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应五听到林冲声音时,正在血河群尸中苦苦支撑。
    只听隋稻说过潘佛借着邪物尸僵天机,非常难缠,五谷仙宗的元神长老,也刹羽而归。
    但韦应五自问从西天灵山寺取经归来后,修为日日增长,自信心也暴涨,除了当年被青史仙宗逼到绝路之外,也没遇过什么挫折,这才起了单挑之念。
    当然也存着万一不敌,也有康玄陆压阵的想法。
    现在真不敌了,真有点打不过啊。
    但又不能不打,若真是败了,那可不止丢脸,丢得还有威望。
    说不得佛爷军就借着大胜之机,一股脑冲过淮水,那般非人非妖的玩意,以人为食,一旦入境,就如同蝗虫天灾。
    所以,此刻听到林冲声音,宛如天降甘霖。
    韦应五就想退却,由林冲来制服潘佛。
    但没想到林冲说的却是‘别动,放松身心’。
    干嘛?
    这种时候一动不动,那不找死么?
    再说一动不动那是王八啊……
    古怪的、不属于自己的想法,涌现在脑海中。
    韦应五奇怪这句‘一动不动是王八’从哪来的,然后就觉身心然不受控制,又有一股昂然剑意,从莫名处传来,以至于手中无剑,那剑意却怒发冲冠,宛如一处冲天激流,顶飞了天灵盖,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一声长啸,不可遏制得从喉头吐出。
    那吟啸之声裂空破云,将血污漫天的尸僵之浪冲破了个巨大裂口,继尔半空凝形,化出了一柄忠为柄、义为锷、壮志豪情为锋刃的山河社稷之剑。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边在口中吟唱着自己根本不知晓的豪情诗词,一边将满腔愤恨不甘与快意渴望,从手中这柄巨大的山河社稷之剑中,击了出去。
    就见一剑横绝。
    那百米赤红巨剑横过之处。
    满空血污为之一空,而藏在血河深处的潘佛,愕然而对着这柄巨剑,六臂齐展,猛得一顶。
    却见六般法宝尽皆碎裂,那巨剑之下,潘佛就如同一只脏污的蚊蝇那般微小可鄙。
    “啊啊啊啊啊!”潘佛狞叫着,在巨剑威压下,他以浑身灵机相抵,一寸一寸消弥着巨剑上的山河社稷之重。
    直抵得他身体处处爆开,各种由尸僵天机维系在一处的修道者肢体,一一迸裂,又凌空爆开,没几个刹那,他就少了一手一脚,双眼也只余一只,就那一只眼睛,古怪异常,竟然是血红色带着白色轮圈瞳孔。
    如果这不是变异的写轮眼的话,大概就是那件尸僵天机了吧?
    “好剑!”潘佛以残了一半作为代价,终究是抵消了这记盖世横绝的满江红之剑,“今日之战,算是平手,来日再战!”
    非常不要脸的撂下这句话后,潘佛转身就跑。
    但哪能跑得了。
    一二三四五……五个白点,在其不知不觉间,映在了他的身上。
    继尔一朵仿佛大花似的黑色虚空将其吞噬。
    潘佛拼命挣扎着,口中怒吼声连连,却也无济于事,虚空不断磨消他的肉身、神婴与道印,他境界提升太快,道印本就不稳,这一磨损,就更是直接化为虚无。
    “老子一生吃人三万两千个,睡过的女人不计其数,死也不冤枉了哈哈哈……”
    ‘砰’一声,潘佛炸了。
    是那种再也无法形体的爆炸,碎得粉粉碎,化做一捧灵机烟尘,又被虚空黑球磨洗将尽。
    林冲这是第一次见着,道印先消,肉身后碎的元神,看来将道印烙刻虚空之后,维系生命存在的,就只是道印,肉身不过是个表象而已,道印一融,肉身就碎得干脆。
    那边韦应五见着熟悉的爆炸一幕,知道是康玄陆出手了。
    这个景致熟悉,也是韦应五期待的那幕,没有这个后手,以他的本性,怎会冒如此风险。
    但方才那记剑意,堪称绝世啊!
    韦应五一边回味着那剑诀,一边双手负后,半空悬浮,作出云淡风轻的姿态。
    “潘佛,你肆虐一方百姓,今日我代天诛你!你服是不服?“
    一句话,顿时引得淮河北岸无数士兵民众的欢呼,同时也引得那侧佛爷军的整建制崩溃。
    “渡河!渡河!解放淮南!”
    锄魔军大呼,可还不是时机。
    之前没想到能把潘佛一战而除,后续的粮草供应,还没跟上,此刻淮河以南宛如人间地狱,不做万全准备,饥民能把锄魔军吞了,那还怎么保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韦帅!韦帅!”
    士兵百姓们忽然又齐声高呼。
    ”真龙天子!真龙天子!”
    他们在叫什么……林冲正觉得疑惑,再往淮水中心一瞧。
    就见一尾全须全尾的黄龙,盘旋在韦应五身周,巨大龙身在云中时隐时现,这黄龙气运,在这一刻,已然凝聚到了凡人肉眼也可瞧见的地步,可见方才诛掉潘佛一役,对韦氏成就神洲之主,助益极大。
    而韦应五在黄龙盘绕中,体内灵机节节攀升,一直向上向上再向上,最终,突破了一个极限。
    轰!
    一轮金轮大日,从韦应五身后绽放而出,将那黄龙一裹而入,登时这轮大日之上,就多了一条盘踞的神龙。
    随着这条神龙的出现,韦应五外放的灵机之中,兀然多了一股龙兴霸气,本就悍然无畏、冲沛莫御的大日之光,在这一刻愈发的暴烈无端,只是灵机之光,都裂开着金灿的火花。
    下一刹那,韦应五的灵机,忽得反坠虚空。
    而后,又是五起五坠,那意味着韦应五之前的所有积累和收获,都烙于虚空道印之上。
    奇妙的是,在最后一次灵机反坠虚空之时,韦应五是祭出了一把充斥民族节义的血红之剑,他竟然是将方才那记绝世剑仙的满江红剑意,融入自身了。
    共计六起六落之后。
    此刻的韦应五,神光内敛,望之如远山、如深潭,看似平常,却巍峨不可撼动。
    借助皇朝龙气,韦应五终于在这一天,突破了阳神,达至了元神境界。
    三日后,锄魔军空破淮水天堑,将淮南之地尽入掌中,成为天下有数的割据势力之一。
    而林冲在韦应五终于到了元神境后,也终于可以开始修炼混天造物诀了。
    这一天,他等了很久。
    大概混天小世界中的计无量,也等了很久很久了吧。

章节目录

一万年新手保护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无籽甜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籽甜瓜并收藏一万年新手保护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