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作者:云檀
    那日,韩家车库,阳光渗不进来,触目所景,皆被淡墨笼罩其中,就连韩愈脸上似乎也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寒冰。舒悫鹉琻
    早在阿笙醒之前,韩愈就把车开到了车库里,只因阿笙还在睡,这才没有急着下车。
    醒来的那一瞬间,她抓着他的手,口中呼唤着“陶然”,语气那么紧张,那么难过,也不知怎了,韩愈心里竟刮起了寒风,刺骨的凉。
    那个“陶然”必定是个男子,韩愈能够真切感受到顾笙的伤心,可见这个人对顾笙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她在人前,习惯将微笑化作伪装,真实的顾笙,因为与她相处过,所以韩愈多少有一些了解钋。
    礼节得体,理智自信,看似淡然,却对看重的人和事,不轻言放弃,因为太聪明,所以偶尔会有些小迷茫,不过不打紧,无非是成长路上必须要经历的小过程。
    对于韩愈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包括她屡次不动声色的挑衅他,诅咒他,事后想想都是十分有趣的,但这声“陶然”听在耳中,却激起了他前所未有的愤怒和不安。
    陶然是谁?她喜欢的人?他人在哪儿罴?
    他竟忘了,今年18岁的她,他能看到她站在太阳下散出来的光芒,别人又怎会看不到?
    大学恋爱不知何时早已成为一种时尚,若是有人追求她,若是她有男朋友……
    心口涌出失落,隐隐焦躁。
    真正焦躁的那个人是阿笙。手被韩愈握着,眼神漫不经心,撩拨着阿笙每一处躁动的神经末梢。
    她很清楚,韩愈这个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若不答,他们就势必要在车里继续耗下去。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阿笙脸色并不好看,陶然被她放在心里,未曾开始,却无人可及。
    活着的人又怎么能跟死人相比呢?就算能相比,十余年同窗情谊早已演变成亲情,有些东西是深入骨髓的。
    死亡造就了永恒,纵使无关情爱,“陶然”两个字又何尝不是她的刻骨铭心。
    韩愈是恶魔,所谓恶魔,虚伪笑脸一旦卸下,必定暴戾无常,以前他从骨子里藐视阿笙,现如今直接传递到了眼睛里,那么灼热的盯着阿笙,好像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把她燃烧成灰。
    阿笙并不惧怕,但他身上的青草气息却让她屏住了呼吸,如此近距离,令人心生抗拒。
    是啊!为什么要告诉他?韩愈勾起唇角,浑身却散出清冽的气质,左手搭放在方向盘上,就那么盯着阿笙不放,手指悄无声息的握紧,然后松开。
    “男朋友?”
    出乎意料的是,韩愈出口之声很平静,阿笙的挑衅并没有成功把他激怒,到了韩愈这个岁数,考虑事情虽也有冲动的时候,但毕竟心细如尘,阿笙初唤陶然,眼神湿润,他看在眼里,想必分手了吧?
    年轻人谈恋爱,分分合合很正常,若她跟陶然分手……尚未得到答案,心竟出奇安定了下来。
    韩愈语气很温和,完全出乎阿笙意料之外,回想刚才,她在睡梦中主动抓住韩愈,呼唤“陶然”醒来,韩愈出于好奇,问她“陶然是谁”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可能生病,也可能是梦境扰心,多少有些欠缺理智。
    他已松开她的手,暗自松了一口气,在韩家和韩愈闹僵对她没什么好处,阿笙有心缓和气氛,想了想,说:“故友。”
    一句带过,话音很轻。
    阿笙这个人,虽说遇事冷静,但听了阿笙的话,还是微微皱了眉。
    “故友”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指旧友,老朋友。另一种指的是亡友,死去的友人。
    无需多问,阿笙提起“陶然”总会带着缅怀之意,韩愈猜想,这个陶然怕是后者居多。
    两人各有想法,却都没有说出口,车内一时很静。
    终于,韩愈开口问道:“很喜欢他?”
    “我亏欠他。”
    又是短暂沉默,韩愈坐在那里,看着顾笙,见她低着头,无意识抠着手指,手背上还有扎针输液痕迹,泛着淡青色,他想伸
    校园港

章节目录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云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檀并收藏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