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童雨晴哪能不知道安念的性子,见她这样,心里也有数,这孩子,从小到大看似乖顺听话,骨子里却犟的很,一旦认准某件事,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
    更何况她现在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主意,之前找实习工作也是,不再需要她和安胜德帮她了。
    只是婚姻大事他们想替她谨慎些,但再怎么为她担心,这毕竟也是她自己的事。
    没办法,做父母的,只有对孩子最是无奈。
    安念这次只在家待到周一,毕竟还要上学。本来说让安胜德周一上午送她去学校,哪曾想周末晚上他不小心摔了腿。
    客厅灯坏了,他找来梯子换灯泡,一个没踩稳,便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去。
    倒是把安念和童雨晴吓坏了,两个女人又不会开车,只能扶着他去小区门口准备打车送去医院,却在楼下刚好遇上了季遇诚。
    他见状二话没说便打开车门让他们扶安胜德上车,车里有烟味,顾及到安念还怀着孕,他开了排风快速将里面的味道散了才让她进车。
    去医院的路上,坐在副驾驶的安念疑惑地问他怎么会在她家楼下,季遇诚打着方向盘,只淡淡说了句顺路。
    童雨晴却微微有些出神,他们出来时已经十点多了,这么晚了会是真的顺路?何况他这辆车她很是眼熟,她已经连续两天晚上见到过,有一天甚至一大早就停在楼下,只有在白天才会开走,童雨晴有次中午下去倒垃圾时甚至在停车的那块地方看到不少烟头。这人,这几天难道一整晚都守在小区楼下?因为念念?
    童雨晴不敢想,也不敢相信,这个季遇诚会深情至此,这般做法也不像他这个年纪做的出来的……
    到底是D市商界领头的势力,市里最好的叁甲医院,安胜德进去连排队挂号都不用,直接住进vip单间,替他看诊的是骨科方面的权威专家。
    索性,只是有些骨折,打个石膏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也许是这次送安胜德去医院的原因,童雨晴和安胜德态度相较于之前缓和多了,甚至周一接安念去学校的任务也默认交于了他。
    中午,童雨晴扶着安胜德下床,他这个伤其实下午就可以出院了,病房内却堆满了补品果篮,都是季遇诚派人送过来的,当然,他自己也来看望过好几次,因为季遇诚的缘故,连那些过来巡房的医生见了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亲切地让人受宠若惊。
    其实童雨晴和安胜德心里也知道,同意不同意都是早晚的事,毕竟安念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作为父母,舍不得流产伤了女儿的身体,更不希望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落人口舌。
    这个季遇诚虽然年龄大了点,但行事做派稳重周到,而且这么多天也看得出来,他对念念是动了真情的,一个集团老板,为了她以及她的家人,不辞辛苦来来回回奔波了好几趟。也难怪念念认准了他。
    ————
    (免*费*首*发:win10.men | Woo1 8 . V i p)
    --

章节目录

心怀不轨【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款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款冬并收藏心怀不轨【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