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窗前,她在做着稚气满满的事——跟人讨压岁钱。可那人却愿意陪她一起做,还说要陪她做一辈子这样的事。
    心头暖如春日,像鼓在心中——扑通、扑通……
    二月二,龙抬头。万卷书院一如既往举办牵钩大赛,今年这天也是风和日丽,春意遍洒。
    柳笑笑已经换好衣服,站在一群孩童中也显得英姿飒爽。连郑昉都多看了她几眼,却是连连摇头。冷玉在旁看见,笑道,“郑先生怎么了?”
    郑昉叹气,“你看柳笑笑的模样,分明是第二个柳小将军啊。我总觉得以后书院还得鸡飞狗跳。”
    冷玉笑了笑,“那不是好事么?”
    郑昉也是笑笑,点头,“嗯,确实是好事。”
    柳笑笑还在跟同窗说着话,并未察觉远处的先生在瞧。旁人左右看看,问道,“笑笑,你那女官姐姐今年不来观战吗?”
    “不来不来。”柳笑笑笑得明媚,如这春日明朗风景,“九姐姐她在坐月子呢。”
    “坐月子是什么呀?”
    柳笑笑皱眉,对哦……坐月子是什么?她也想知道,可是一问大人,无非都是一个答案。这会被小伙伴一问,思量片刻,肃色,“这是大人的事,以后我们会懂的。”
    现在不懂,以后总会明白的。
    她不急。
    不过她知道的是,九姐姐生了个男婴。她在第二天去瞧过一眼……嗯,可丑啦!
    刚出生的孩子确实丑得不行,连柳雁都觉得没一处像她和齐褚阳的,不过见多了弟弟妹妹刚出世的模样,安心等了两天,孩子的肤色便渐渐白嫩起来,五官越发好看。等过了十天,已是十分好看。连向来吝啬赞言的殷氏也直说这孩子漂亮,对李墨荷羡慕得紧,“这孩子将他爹娘的样貌都承了个十分,往后定是个俊朗公子。”
    李墨荷笑道,“孩子才多大,哪里能看出以后的样子。”
    “哪里不能,嫂子你瞧……”
    方青听她还要夸,笑道,“三嫂……”
    殷氏见两人笑笑不语,这才明白过来,孩子不能多夸呀,会娇气的。她拍拍脑袋,“一时忘了,忘了。”她轻轻摸了摸柳雁抱着的襁褓婴儿,哄着他说道,“康康乖。”
    孩子小名康康,大名还没取——倒不是没取,而是还没定。没定的原因是齐存之千挑万选终于从三十多个名字里挑了五个,犹豫不决,跑去问故交。结果众人意见更乱,更难抉择。众人争到最后,都说领兵打仗都不曾见他这样难断过。
    “这可是我亲孙儿的名,怎么能马虎。”
    “那你让你儿子儿媳定去。”
    “当然得我这做祖父的定。”
    众人都是粗糙将士,这样头疼的事再不想理,纷纷喝酒去了。齐存之无法,便去问柳定义。
    柳定义看了看他最后选的两个名字,掂量半晌,又想了半日,才道,“左边的好。”
    齐存之一拍大腿,“那就右边这个了。”
    柳定义见他大笑离开,心中怡然。同行这么多年,他还不知道好友的脾气么。
    齐存之到家后就写了名交给齐褚阳。
    齐褚阳接过后就去了房里,进去时婢女刚给康康洗过身子,穿着衣裳。他俯身摸摸儿子的面颊,胖嘟嘟的。只是看了看他,就打了个哈欠继续睡了。他笑笑说道,“真爱睡。”
    管嬷嬷将孩子轻轻抱起,笑道,“孩子可不就是这样。”
    柳雁听见他的声音,探头看去,果真是他。
    齐褚阳过来就将写了方正大字的纸给她,“康康的名字。”
    柳雁拿来一看,只见上头写了个大大的“璟”字,笑了笑,“爹有心了。”
    璟出自《埤苍》,释义玉之光彩。
    有玉的高洁,也有玉的风华,虽单字简单,却寓意颇好。
    齐璟齐璟,盼他日后品行如玉,又不会被埋没在世俗之中,出类拔萃。
    三月,绿意已满布大地,随处可见。
    鱼儿池中嬉戏,飞鸟勤食早虫,和春日光景一样,生机勃勃。萌芽在初春破土,如今已长成伫立大地之上的绿油小草。哪怕马车行过千遍万遍,也依旧坚挺。
    绿郊之上,风筝满天,争奇斗艳,直飞天穹。
    柳雁以手遮在眉上,看着由下人领着瑾萱越放越高的风筝,也笑得开怀。久未出门,还是带着孩子来这踏青,只觉闷了三十日的一肚浑浊都在这里释放了,”齐哥哥你看,瑾萱玩的多开心。”
    齐褚阳也瞧见了,“嗯,孩子果真更适合在外头玩。”
    “这个道理,薛院士明白得最早,所以才有了那样与众不同的万卷书院。”柳雁心中宽慰,也庆幸自己能碰见薛院士。
    等瑾萱玩累了,三人用过饭。两人就带上酒水,牵着瑾萱进了树林。
    瑾萱一左一右拉着两人的手,问道,“姨父柳姨,我们去哪里呀?”
    “去探望柳姨的恩师。”
    “恩师是什么呀?”
    柳雁笑道,“像父亲一样的先生。”
    瑾萱恍然,安静地跟着他们走。穿过林子,已见一大块长满绿草的空地。没了冬日的萧瑟,唯有坚韧青草。
    坟前有许多香烛和祭品,坟上也没有疯长的草,想必是被人拔了。
    齐褚阳和柳雁将香火点上,洒了酒水祭拜。道了这几个月的平安,看得瑾萱也不觉这平日看起来阴森的坟墓可怕。
    里头定是睡了个了不得的人物,所以姨父柳姨才会有这种敬重的模样。
    柳雁敬了最后一杯酒,才道,“如今您可以放心了,圣上开明,鼓励女子入朝为官,虽仍未能和男子平分秋色,可也有人入了军营,战功卓然。也有女子上书变法,圣上也会掂量采纳。再不会任人宰割,无权争辩半分。”
    坟里的人不会答话,柳雁仍很仔细的说着,好似这样说了,里面的人便能听见。
    兴许是真的能的。
    至少柳雁相信。
    酒水渗入地下,柳雁这才缓缓起身。收拾好东西,和齐褚阳一起离开。
    瑾萱已经睡着了,由齐褚阳抱着,趴在他肩头上睡得香甜。齐褚阳一手托住瑾萱,又执了柳雁的手。两人对视相看,已是笑笑,说不出的暖意。
    三人身影渐入绿梢满满的树林中,迎着春风,似花开十里,一直开到城中,绿了满城,春光不尽。
    ——完

章节目录

满城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满城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