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如流从外面回来才知道出了这样大的事,他才不过离开一上午,安念那丫头就被g爹叫了去,应该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打击不小,现在不知所踪。
    听说大哥雷霆大怒,先是差点和子默动手,接着又将当时安排照看安念的一g人等全部开除,现在正全城寻找安念的下落。
    说起来,这件事季如流觉得自己也是有一部分责任的,毕竟这段时间大哥都是托他照看安念,要不是上午实在是有要事才出的门……
    但他也明白,这件事,早晚会发生。
    对于大哥来说,若是不在乎她,自然不会刻意隐瞒,那丫头即便知道了也无所谓。但若是越在乎,则越会想去遮掩,越遮掩则越明显,而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所以,避无可避的。
    不过他一开始,也以为大哥要了那丫头,是因为已故的大嫂,后来才渐渐察觉,又似乎不对。
    大哥自年少起便寡言且x子冷淡,尤其在季家曾遭遇过那些事后,愈发y郁,常年是脸上是不见笑容的,他和大嫂子之间,一直以来都是大嫂更为主动,即使后来与她结了婚,大哥也是沉敛的,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
    可对安念,却是不同了,他见过季遇诚为安念亲自剥蟹,t贴地为她披上自己的外套,日常起居照顾地事无巨细,甚在得知她怀孕后,一连几天推了应酬饭局,驱车至她家楼下一待就是一整夜。更别提这几次因为她的事费心劳神,直至现在还未消停。
    唉~连他也不懂大哥的心思了。
    再说g爹,这次为什么突然趁大哥不在突然把安念叫去,他大概也是知道的。沈继霖除nv儿沈怀珠外,一生最看重的,便是权势。偏又命中无子,后继无人,只有大哥这一个nv婿他尚且信得过。
    因为他们兄弟二人,尤其是季遇诚,欠他们沈家良多。大哥愿意为他沈家做事,也全凭当年的恩情。
    不过沈继霖知道,大哥如今的势力已不在他之下,他一向疑心甚重,怕是早已有了危机感。
    这次龙头选举让沈继霖失了对社团的掌控权,便是导火索,他自然是要暗中查清楚,得知季遇诚是因为nv人,作为前老丈人,无论如何是不甘的。所幸,见到安念容貌与自己nv儿相似,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不满季遇诚因为nv人昏头误了事,倒也不好对季遇诚直接发难,一来先是提醒安念,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二来借此敲打敲打季遇诚。
    乱七八糟想了一通,季如流才来到季遇诚这里,他此时正在一个私人会所办公室,这里有不少是季遇诚的旧部,如今混的都还不错,在宏港也算有个一席之地。
    办公室不小,此时摆了不少电脑,有看监控的,有查地图数据的,以这些人的实力,只要安念一有离开宏港的动静,他们立马能查到。
    倒也是奇怪,按理说若是安念自己出走,查她的行踪应该不难,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线索……
    站在一旁的季遇诚眉心紧锁,来回踱着步子,浑身是藏不住的焦虑。
    季如流走过去,先是自责了一番,“大哥,对不起,是我没有照看好小嫂子。”
    季遇诚抬头看了他一眼,脸se依旧y沉,没有说话。
    季如流知道他心急如焚,又不知如何安慰。只能说到:“我上午出门是因为这几天你一直在查的事,有眉目了。”
    季遇诚顿住脚步。
    “maylin背后的靠山,是吴明。”
    --

章节目录

心怀不轨【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款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款冬并收藏心怀不轨【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