长,睫毛很长,睫毛之下的一双眼睛很水灵,尽管眼眸是白色的,但是也没有任何的违和,相反,更是给了女孩一种纯净。
    鼻子小巧,小嘴如樱桃,下巴冒着小尖,肌肤很白,是雪白的那种,但是又不同于病白。
    而且问题在于这种雪白的肌肤反而增加了女孩的清纯之感。
    有点像是师父和小念念的可爱,但也像是陈嫁那种天真浪漫,不过却没有陈嫁那种傻白傻白的感觉。
    女孩身形修长,虽然说在一些方面比不过舞蝶姑娘......其实就算是师父,在一些方面也比不过舞蝶姑娘。
    但是这个女孩的身形却给人一种刚刚好的感觉,如同二次元走出来的jk一般。
    尤其是挽起裙摆放入流动冰川水中的白皙脚丫......
    不对,好像重点有点错了。
    但是真的挺好看的......
    还有脚踝上的那个小小铃铛,这简直了......一下子就将杀伤力提升的了一个档次。
    “主人还要看多久呢?”
    就在江临不知不觉被面前这个女孩吸引的时候,女孩缓缓转过头,与江临直视着,那浅浅的一笑真的有一种清纯学妹的感觉。
    awsl......
    “初雪?”
    “嗯。”
    女孩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眯成两道月牙。
    因为男儿本色。
    所以江临抹了抹鼻子,用力吸了吸。
    身为主人的自己竟然被自己剑灵的美色所迷倒,真的是,成何体统?!
    哎呀妈~~~~初雪真好看~~~
    不过问题来了......不是说本命飞剑都是剑修内心的写照吗?
    初雪剑灵不是一个抠脚大汉,江临就烧高香了。
    可是现在是一个清纯学妹的类型,这是怎么回事?
    江临再侧过头看了看。
    有起伏!是真的有起伏的那种,绝对不是假!
    毕竟自己为了出任务也女装不少次了,是真是假,自己还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确定是妹子,江临才真的松了口气。
    如果性别是阿福或者秀吉,那自己是真的顶不住啊。
    虽然察觉到自己主人那毫不掩饰的猥琐的眼神,但是初雪也没有生气,只见初雪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主人坐吗?”
    “做!”
    “......”
    二人陷入了沉默。
    和江临整天在一起的初雪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不正经的主人又在调戏自己了。
    不过初雪还是淡淡一笑,笑中似带核善。
    “好吧,不跟你开玩笑了。”
    江临感觉初雪没有得到自己的真传啊......
    “你什么时候诞生的?”
    “如果要说诞生的话,那要说很久很久之前了,不过如果要说是苏醒的话,应该是在东林城的大战的那一晚吧。”
    “这样啊。”
    放松警惕的江临走到初雪身边,就当江临要一屁股坐在雪地上的时候,突然间,江临感觉自己的菊花一凉!
    反应max的江临侧身一躲,一缕剑气将自己刚刚要做的地方捅了一个洞。
    还未等江临反应过来,初雪已经握剑刺向了江临。
    江临念头一动,同样是一把初雪出现在江临的手中。
    两把一模一样的初雪剑在冰川之中不停地对击。
    两把剑都是初雪。
    对此江临并不奇怪。
    剑灵与剑根本就不能完全相提并论。
    剑相当于剑灵居住的房屋,而剑灵则是住在房屋里面。
    玉璞境以下的剑修,所谓的用剑战斗,准确地来说,不过是在用“房屋”砸向别人。
    所以玉璞境以下的剑修根本就发挥不了本命飞剑最大的威力,因为你和别人打架的时候只不过是用房屋去打,而不是与剑灵并肩战斗。
    为什么说元婴境的剑修与玉璞境的剑修根本就是一个世界的剑修。
    原因就在于此。
    而当有了剑灵之后,本命飞剑就会经历一次蜕变。
    其中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剑灵苏醒或是诞生之后,剑灵会在房屋(剑身)里和你并肩战斗,做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但是因为剑灵觉醒或是诞生,原本剑的本身,也就是剑灵所居住的“房屋”顶不住剑灵的力量,就会轰然倒塌,原本的飞剑剑身将会自动破碎,
    这个时候,剑的本体需要重新塑造。
    而有了新的房屋(剑身)之后,剑修手中的本命飞剑才算是真正的飞剑。
    简单来说,有点类似蝉蛹蜕变成蝶。
    只有如此,才能做到真正的人剑合一。
    但是重塑剑身又分为两种。
    而这又和本命飞剑的诞生有关。
    剑修的本命飞剑有两种。
    其中一种是你初次当剑修,初次孕育而出的飞剑,另一种则是继承自己前几世的飞剑。
    无数的剑修都希望是后者,毕竟如果是后者的话,等于傍上了一位富婆,带你修行带你飞,简直少奋斗200年往上......
    可是后者的要求也是极为苛刻的。
    在剑灵产生之前,本命飞剑如果损毁,那么对于剑修来说,大道的根基也将断绝。
    可是剑灵诞生之后,所谓的剑身不过是房屋而已,就算是飞剑本身被摧毁了,剑灵还活着就行,大不了再建一座房子。
    但是,如果主人死亡,人死剑灭,剑灵无法转世,只能消散于世间,除非是剑灵的境界足够高(江临也不知道需要多高,但是至少得半步飞升境吧。),而且与主人的羁绊深的不能再深,已经是融入主人的神魂那种。
    如此一来,当主人转世时,如果主人还是剑修,孕育出本命飞剑的时候,那才可能“再续前缘”。
    江临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例子和说明。
    江临觉醒为剑修的那一刻,孕育出了一柄剑身,这相当于初雪的房屋,而早就诞生的剑灵则躺在房屋里呼呼大睡。
    而要怎么叫醒房屋里的剑灵嘛,这就不清楚了,最迟玉璞境,最早的话,这得看剑灵的心情......
    但是无论是剑灵诞生还是剑灵苏醒。
    原本剑身会自行摧毁,需要重铸剑身,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
    没办法,一开始的剑身实在是太脆弱了!剑灵根本无法发挥真正的威力。
    这个时候就需要天材地宝了。
    这就是为什么剑修越是修行就越耗钱的原因了......
    没有心仪的天材地宝的剑修就只能让剑灵在原本的飞剑上住着,有机会再搬出去。
    要不然自己那么幸苦地赚钱干嘛?不就是为了给师父和自己的剑灵建造一个好的房屋(剑身)吗?
    可是自己还没准备好钱啊......
    说不定师父现在的剑灵寒霜还是住着原本的破屋子(旧剑身)呢。
    唉......都是钱啊......
    仔细一想,江临又是一叹,本以为离开了地球,就摆脱了买房的命运,没想到到了修仙世界,自己竟然要买房给剑灵住......
    关键是自己还住不了......
    想着想着,江临感觉自己真的好难......
    另一边,仿佛是察觉到了江临的心情,初雪轻柔一笑:
    “主人不用担心初雪的住所,现在初雪所住的飞剑是由主人的灵力以及根骨聚造而成,虽然不够坚韧、也不够锋利,但也算是结实。
    尽管初雪以后的力量会日益增加,但是初雪会尽力压制住的,五年之内是不需要换剑身住所的。”
    “嗯?也就是说我还有五年存钱的时间?”
    看着自己这不着调的主人,初雪摇了摇头:
    “主人也不需要为初雪准备新的住所(剑身),在极寒洲,有初雪多年以前用的剑身住所,到时候主人直接去寻就好了。
    不过,如果主人要去寻的话,得需要承受些许的因果哦。”
    “还有这么好的事?”江临有点吃惊,没想到初雪还自带房子。
    不过也是,人家萧姑娘的剑灵不也是自带房子的吗?
    不同的是那位剑灵前辈是剑匠锻造的长剑,久而成灵。
    “是呢,还真是有这种好事呢。”
    初雪轻轻弹了弹手中的晶莹剔透的长剑,银白色的眼眸直视着江临,神色有些复杂,有些像是追忆,也有些生气,甚至还有些许的抱怨。
    被初雪的银白美眸看得有些心虚的江临竟然后背发寒。
    下一刻,还未等江临反应过来,一道白影闪过,初雪出现在江临的面前。
    高举着长剑,初雪的衣袖顺着手臂缓缓滑下,露出纤细白皙的藕臂,宛如艺术品一般。
    不过江临可没有心思去欣赏了。
    初雪一挥而下,江临举剑阻挡。
    “ping......”
    两剑对碰后,江临和初雪同时分开,看着面前的女孩,虎口发麻的江临能够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女孩,再生着小闷气。
    “初雪?”
    江临很想问一下怎么就和自己相爱相杀。
    “嘘......”初雪竖起好看的食指贴在唇边,嘴角微微上扬,“初雪现在可是有些生气的哦,主人得先让初雪打一顿再说呢。”
    语落,初雪再一剑而至!
    身为主人的自己,怎么能够让初雪占据主动?那自己还算是什么男人?
    再怎么说也得自己主动才行啊!
    调动着幻境中的太阳力量,就差大喊“我是希腊”的江临手中的初雪如同绝地武士的荧光剑一般挥向初雪。
    只是见初雪嘴角微微上扬,随意一挑,凌冽的剑气就将江临击退。
    明明是同一把剑,可是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剑气。
    相较于初雪纯正的冰寒剑气。
    如果说初雪的剑气宛如极寒之地那传说极寒之渊的白色岩浆的话。
    那自己的剑气就像是空调的冷气.....
    “主人,初雪要去了哦。”
    初雪脑袋轻轻一歪,用着极为清纯的模样说出了虎狼之词......
    提起心神的江临再次运用剑招,摆出龙霰架的架势打算先发制人。
    同样,初雪也是如此。
    冰冷的寒气在初雪手中的长剑以及江临手中的长剑覆盖。
    同一时间,两道白色的雪影互相掠过,位置对换。
    在江临与初雪对碰的一瞬间,江临发动的龙霰架瞬间被初雪击溃。
    而初雪的剑气则是残留在江临的胸口,残留的剑气包裹着江临,开始形成十字冰锥。
    “噗!”
    在自己被冻成冰雕之前,江临逼出初雪剑气,鲜血沾染雪地。
    尽管这是幻境,可是疼痛十分真实。
    那残留在自己身体里的剑气更是肆虐冰冻着自己的血液。
    【这才是真正的初雪的剑气吗?】
    江临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体内残留的剑气。
    【是的,这就是初雪的剑气!只不过之前自己把初雪当成了一种施法工具,就像是道士的桃木剑一般,自己并没有真正的了解初雪。】
    “主人,初雪又要去了哦。”
    还未等江临反应,那清美的剪影再次而至!

章节目录

我有好多复活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辣酱配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辣酱配咸鱼并收藏我有好多复活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