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的,老子要拉裤子里了。”
    半夜,刘春来被肚子传来的疼痛给折腾醒,直接往他们这房子旁边的茅房冲去。
    却发现,刘志强蹲在里面。
    肚子绞痛,叽里咕噜的,再等下,真要拉裤子里了。
    提肛收腹,紧绷着,就怕一不留神就拉裤子里了。
    终于,等到刘志强捂着肚子出来了。
    刘春来直接蹿了进去,以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速度脱掉了裤子,还没来得及蹲下,“噗~”
    一泄如注。
    咕咚直响的肚子终于舒坦一些,也没有那么疼痛。
    “春来叔,还有多久?我快憋不住了……”刘龙捂着肚子在茅坑外面催促着刘春来,他肚子也闹腾的厉害。
    刘春来正要提起裤子,感觉肚子又是一疼,还没站起来,又“噗~”的一声。
    只能继续蹬着。
    mmp,这年头的火锅卫生条件果然太差了……
    “春来叔,快点,我这憋不住了……”刘龙额头汗水直冒,脸色煞白,甚至半蹲着身体来减轻压力。
    “你另外找地方解决,我这起不来。mmp,这火锅有问题……”刘春来每当要起来,肚子就咕噜直响。
    “我这上哪儿去找啊,在屋头,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解决……”刘龙要哭了,随后,“噗~”
    外面再也没有声音了。
    “你拉到裤子里了?”刘春来听到动静,对着外面问到。
    刘龙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春来叔,你别这么大声行不?”
    “放心,我保证不会说出去……”刘春来终于出来了,外面一股臭味已经弥散开来,比茅房里的味道也好不了多少,见刘龙往茅房里走,不由起了恶趣味,“反正都拉裤子了,懒得去蹲……”
    刘龙一脸忧郁,很想给刘春来一巴掌。
    “你可得帮他保密!”看到刘志强也在外面,刘春来提醒他。
    后者只是笑。
    一夜跑了好几次茅房,刘春来发现,昨晚上吃火锅的时候是爽,现在菊花火辣辣的。
    而且还差点拉裤子了……
    以后不能去卫生条件不好的馆子里吃火锅了。
    院子里的路灯亮了起来。
    “你们几个也真是的,一晚上不断跑来跑去,跑啥呢?刘龙呢?”孙小玉被院子里的脚步声吵得没法睡,起来拉开了屋檐下的路灯,看看手腕上的表,才四点不到。
    今早上有一船裤子要到,索性也就不睡了。
    看着刘春来跟刘志强两人捂着肚子坐在外面,好奇地问道。
    这会儿正凉快,两人都不睡觉?
    “跑肚子呢。”菊花火辣辣的刘春来有气无力地说道,“船快到了,估计我这去不了……”
    刘春来真心没法去了。
    码头旁边有公厕,可那有很远的距离。
    他可不想像刘龙那样拉裤子了。
    “为什么?”周蓉瞪大了眼睛。
    刘春来不去,万一今天也出现昨天那种情况,没有刘春来,谁去控制局面?
    “他怕拉裤子里。刚才刘龙就拉裤子了,估计这会儿跑到码头上洗裤子去了……”刘志强一脸恶趣味,“九叔,起来没有?咱们去等船啊……”
    周蓉跟孙小玉两人都瞪大了眼睛。
    刘春来无语地看了一眼刘志强,这娃太不靠谱了。
    反正拉裤子的不是自己。
    “你们这么早就起来了?”吴二娃带着几人过来,发现刘春来等人都起来了。
    “春来哥。”杨小乐从后面钻出来,跟刘春来打招呼。
    “蓉城那边如何?”杨小乐居然回来了,刘春来也有些意外。
    “跟咱们这边差不多。有十多家服装店订货,不过数量都不是很多,我们准备按照这边搞……”杨小乐说的时候,不时看旁边的周蓉。
    他应该知道周蓉想要蓉城的代理权。
    这对他来说,没法接受。
    周蓉只是看着刘春来。
    发财的机会,她可不愿意就这样放过。
    “先去把货下了,咱们再讨论这事儿吧。”刘春来没有说蓉城那边市场怎么分。
    今天去看了长丰的麻纺车间跟那家制衣厂后,再做决定。
    刘九娃几人到达码头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两群人在等着了。
    船还没来。
    “你要什么条件,才会同意把蓉城的代理权给我?”周蓉没跟着去,直接问刘春来。
    刘春来看着她,“为什么一定得要代理权呢?市场很大,你一个人怕是吃不下。”
    说实在的,刘春来对这女人的敏锐市场眼光跟执着很好奇。
    周蓉看着刘春来,纠结了好一阵,最后如同下定决心一样,咬牙说道:“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不漂亮,我还没有被男人碰过……”
    “打住!”刘春来没想到,这女人会以自己身体作为交换条件。
    这特么的是八十年代初期?
    “原来我承包了一个服装厂,生意还算不错,去年被人抢了。那人不仅夺了我的厂,害死了我父母,还想占有我……”周蓉呼吸急促地看着刘春来,“这批裤子,是工作服改的吧?”
    刘春来更是诧异。
    其他做服装生意的人都没人提出这个问题。
    “我想,你应该不只是准备弄这么一种裤子。”周蓉继续说道,“我要蓉城的代理权。”
    眼前的女人,让刘春来觉得可怕。
    “我不管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任何一个区域,市场代理权我都不可能只交给一个人。作为生产厂家,把渠道给一个人,这是找死!”刘春来一脸平静。
    在这个年代,销售渠道就能决定一家生产企业的生死。
    周蓉这女人,野心太大了。
    “我们可以合作,你拿控股权。”周蓉知道刘春来很难被说动,开始动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我要把我的厂抢回来。”
    可她对蓉城的代理权志在必得。
    “……”刘春来有些无语。
    这女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正要开口阻止她的动作,外面传来了刘龙的声音。
    “春来叔,你没去码头?”
    周蓉的动作停了下来。
    “九叔他们去了,我在这边守着钱呢。”刘春来松了口气。
    看着刘龙身上的裤子湿漉漉的,刘春来有些好奇,“你真下河了?”
    刘龙显然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我去码头帮忙。”
    “那边用不着,你留在家里,万一有人动手,我这拦不住……”
    刘春来可不敢跟周蓉单独留在家里,哪怕这女人脱光衣服,只要被人看见,就麻烦了。
    万一周蓉再坑自己一把,告自己耍牛虻……
    严打不远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只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葫芦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葫芦村人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