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笨蛋,把肉放到他们嘴边了,怎么都不会吃!”王岳接到了内阁的急递,顿时一肚子气。
    他刚打败卜赤,这家伙远遁北方,是跑到哪里,还不清楚,而旁边右翼三万户的人马虎视眈眈,再加上新占领的地盘还有各种散落的势力,外加上溃散的乱兵,简直跟一锅粥没有什么区别。
    蒙古王公要安抚,自己这边立功的将士要赏赐,一大堆的烂事,都摆在王岳的面前,用心处理还未必能处理好,竟然让他回京,有什么好问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王岳义愤填膺,张经等人,包括徐光祚在内,却都另有看法。
    “大人,容卑职说两句。”张经道:“咱们脚下,在辽朝的时候,是中京所在,那时候塞上之地,拥有几十万户,人口不算稠密,但是也足以维系繁荣,一直到了元末,红巾军绕道北伐,严重摧残了大宁之地。等到太祖皇帝设立大宁都司,已经是人烟稀少,经营困难。不得不从山东,河南等地调拨粮草,为了每年几十万石的粮食,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
    张经又叹了口气,“靖难之役后,大宁越发凋敝,太宗皇帝神武韬略,权衡利弊,以为纵兵出击大漠,驱赶鞑子,远比建设城堡墩台,被动防御来得好。太宗皇帝是想把鞑子赶走,然后再修城驻守,以为万世不拔的基业……”
    张经侃侃而谈,把朱元璋和朱棣两代人的边防策略说得明明白白。
    朱元璋是立足多建堡垒,屯兵戍边,严防死守,当然了,老朱也频频北伐,甚至比朱棣的次数多得多,他算是两手都有。
    而朱棣呢,则是以驱逐为先,然后再修堡垒巩固,可惜的是,他没有完成北伐大业,就死在了归国路上,整个战略自然不了了之。
    作为大明最强悍的两位帝王,都没有解决北方边患,以内阁那帮人的德行,拿不出办法,也算情理之中。
    毕竟万一出差错了,他们可不敢担责任。
    “大人,总体来说,就是既缺少韬略,也没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如果不能从这两个方面说服内阁,还真不好办。”
    王岳用鼻子哼了一声,“这两招都是现成的,只是那帮人视而不见罢了。”王岳叹道:“看样子我还是要回去一趟,只是这边这么多事,我要是走了,你们能处理得了?”
    听到王岳这话,徐光祚突然冷笑,“王岳,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没了你王屠户,我们也不用吃带毛猪,这么说吧,一切交给我,如果做得不如你好,只管问罪就是!”
    徐光祚把胸膛拍得啪啪响,王岳将信将疑,说实话,这货真的不靠谱,但是他这一次必定扛住了卜赤的攻击,也不算废物透顶……王岳迟疑,这时候张经和郑若曾互相看了看,一起点头道:“大人,我们会辅佐定国公的,再有老将军祝雄也在,半个月内,绝不会出乱子。”
    只给了自己半个月时间!
    王岳摇头叹息,还能说什么,赶快动身吧,就是辛苦自己这两条腿和屁股了。王岳带着二百人保护,日夜兼程,只用了不到三天,就返回了京城。
    他是气喘吁吁,两条腿都跟木头棒子似的。
    “爵爷,请上座!”
    王岳看了一眼,差点没气疯了,朱厚熜还真会心疼人,给他弄了个太师椅,穿了两根扁担,四个小太监抬着王岳,匆匆到了乾清宫。
    此刻不光是谢迁等诸位阁老,就连杨一清都返回了。
    怎么办吧!
    就等着王岳了!
    “当下朝廷的确不宽裕,如之奈何啊?”
    谢迁两手一摊。
    王岳坐在太师椅上,根本没动,倒不是他托大,而是真起不来了。
    “要是光算花的钱,打什么仗都是赔本的……我就问诸位阁老一件事,每年辽东、蓟镇、宣府、大同,需要花费多少军费?”
    此话一出,几位阁老都懵了,倒是王岳的走狗,贾大学士反应最快。
    “以往九边重镇的开支在一百万以上,而宣大,蓟辽这四处花费最多,应该差不多八十万两!”
    王岳点头,“那好啊!每年八十万两,这笔钱节省下来了,拿来经营大宁,难道还不够吗?”
    真是还有道理啊!
    蒙古左翼三万户的威胁解除了,这笔钱理当省下来,天经地义啊!
    只是王岳说完,谢迁忍不住笑了。
    “王大人,抚远伯!这四镇至少还有二十万军户,每年的开销不只是打仗,还有养兵……你把这笔钱拿走了那些人怎么办?“
    谢迁说得理直气壮,你丫的就是年轻,想的太简单了。
    王岳突然微微一笑,“阁老,都这时候了,你还让他们继续当军户吗?”
    “这……这怎么不行啊?不当军户,你打算怎么办?王大人,你可千万别操之过急啊!现在边疆混乱,不能盲动!”
    “哈哈哈!”王岳仰天大笑,笑得腿根的肉都疼,他强忍着痛,用手按着扶手,站了起来。
    “阁老,大宁空虚,荒无人烟,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蓟镇宣府等地又有这么多的军户,生活困苦,难以维系……我就不明白,这是多简单的一件事,你们怎么还有疑问!”
    说着王岳转头,对朱厚熜道:“陛下,现在立刻下旨,给九边军户授田,只要愿意前往大宁的,耕地一百亩,牧场一千亩……只要连续耕种三年,这块地就是他们的!我就不信,没人愿意去!”
    朱厚熜都吓得吸了口气,“王岳,这些军户能干得来吗?”
    “这有什么难的,可以把蒙古部落打散,将人丁分给军户……由军户教给蒙古人种田,如果是养殖牲畜,则是由军户寻找商机,负责买卖……挣钱之后,先保住蒙古人比原来过得好一些,剩下多余的产出都是军户的。如此一来,蒙古人也安抚住了,军户们的生活也提升了。省下来的军费转到大宁都司,再加强军力,多编练火铳兵,扩建骑兵营,以强大的武力威慑,自然可以保持地方安宁。”
    王岳没有讲得太细,但是他勾勒出来的方略,绝对靠谱。
    不光靠谱,简直还一举多得。
    朱厚熜都兴奋地搓手,这么好的办法,又如此显而易见,他怎么没有想到,这几位阁老怎么就没有想到?
    似乎是受不了天子目光的压力,大学士费宏低声道:“王大人,若是这样,九边军户都空了,那些卫所,还是世袭武人,又该怎么办?总不能也都给撤销了吧?“
    王岳哈哈一笑,“他们是为了戍边,如果边患没了,自然也就该撤消了。不过念在他们过去辛苦的份上,可以准许他们和军户一样,耕种经营,只是世袭的官职就要取消了……费阁老,精兵简政,甩掉九边的军户包袱,难道不是历来内阁六部的主张吗?怎么,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费阁老反而不愿意了?”
    费宏被问住了,他能说不愿意吗?
    不但不能,还要支持!
    可问题是世袭将官都给取消了,那兵部武选司还选什么啊?
    要知道这个天下最肥的衙门,就是靠着收武人的孝敬,才肥得流油的,其中为了顺利世袭职位,出钱最多,占了所有孝敬的八成。下面人收了钱,自然层层往上送,哪怕身在内阁,也不能免俗。
    兵部在六部当中,地位很特殊,这可是油水超多的衙门,而且给九边发放军饷,又养活了户部不少人,毕竟那么多空饷,那么多没影儿的军粮,可不都是武人给贪了,甚至他们连大头儿都没有拿到。当然了,吏部也有利益在里面,还有……九边的修城,工部也有插手。
    王岳这一套听着很不错,完美无缺……但问题是几乎把文武所有利益都给伤了一遍。
    王岳王岳,你为什么多事呢?
    好好的典章制度,最听不得的就是改变……大明到现在,已经一百五十年了,拥有非常成熟的官僚体系。
    而汉弗莱爵士告诉我们,官僚体系最讨厌的就是变化!只要变化,就会动到大家伙的利益,如此大举侵犯官僚体系利益,简直是大逆不道!
    朱厚熜嘴角上翘,一目了然,“王岳,朕赐你王命旗牌,让你全权负责此事,你可敢接?”
    王岳坦然道:“臣求之不得!”

章节目录

我是王富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我是王富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