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祖,您的最佳炉鼎二傻子已上线,您不考虑来搞事一波,把炉鼎抓回去,改造成您的形状,或者把您自己改造成二傻子的形状吗?
    ……
    阿尔萨斯出现在前线,泰瑞纳斯当然收到了来自巫妖王耐奥祖的蛊惑,一个洪亮的声音不停驱使着他,赶快袭击自己的儿砸,好好操练他什么的。
    老泰子忍住了。
    木有办法,或许我不是人,但对面那个姓麦的是真的狗。
    在我眼皮底下把一条母黑龙塞过来给我当儿媳妇?
    你贱不贱啊?
    如果这是撸啊撸游戏,老泰子早就打个问号到麦某人头上了——当我打出问号,不是我有问题,而是你有问题!
    老泰子是真的能忍!原来都是六十好几的人,当个忍者神龟真的毫无难度,若不是身体太差即将暴毙,哦,仙逝,他也不会投靠阿祖,不当人。
    可连续几天,都是坏消息。
    一是废物克尔苏加德在永歌森林被军训了,堂堂大巫妖,愣是打不过几个游侠你敢信?
    二是斯坦索姆军的更精了,不知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战术,让坦克进入一种有着特殊开口的碉堡。这种碉堡只用建一半,像极了剖开的葫芦。坦克在里面疯狂开火,却能依靠碉堡和坦克装甲的双重防护,充当最后的断后部队。
    以往天灾军团进击时,多少能捞到一些断后步兵当尸体补充,现在是毛都捞不到。更离谱的是,人类似乎将城墙改为可拆卸的。当天灾军团好不容易用尸体垒出一条坡直通城头,人类就会放弃那条防线。
    以前攻下一道城墙,往往会让后面的城墙失去射界。想想就知道,两堵城墙之间不可能相隔太远。高度也不会差太远。一堵墙没了,前面那堵墙反而会挡住后面城墙的视界。毕竟谁都无法第一堵墙造10米,之后那些墙每堵墙都比前面的高十几米吧?
    这一回,斯坦索姆人每后撤一次,就让整堵墙从墙根那里爆破,放平前面的墙壁。那视界又有了。
    最让老泰子整个灵魂都不好的是,根据空军观测,类似的墙,还他喵有超过一百堵才能到安多哈尔要塞。
    “这是要我用不死者的骨头填满整个东提瑞斯法林地!?”
    天灾军团暴兵再厉害,终归还是要材料的。
    太过久远的尸骸,往往质量不咋滴。不是每条咸鱼,都能像某蓝龙王后一样,保质万年,历久如新。大部分尸骸,埋土里一段日子就会分解。时间久了,骨头就会脆化,连骷髅兵都做不了。
    天灾军团擅长滚雪球,若是滚不动,那节奏就断了,这太伤了。
    三,也是最后一点。
    这让老泰子最无法接受,整个联盟似乎有了对抗瘟疫的方法了。
    原本想着,联盟那边瘟疫爆发,大面积士兵暴毙,那你有再多城墙,若是没人守,那就是废墟。
    谁想到,联盟的兵不是越打越少,而是越打越多。
    起初还不觉得,毕竟诅咒教派还是蛊惑了一些二五仔,报告了碉堡群里的状况的。
    可是,联盟的抗疫措施,未免太专业了吧。
    此时此刻,阿尔萨斯站在高台上,指挥着部队。
    “所有将士回营后,必须经过清洗消杀灭菌!”
    “小队长负责到底,每晚一次巡夜,确保没有士兵有发烧咳嗽等迹象。一旦发现,立即上报。”
    “得病不要怕!十个人里至少有七个人机会治愈!上战场比这死亡率高多了!”
    二傻子知道自己是诱饵,就熄了自己冲锋在前的心思,相对地,他把麦当肯教他的防疫手段奉为圣旨,利用自己的元帅身份收拾那些懒散不听话的刺头。
    别说,这还真把他的统率力发掘了出来。
    瑞文戴尔如今是联盟名将不假,他带兵不错,也仅仅是不错,跟某个在历史上有资质统御整个天灾军团的王子相比,他还差了一大截。
    两人如今的合作相当愉快。瑞文戴尔负责总指挥,阿尔萨斯负责后勤,一手包了轮换、补给、伤兵和生病士兵治疗等杂务。
    阿尔萨斯上前线一连十天,天灾军团愣是只拿下了9堵城墙。
    老泰子终于坐不住了。
    发动了一次少说有三百万不死者的大规模强攻。
    这已经是老泰子手上一半的兵力。
    不是没有补充,如今是隆冬,骨头走来安多哈尔要塞也是要时间的,有些地方积雪近一米深,就算你是骨头,可以日夜走个不停都不好走。
    连续这么多天的鏖战,老泰子早已确认光是数量是没意义的,斯坦索姆军的喷火兵天克普通的骷髅和僵尸。
    能压过去的,唯有精英兵种。
    首先就是——石像鬼!
    “混蛋!蛮锤矮人什么时候被人当软柿子了?”不管弗斯塔德再怎么愤怒,都无法改变狮鹫数量还是太少这个根本性的问题。
    连日来高强度的空战,已经让五百多只狮鹫永久退出了战斗序列。
    当石像鬼开始占上风时,若不是麦当肯的人突然掏出一堆防空炮,联盟这下就要坑了。
    然后就是多得离谱的憎恶了!
    短时间内,天灾军团也憋不出太多正牌憎恶。
    阴险的老泰子弄出了劣化版。那就是强行缝合一些尸体,打造跟憎恶同等尺寸的劣质货。
    不求有憎恶的力量和破坏力,只求一冒头就吸引联盟的炮火。
    这一点打了瑞文戴尔一个措手不及。
    当超过一千只憎恶直接取代普通的僵尸当步兵用,在不到一公里的战线上,以散兵线的形式发动进攻。
    那真不是几十门中小型口径的战防炮,外加榴弹炮团的支援就能打掉的。
    密集如蝗虫的石像鬼,加上汹涌如潮的憎恶集群,这条在五号碉堡群侧翼的防线,仅仅半小时就被连拆10墙。
    其攻势之犀利,逼得瑞文戴尔不得不将白银之手和自己的亲卫骑士团都压上。
    而大巫妖安东尼达斯的出现,更是逼得茉德拉等两位前同僚都不得不出手,疲于应付。
    王对王,将对将。
    当黑衣马杜克连同数个恐惧魔王一同缠上乌瑟尔等圣骑时,加文拉德*厄运这位前圣骑士终于有机会对上阿尔萨斯。
    不是小弟们不肯死保二傻子,而是加文拉德虽然作为历史上最渣的五圣,实力还是有的。
    当第七个骑士被干掉后,骑着骷髅战马的加文拉德终于杀到阿尔萨斯面前。
    “面对我!阿尔萨斯!证明你不是徒有虚名!”加文拉德隔空对着身穿臃肿铠甲的阿尔萨斯就是一个扬手。
    【死亡之握】再现!
    这可是死亡骑士的招牌了!
    然而出乎加文拉德意料的是,他就这么一拉,居然拉了阿尔萨斯半副铠甲过去。
    “嗯?”加文拉德看着手上半副铠甲的内侧,镶满了魔法水晶,更不妙的是,这些水晶光芒大盛,现在是触发了什么。
    前方20码处,阿尔萨斯一手握着【火之很高兴】一边打了个响指,正声道:“我大哥教过我,【艺术就是爆炸】!”
    “啪!”
    话音落下,加文拉德炸了!

章节目录

斯坦索姆神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余云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余云飞并收藏斯坦索姆神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