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全是真的。”
    叶廷桂看着桌上摆放的硝好了的后金头颅,嘴里低喃不已,如此模样与武将看到军功时几无区别。
    兵备道窦可进一个一个检查着,看头皮看牙口摸骨骼,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后金脑袋,不是杀良冒功。
    而且不止头颅,几幅后金的铠甲和旗帜印信之类的也一一都有。
    “张传宗,这次你立大功了,我定向兵部大力举荐你。”
    窦可进是真心的满怀力荐之意,有了这些脑袋,这次后金入寇,他平安无事是肯定的了。
    “卑职谢过大人!”张传宗打千谢道。
    看着这个勇武的哨官,叶廷桂也很高兴,尽管他是兵备道的标兵,但都是大同府的兵马,这功绩做为一府巡抚也是能沾光的。
    只是可惜,斩获稍显少了些,不知道能否让自己平安渡过此次劫难。
    叶廷桂语态详和地道:“传宗且安心回营,通报朝廷的报功文书定会加快送出,等待好消息便是。”
    “谢大人!”
    张传宗行了一礼转身而去,心里却是欣喜异常,巡抚大人什么时候会对一个军将如此和善了,晋升游击将军该是稳了。
    张传宗走后,窦可进不知在想什么,皱着眉,朝叶廷桂打量了一眼,轻声道:“抚台大人,可进总觉得张传宗所言之中,有不少蹊跷之处。”
    听见这话,叶廷桂没有吱声,沉吟良久,他叫着窦可进的字道:“则仕无需言语试探,只要后金头颅是真的,张传宗所言蹊跷之处,我俩帮之完善便是。”
    窦可进躬身一礼道:“下官谢过大人。”
    ……
    云冈堡外,方景楠放马由缰缓缓地跺着步,孟铁柱他们在堡内喝酒,他没有去凑热闹,最近忙碌许久,难得有机会让身心安静下来。
    风吹两岸麦花香,十里河两岸的良田青绿一片,谷穗沉沉,今年应该能少饿死些人了。
    方景楠看着这一片麦田,想着这里面也有自己的功劳,便是心下欣慰。
    尽管力量很小,但总算是一步步有所改善了。
    北地初秋的阳光并不炙热,反而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很舒服,方景楠眯了眯眼,前方阳光之中,一匹快马奔驰而来。
    马上骑士的骑术很好,快马奔速虽快,却是跑的四平八稳,骑士随着奔驰的律动上下起伏,竟有融为一体的和谐之美。
    牛有德一个漂亮的翻身下马,跪拜道:“下官牛有德,请大人收留。”
    方景楠没有下马,俯着身子悠闲地看着他道:“怎么,兵备道的标兵什长都不做,让我一个小旗官收留?”
    牛有德嘿嘿一笑,见方景楠没有拒绝之意,知道在他这不兴跪拜这套礼仪,便站起身道:“小的野人一个,无牵无挂,跟着大人能杀鞑子,干的痛快。而且,大人缴获了那么多战马,难道不组建一支骑兵咩?”
    方景楠哈哈笑道:“你这算盘可打错了,我不会组建骑兵队的,可知为何?”
    牛有德憨笑道:“知道。”
    “哦?那你说说是为什么。”
    牛有德道:“因为没人,骑兵对于骑术要求很高,边地人人都会骑马,但合适做骑兵的所剩不多了。”
    方景楠叹道:“是呀,好兵都被各大军头挑走了,剩下的加强训练培养成勇猛的步卒还行,骑兵这种技术活,不能着急。”
    “说的不错,上马,跟我随便溜溜。”
    阳光下,双人双骑沿着河边信步而走,远远看去,仿如一对眷侣舐犊而行。
    “大人你在想什么?”牛有德问。
    “以后要叫长官。”
    “遵命,长官你在想什么?”
    方景楠缓声道:“我在想,如何才能救大明。”
    “喔,想到了么?”
    “想到了。”
    “怎么救?”
    方景楠笑道:“找到同样在思考这个问题的人,说服他,加入我们。”
    “若他们不答应呢?”
    “那就想办法让他们答应。”
    “就是不答应呢?”
    “那就是敌人,而且是很讨厌,很危险的敌人,需要毁灭他。”
    牛有德哈哈一笑道:“我肯定不会是长官的敌人,因为我不想这个问题,我只想杀鞑子。”
    “放心,把刀磨好,有的杀。”
    牛有德的到来,补足了莽字营的短板,使得莽字营具备了独立做战的能力。
    回到安民墩,方景楠把各队长叫到一起,讨论了一下莽字营的结构问题。
    宁伤的三十来人成为了战兵队的丙队,伙食待遇与甲乙两队一样,立队之后马上开始为期一个月的特训,把身体不合格的筛下来去火枪队,毕竟战兵队是要披三层甲胄近身对战的。
    新成立了一支五人的探哨队,牛有德为队长。
    抽调了战兵乙队的李秀素,宁伤丙队里的耐力可以熬鹰的传鹰,后来方笑往死里巴结方景楠,经牛有德考校评价为优秀,也入了探哨队。最后牛有德又把童猛拉了进来,加强了探哨队的嘶杀能力。
    方景楠又设置了一个传令亲卫队。头脑灵活,行事沉稳的行锋为队长,战兵乙队的蒋立和方成也应邀加入亲卫队。
    如此,经过几个月的相互熟悉,能力各有不同的战兵,陆续地分散至更适合他们的位置上。
    调整之后,赵大壮的乙队调走了五个人,只剩下张横、张顺、童彪、伤好归队的李疤牙四人。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莽字营的架构是搭起来了。
    监察队,队长冷笠
    行令功绩队,队长冷笠(兼)
    探哨队,队长牛有德;
    传令亲卫队,队长行锋;
    战兵队,甲队队长孟铁柱、乙队队长赵大壮、丙队队长宁伤;
    火炮队,队长丁吉;
    三枪队,队长郑飞;
    辎重队,队长赵二。
    这个结构在莽字营里维持了很久时间,后来有人把这个时期的队伍称之为,老八队。
    ……
    又一日,陈家老宅。
    方景楠坐在内堂的左手边,陈有富坐在右边,两人皆是喝着茶。
    调整完莽字营结构的方景楠,终于在宅子里堵到了陈有富,不管他有多少事要忙,就是拉住不放。
    “我说,陈老爷,兄弟我在外面风吹日晒,刀光剑影的抢了这么多东西回来,你也不夸赞两句,这不合适吧?”
    方景楠老神哉哉地道。
    他与陈有富一直是以兄弟相称,与陈山河也是如此称呼,对此务实的陈老财主一点都不介意,而方景楠也不想矮了他一辈,就这么一直叫过来了。
    陈有富忽地猛然站起,吼道:“你就顾着抢,也不想想咱们吃不吃的下。”
    “淡定淡定,”方景楠摆摆手道:“这么大年纪了,脾气这么火爆。”
    “有什么麻烦,说出来,老弟帮你谋划谋划。”
    陈有富冷笑一声道:“行嘞,多的不提,只说一条,您给指示指示。”
    “咱们原先就有四十多匹战马,后来抢了蒙古人一百九十匹,这次你又带回来八十匹抢得东虏的,合计就是三百一十匹。战时不提,寻常日子每匹战马也要吃四人份的精粮,月耗银2两,三百多匹就是六百多两一个月,一年就是七千多两。”
    方景楠问道:“这次我们不是也抢了好多银子么。”
    “你抢了多少我不知道,交给我的是九千六百两。打了胜仗,赏银要发,抚恤银要发,出征时拖欠的粮饷也要发,这点银子够干点什么?”
    方景楠一想也对,琢磨了一会道:“要不……和上回那般,挑一些中等战马给卖了,省粮不说还能赚些银子。”
    陈有富徒地站了起来,吼道:“这就是你的谋划?我告诉你,这马是一匹都不能卖。”
    方景楠楞然道:“呃,这次战功不少,估计不少人都有升迁,我还打算趁机多招点兵的,现在看来……”
    陈有富打断道:“当然要招,而且要多招点,我早就说了,你那点人能干个啥,我看这次直接招个一千两千的。”
    嚯儿……
    方景楠坐不住了,起身就跑,“有本山西粮亩分布详图,我扔你屋了,有空你看看。”
    陈有富追上喊道:“这次马一匹都不许卖,兵也给我多招点,没钱你去想办法。听到了没有,喂,喂……”
    招你个头。
    出了村方景楠低喃几句,这时亲卫队的行锋、蒋立、方成三人已正式入队,随时跟在了方景楠身边。
    方景楠本以为这次收获巨大,是该增加些人手了,可经陈有富随便一说,那点银子,也就刚够养马的,更别说经营发展了。
    方景楠想了想忽然道:“行锋,传令给赵二,大家的伙食回到以往标准,不能吃肉吃到饱了。”
    自陈银花牵头负责了布衣坊后,莽字营的伙房工作就交给了赵二的辎重营,赵二自是让察特这些蒙古人做。
    随着人员增多,安民墩早就住不下了,本有提议修建一个营房,后来想一想,很快大家都会晋升,即时肯定有落脚的地方,便就在陈家村寻些破屋子对付着,反正离天冷还有些天。
    行锋听得命令,楞了一下,大声应道:“报告长官,传令亲卫队的任务,可否由属下自行安排?”
    方景楠楞道:“你是队长,当然可以自行安排。”
    行锋大声应道:“得令。”
    跟着他喊道:“蒋立听令,现命你传令赵二,伙食标准回到每餐肉二两标准,快去快回,不得有误。”
    蒋立本想骂一句,狗日的,得罪人的命令就让我去传。可一看行锋一脸认真的模样,方景楠又正在旁边,吐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方景楠见状顿时明白过来,一脚踢向行锋骂道:“你懂个啥,肉吃多了也是浪费,消化不了的。要营养分配,荤素搭配,赶紧给老子去。”
    行锋摸着踢痛了的屁股,灰溜溜的去了。
    方景楠没好气地撇撇嘴,该节约的地方还是得注意,能省一些是一些。
    不过银钱的缺额是有点大,要发展一片地区,军事费用占总费用的三成就算不错了。可如今看来,军事开销得占九成多,显然这不合理。
    就这样,一边琢磨着,方景楠策马来到了五品涧,之前被战事耽误了,有些想法,他需要与那几个匠师好好讨论一下。

章节目录

莽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容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容楠并收藏莽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