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剑,几乎把苏奕所有的真元与肉身之力,全部用上。
    天地仿佛都承受不住,虚空如画布般被撕裂开,轰隆的剑吟在天地间回荡,璀璨的剑气,几乎遮盖住了这片天宇,与那六位隐龙者的力量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
    天摇地晃,日月无光。
    远处观战者眼前,皆白茫茫的一片,整个天地,似都化作无穷的混沌,澎湃的劲气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从远处看,就见那片虚空中,现完全被毁灭洪流淹没,光霞炽盛。
    而在云琅上人这等人物眼中,就见到苏奕这一剑,虽以无坚不摧之势,一举将六位隐龙者的联手一击破开,但他的身影,也被震得倒飞出去。
    足足十多丈才稳住身影!
    云琅上人瞳孔一缩。
    而此时,人们的视野才恢复清晰,勉强看看清楚远处的一切。
    就见到苏奕背负双手,凭虚而立,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并未负伤。
    可那六位隐龙者,却都已露出笑意。
    他们敏锐察觉到,这一剑斩出后,苏奕就如彻底耗尽了那仅剩不多的真元,开始暴露出虚弱衰竭的迹象!
    “不好!”
    月诗蝉、葛长龄、木晞等人齐齐色变。
    他们也察觉到了,之前苏奕的气息何等强盛,可此时他身上的气息,竟似被掏空般,断崖式衰竭!
    “好!”
    一直不曾出手的寂河、云钟启、使风流等人,皆心中亢奋,蠢蠢欲动,蓄势以待。
    他们哪会不明白,真正的机会已来临?
    “苏道友,你确实战力逆天,剑道无双,能接住我们六人联手一击,整个大周天下,恐怕都再找不出第二人。可现在……”
    周长易微微笑道,“你已是油尽灯枯之身,又还能支撑多久?”
    “怪不得你之前将那柄凶剑和黑色铜钟收起,原来……是根本没有力量催动这两件旷世宝物了。”
    周清暄悠然开口,眸带怜悯。
    其他隐龙者,也都踌躇满志,看向苏奕的目光犹如盯着一个死人。
    不过,出于谨慎,他们并未着急动手,担心被苏奕临死反扑。
    这时候,哪怕是兰娑这些武道强者,也都看出了一些端倪。
    六位隐龙者联手之威,实在太恐怖!
    比被魔灵夺舍时的苏弘礼都强大一筹,他们各自掌握古之秘宝、古之传承,底蕴和道行,都堪称同境顶尖。
    反观苏奕,此刻身上那不断衰弱的气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人力有穷时,苏奕战力再逆天,毕竟是宗师境,刚经历一场大战,哪还有力气再战?”
    不知多少人暗自叹息。
    可出乎人们意料,就在此时,苏奕却笑了笑,道:“一群磨刀石般的角色而已,真当我苏某人好欺?”
    说着,他轻轻舒展肉身,整个身体,由内而外,都开始发出雷霆一般的轰鸣之音。
    而后,他身影一展。
    一袭青袍骤然鼓荡,黑发飞扬。
    在无数不可思议目光注视下,就见苏奕那颀长的身影上,仿似枯木逢春,原本枯竭衰弱的气机,于此刻骤然间暴涌出一股沛然莫御的波动。
    轰!
    这一刻,苏奕就如在实现一场破茧成蝶般的蜕变,浑身肌肤、筋骨、血肉、经络、穴窍、脏腑……通体内外,皆大放光明。
    清色的道光,犹如山崩海啸般在他身上蒸腾翻滚,刹那间,他整个人就如化作一轮大日,独照那片天宇!
    肉眼可见,玉京城上空的天地元气,如若受到牵引般,从四面八方轰隆隆席卷而来,近乎疯狂般朝苏奕体内涌去。
    轰隆~~
    苏奕所立足之地,直接化作一道通天彻地的元力风暴,异象惊世!
    “这……”
    有人瞪大眼睛,震撼在那,如见神迹。
    “破境的气息!”
    有人倒吸凉气,脸色大变。
    “于战斗中实现自身道行的突破吗?了不得!”
    原本内心担忧,已做好出手准备的云琅上人,眼睛发亮,内心也不由涌起一抹震撼。
    连他都没想到,在这穷途末路的情况下,苏奕却竟是一举破境,迈入先天武宗之境!
    而当目睹这一幕,周长易等六位隐龙者的脸色皆一变,浮现出惊怒之色,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该死!”
    “此子刚才,竟是把我们当做了他破境的垫脚石!”
    “快,趁他刚刚突破,境界不稳,将其杀了!”
    周长易大喝,眉目间杀机暴涌,再没有刚才那悠然从容的姿态。
    “好,一起上!”
    其他人纷纷点头。
    轰!
    周长易率先出击,挥动紫雷剑,运转全身修为,毫不犹豫施展出压箱底的绝学。
    他不敢再保留,一旦让苏奕稳稳立在先天武宗之境,那实力注定要比刚才还要可怖!
    “杀!”
    其他五位隐龙者也是如此心思,皆动用各自的杀手锏。
    六位掌握古之秘法和宝物的隐龙者一起出手,那等一幕该是何等惊人?
    就见——
    轰隆!轰隆!
    天地间,剑气夭矫、刀锋闪烁、法印轰鸣、风雷激荡……
    各种秘法和宝物如决堤洪水般,浩浩荡荡,席卷长空,那毁灭般的力量轰隆,让得那片天地都有塌陷崩坏的迹象。
    几乎同一时间,寂河祭出一口赤色钵盂,横空变大,有耀眼无匹的神虹从钵盂内倾泻而出。
    云钟启眸子如电,大喝一声,催动手中一枚道印,如若远古神山般,轰隆隆碾压虚空而去。
    使风流深呼吸一口气,祭出一口银色飞剑,夭矫如电。
    火松真人一挥袖袍,一道道火焰长龙破空而起,化作一方浩大狂暴的火龙阵。
    这一瞬,常过客目眦欲裂,内心如刀割,他没想到,师尊竟也会掺合进来,和其他陆地神仙一起一起出手。
    青衿也始料不及,呆滞在那。
    也就在这一瞬,苏奕收起了手中的玄吾剑,深邃的眸变得淡漠,再无一丝情绪波动。
    杀这些老狗,已不够资格让他动剑。
    轰!
    他蓦地一拳打出。
    一身早已蜕变为先天武宗之境的力量,充盈于这古拙自然的一拳中。
    当拳劲掠空而起,天地猛地一颤,一股无匹的天地之势,如若臣服般汇聚于那清色的拳劲内。
    远远望去,一拳之力,却似能凿开天地,压垮周虚!
    非要强自形容,此拳可称之为“道拳”。
    因为所充盈的,乃是早已超脱上一品范畴的先天之气,位列“道品”!
    轰!
    天地乱颤。
    就见苏奕这一拳,直似长驱直入,风卷残云,碾压着虚空而去,也将那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的攻伐全部轰破!
    势如破竹!
    六位隐龙者和寂河等人的皆露出吃惊之色,难以置信。
    大概是根本想不到,刚刚破境的苏奕,一拳之威,竟强横到这等地步!
    远处观战者们,也是被深深震撼,目瞪口呆。
    这转变太快。
    之前的苏奕,还一副油尽灯枯,衰弱之极的样子,可转眼间,他已是踏破宗师境范畴,一跃而入先天!
    那等一拳之威,直似神人出击!
    “诸位,再不齐心协力出手,今天怕是非让此子翻盘不可!”
    周长易咬牙出声,脸色阴沉可怕。
    “杀!”
    宛如有默契般,这一刻无论是那些隐龙者,还是寂河、云钟启等人,皆全力出手了。
    “螳臂挡车罢了。”
    苏奕微微摇头。
    他已迈入先天武宗之境,自不会再耽搁时间。
    这一刻起,他也再不会保留。
    轰!
    他颀长的身影流淌先天之气,灿然空灵,氤氲道光。
    全力出手的苏奕有多恐怖?
    众人立刻就见到了。
    轰!
    虚空中,产生一道剧烈爆鸣。
    半个弹指之间,苏奕就已经杀到了距离他最近的周山甲面前。
    哪怕以周山甲那强横无匹的炼体修为,也仅仅的来得及一竖掌,施展一种佛门护体秘术。
    只见一道金色光罩,如同倒扣金钟般,护在了周山甲身上,龙吟虎啸般的梵音从金色光罩上传来。
    隐约间,似有一尊罗汉骑乘猛虎,身绕金龙,坐镇于那金色光罩内。
    梵天金钟罩!
    这是古老佛门的一种传承,防御力无比惊人。
    可当苏奕一拳轰下——
    嘭!!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
    那神妙无比的梵天金钟罩,竟然如易碎的琉璃般,被苏奕随手一拳轻易打爆。
    紧接着,一道道破碎龟裂的声音响起,周山甲身上的念珠、袈裟、戒刀等等护体宝物,皆承受不住那等拳劲,尽数炸裂。
    最后,周山甲整个人像箭矢般狠狠倒射出去,足足在百丈外,才摇摇晃晃站稳身影。
    他面色惨白暗淡,气息衰落,唇中淌血不止。
    而其胸膛处,则凹陷出一个三寸深的拳印,那个位置,正是周山甲心脏之地!
    “我……竟挡不住这一拳么?”
    周山甲面露惘然之色。
    而后,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周山甲那堪称金刚不坏般的强大肉身,竟是在虚空中四分五裂!
    哗啦~
    一块块碎裂血肉扑簌簌从虚空中坠落。
    那等血腥的死亡一幕,让不知多少人毛骨悚然,倒吸凉气。
    这样一位继承古之佛门炼体秘术的元道修士,竟然都挡不住苏奕那随手一拳的威能!?

章节目录

剑道第一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萧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瑾瑜并收藏剑道第一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