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月舒低头瞅一眼那只手,抬头笑着看翁策,眼角恁地多了许多风情。
    “心不在焉难道是因为我?”
    翁策越发紧地握住李月舒的手,一脸邪坏笑容,说道:“你说呢?”
    屋子里气氛一度暧.昧诡异。
    在翁策的脸越发靠近,几乎碰到她鼻尖的时候,李月舒及时抽回了自己的手,身子朝后仰去,嘴里骂了句:“心急小心被热豆腐烫死!”
    翁策也猛地后退,负手站好了,说道:“我一向沉得住气,不然也不会惦记你这么多年方才——”
    言语里多少有些委屈。
    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夏丽云,李月舒还不会给他抛来橄榄枝呢。
    想到夏丽云,翁策的心情立时又不好了,他左右环顾了一下,屋子里没别人,锦心也在门外放风,这才放心说道:“月舒,那夏丽云不是在金美楼自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李月舒有些吃味:“怎么,你还惦记着她?”
    想到翁策与夏丽云也巫云楚雨过,李月舒心里就很不好受。
    翁策蹙眉:“什么时候了,你竟还有心情吃醋啊?”
    李月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吃醋。
    大概她和翁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翁策便成了她的人,她不喜欢有别人来和她分享。
    王孝健也是同样的道理吧。
    “尽给自己脸上贴金,谁吃醋了。”李月舒嘴硬嘀咕。
    翁策现在没心情和李月舒打情骂俏,他追问:“月舒,夏丽云怎么又回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关于这件事,李月舒也懊恼着呢,她问翁策,“这几日你住在王家是不是遇到她了?她同你说些什么?有没有拿金美楼的事情威胁你?”
    李月舒的话提醒了翁策,他的确该去见夏丽云一面,这件事如果被捅出来到底是不好的。
    之前他可以不在意,因为以为夏丽云就是个小妾,无依无靠,糟蹋了也就糟蹋了,死了也就死了,但是没想到夏丽云背后有沈家这座靠山啊。
    “月舒,你当初就不该瞒我夏丽云的身世,你怎么不告诉我她是沈司空的外甥女?”
    翁策言语里有责怪之意,李月舒很不满,讥笑道:“怎么,难道你事先知道了,就不肯帮我了?”
    那是当然的啊,他是要走仕途的啊,怎么可以得罪这些老资历的官场老爷们呢?
    但是翁策面上一笑,对李月舒说道:“阿策随时恭候你差遣。”
    李月舒这才笑起来,娇媚看了翁策一眼,说道:“等大宴之后,我会差遣你的。”
    翁策心领神会。
    两人目光交汇,许多心照不宣,两人含笑的眼神里都长了勾子般,彼此勾惹了一下,翁策便告辞了。
    ……
    ……
    许府,晴雪园,风景独好。
    许卫龙行虎步而来,丫鬟婆子们忙都屈膝行礼唤“老爷”,许卫并不看她们,目光只在园子里百花亭中那一抹雪白影子上。
    “梦雪!”
    许卫三步两步跨进亭子,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梦雪从美人靠上起身来迎他,说道:“老爷这个时辰怎么回府来了?”
    按理,应该在军营才对。
    许卫在亭中石桌旁坐下,说道:“烨儿如今是都尉,三军事务有他帮我,我清闲不少。”
    “烨儿还年轻,诸事还需老爷多教导他。”梦雪脸上笑容清清浅浅,许卫向她看过去,竟生出缥缈的不真实的感觉来。
    “烨儿,是个能干的。”许卫的话有安抚梦雪让她安心的意思。
    梦雪却浑然不在意似的。
    她端正站在那里,就是个美丽的花瓶。
    仿佛,她这辈子的价值就是当个花瓶,其他与她无关。
    一时之间,许卫顿觉喉咙涩涩,不由咽了咽口水。
    梦雪上前为他斟了一杯茶:“老爷,请喝茶。”
    美美的,温温柔柔的,却又疏离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
    “谢谢。”许卫喝了茶,说道:“后日,王家的宴会,你一起去吧,烨儿也会去的。”
    许卫并不知道,这场宴会,许绍烨还是始作俑者。
    “不了,入秋了,天凉,我不想走动,怕冷。”
    许卫放眼百花亭外的晴雪园,秋风阵阵,吹得园子里枫摇竹曳的,既然怕冷,还到这亭子里来吹风吗?
    许卫去将亭子柱子与柱子间的纱帘放下来,挡住了外头的风,亭子里顿时暖和不少。
    许卫回头看梦雪,她又在美人靠上坐下,撩起纱帘一角看晴雪园里的景致,有一处种了一小片枫林,正如火如荼晚霞一般。
    许卫不甘心,又说道:“阿楚也会去呢。”
    梦雪果然一颤,眸光闪过一丝雪亮,喃喃说道:“阿楚当齐王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你去了,见了他,不就知道了?”许卫兴致满满。
    梦雪却摇头:“那种场合,没有世家贵族会把家里的姨娘带去吧?”
    一句话让许卫有些语塞,一时之间他不知还可以再说什么,在百花亭里站了一会儿,嘱咐道:“这亭子建在高处,比园子里还要冷,你身子骨弱还是早些回屋里歇着吧。”
    “我再坐一会儿,就回了。”清淡的言语寡淡的神情,又透了一股子任性。
    许卫只好无声叹口气,讪讪离去。
    许卫走了,梦雪方才回过头来,亭子四面都被纱帘遮挡住,已经看不见许卫离开的身影。
    ……
    ……
    王孝健忙了一整日回到仁厚堂时已十分疲倦。
    听说夏丽云身子不适,他原本要去探望,可是琴儿来请他,说是二少夫人等他用晚膳,王孝健便随琴儿去了沈昌平那里。
    这沈昌平嫁来王家这么久,不让他进她的房也就算了,也绝不会和他一起用膳,除非是在宅心院王夫人那里,他才能与她共坐一桌。
    只有那时那刻,王孝健才觉得自己与她是一家人。
    随琴儿进了屋子,王孝健立即就闻到美食的香气,顿时饥肠辘辘。
    丫鬟们早将晚膳摆上了桌,沈昌平笑吟吟迎上来,嘴里甜甜道:“相公辛苦了,相公快来用晚膳。”
    说着,亲自引了王孝健入座。
    被宠坏了的官家千金突然献殷勤,王孝健受宠若惊,心里还有些毛毛。
    “相公,这是你爱吃的鸡髓笋,还有这胭脂鹅脯,我都是听娘说的,相公你多吃点。”沈昌平笑靥如花,不时往王孝健碗里夹菜。
    王孝健太饿了,虽然心里觉得异样,还是大口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便困意袭来。
    沈昌平搀扶他往里间走去,说道:“相公今夜——就留在我这里吧。”说着娇羞一笑。
    王孝健一颤,心头“咦”了一声,没有推拒,而是任由沈昌平牵着他走进里间去,只可惜,到了里间,王孝健还没来得及更衣,只沾了床眼皮便沉甸甸盖下来。
    王孝健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梦惊醒时,只听到外头打更人棒槌敲击的声音。
    三更了。
    王孝健坐起身发现自己置身沈昌平屋子里,屋子里点着灯,沈昌平却不在床上。
    “娘子,娘子——”
    王孝健一边唤着“娘子”一边下床穿鞋。
    琴儿闻声走进来,说道:“哎呀,二公子你怎么醒了啊?时辰还早,您再歇会儿吧。”
    王孝健问:“二少夫人呢?”
    琴儿说道:“云姨娘那边丫鬟来报说,云姨娘突然身子不适,二少夫人担心她刚刚过去看云姨娘了。”
    听说夏丽云抱恙,王孝健想也没想拔腿便走,琴儿急忙也跟了出去。
    夏丽云就住在仁厚堂的西厢房,王孝健和琴儿才走了几步路就到了,却看见沈昌平站在门外,一见他们来就伸手拦着不肯让他们进。
    王孝健想说什么,沈昌平急忙用手捂了他的嘴,不时回头看几眼屋里,又冲王孝健使劲摇头,一脸焦灼忧虑忐忑的神色。
    王孝健不解,但见沈昌平蹑手蹑脚拉着他进屋,他也鬼使神差跟着蹑手蹑脚猫腰进去——

章节目录

长公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长公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