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节目组给他们发拍摄通知之前,司徒雅就拉了一个四个人的叮讯群聊。
    这次去录制节目不能带经纪人,也不能带助理,临到这时候了,他们才发现这两个要上节目的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让人放心。
    许棠舟相对比较听话,可是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任何言行都有可能被镜头放大,他是那个容易不小心犯错的人。
    而凌澈就不一样了,他虽然也没参加过综艺节目,可是他好歹有无数面对镜头的经验。这些经验常常让他感到被束缚,没有经纪人盯着,他很有可能随时都不配合安排。若是严重点,中途撂挑子走人也不一定。
    司徒雅在群聊里苦口婆心地讲了很多,关于许棠舟的部分,黄千已经和许棠舟讲过了,但许棠舟还是乖乖的听着。大部分的话,都是司徒雅讲给凌澈听的。
    司徒雅:[凌澈,你是不是没在看叮讯?]
    凌澈的叮讯头像是全亮的,但全程他没在群聊中说过一句话。
    司徒雅又问了一次。
    足足过了五分钟,凌澈才回复。
    凌澈:[。]
    许棠舟:“……”就一个句号?
    司徒雅没再追问,似乎习惯了这样的交流方式,转而问起了最后一个问题。
    司徒雅:[舟舟,嘉宾组包括凌澈在内有两名alpha,你们一起录节目,免不了接触得频繁一些,你的发情期抑制剂打过了吗?]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司徒雅是在为许棠舟的安全考虑,也可以理解为——她不想他和凌澈两人在节目中擦出火花火闹出绯闻,不管怎么样,要是真的发生那种事,还是凌澈的损失更大一些。
    这是个尴尬的话题,毕竟两人性别不同,一旦omega发情,在场的alpha便会被动发情。未被标记的omega与alpha在单独相处时总是像个不稳定的定时zha弹,还是得细致入微的做好预防工作。
    这些话司徒雅作为alpha不好直说,黄千也是明白的。
    于是他抢先回答:[打过了,舟舟的抑制剂至少还有半年时间才失效。另外,知道要上节目,舟舟最近主动在吃调整信息素敏感度的药物,也准备了颈环、mist阻断剂,保证不会对凌澈有影响。]
    工作归工作,黄千很清晰地划分出了界线。
    心照不宣地站在许棠舟的角度,主动和凌澈撇清了关系。
    许棠舟就在黄千旁边:“其实是我身体不舒服……”
    具体怎么不舒服,当然是“特别想被标记”什么的,但听上去太yin荡了,他说不出口。
    黄千拍拍他肩膀:“这样他们才放心,雅姐这个人,很精明的。”
    司徒雅回复表示那就放心了。
    而凌澈则冷冷地发了一条:[那样最好。]
    发完这条信息,他的头像立即暗了下去,直接下线了。
    话题正式结束。
    许棠舟松了一口气。
    还好黄哥这么说了,凌澈看起来也很不想和他扯上关系。
    黄千告诉许棠舟:“你记住,听说凌澈这个人呢睡眠很轻,很容易被吵醒,会有起床气,所以你早上一般不要和他说话。还有就是他很挑食,能迁就他就迁就一点。另外他的头发是禁忌,不要去碰到他头发。”
    “为什么?”许棠舟好奇,“碰到了会怎么样?”
    黄千:“要不你试试?”
    许棠舟回忆了一下凌澈的样子:“不了不了。”
    搞不好会变身。
    两人要假扮朋友,就不能连这些都不知道,之前说好要让他们找机会互相了解一下,却一直没有时间。
    现在只好临时抱佛脚,能记一点是一点了。
    黄千像一个老父亲般千叮咛万嘱咐,生怕许棠舟出什么错。
    导演和跟拍助理他都提前打了招呼,希望他们对许棠舟的镜头友好一点,对方当然是满口答应,但说实话,黄千也不敢如何相信就是了。
    毕竟这节目以坑出名。
    到了录音棚外,黄千就被拦住了。
    和黄千挥手再见后,他还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让许棠舟感到一点分离的不舍。
    这几天有黄千无微不至的照顾,要不是黄千太年轻,他都想管黄千叫爹了。
    那股伤感还没散去,许棠舟一下车,迎面就对上了一个黑洞洞的镜头。节目组竟然从棚外他们下车起就拍摄了,并且完全没提前通知。
    许棠舟有一刹那的怔忡,冷情的脸上显示出少见的迷惘。
    “……”
    跟拍助理茉茉带着他们跟拍摄像笑吟吟地打招呼:“早上好呀舟舟!你是第三个到的!”
    许棠舟一点也不好。
    这镜头都快怼到他脸上了。
    说是不紧张怎么可能,他所有面对镜头的经验都是拍摄过一个广告而已,并且广告的导演是怎么美怎么拍,而这位大哥,简直恨不得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个毛孔。
    “早上好。”许棠舟努力显得镇定一点。
    茉茉是个beta小女生,脸红红的带着他去签到处签名。
    签名本做得很精美,封面就写着亮晶晶的《我们的完美旅行》几个字,里面则写着“我自愿参加此次旅行”等巴拉巴拉的类似于同意书一样的东西。
    许棠舟对上综艺节目这件事,此时好像才终于有了真实感。
    签名栏已经有两个人的签名了,许棠舟辨认出,那是陆承安和米非的签名,也就是那对ab情侣,他们比他来的还要早。
    也就是说凌澈还没来。
    许棠舟拿起笔,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许棠舟。
    茉茉带他进录影棚,可能是察觉到他的紧张,茉茉一边走一边问无关紧要的问题暖场,又问:“你只带了一个行李箱吗,里面都装了什么呢?”
    许棠舟:“???”
    小姐姐失忆吗?那个禁带物品的附件不是她发的?
    除了衣服还能带什么?!
    不管许棠舟心里如何对节目组的安排吐槽,等他一进录影棚,才吓了一跳:布置得很绚丽的录影棚里,中央区域空出了一块,竟然堆放了五个行李箱。所以可以带这么多吗?!
    陆承安与米非,也是就这五个行李箱的主人先和他打了招呼,对他的形单影只的行李箱失笑。
    “果然太年轻了啊。”陆承安相较于其他人都年长一些,他去年刚拿过视帝,熟男气质风度翩翩。
    “人家哪有你老奸巨猾。”米非年纪还小,笑起来时会露出虎牙,“舟舟,我可以叫你舟舟吧?我看你的粉丝,好像都叫你崽崽。”
    录影棚安排了座位,对面就是一排黑压压的人头,六位嘉宾,每一人一个跟拍摄影师不算,还有导演副导演场记助理等等若干人。
    许棠舟就坐在米非旁边,这么多镜头让他无所适从。
    原本他坐得笔直,越紧张越是显得冷淡,白皙的皮肤像一块冷玉,让人不知道如何与他接近。
    陆承安和米非很好地缓解了他的紧张与局促,他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
    米非道:“我妹妹是omega,你代言mist以后,她就特别喜欢你,知道我们一起参加节目,天天在我面前说起你。”
    “我没有代言mist。”许棠舟脸微红,“只是拍了一个新品的宣传广告。”
    米非搞错了也不慌:“是吗,早晚会的,信我。”
    陆承安握着米非的手,身上的信息素像他人一样温和,有些像兰花的味道,开口也是温润的:“信我们小米,他很灵的。”
    许棠舟说:“真的?谢谢你奶我呀。”
    “好说。”米非忽然露出神秘的笑容,这个许棠舟,和他的外表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不多时,那一对beta姐妹花也来了。
    姐姐叫夏月,妹妹叫夏星,她们倒没有陆承安他们夸张,但还是有三个行李箱,女孩子的行李到底要比男孩子准备得多。
    她们来了以后,内景主持人名嘴戚木也来了,等人一到齐,她就会正式开始宣布节目规则。
    可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凌澈也还没来。
    此时已经错过了节目组约好的时间。
    “听说凌澈在准备演唱会。”夏星道,“他和我是一个编舞老师,最近都在舞蹈室排舞,如果昨天也练到很晚,今天可能起不来。”
    夏月隔着几个位置弯腰看过来:“许棠舟应该知道吧。”
    许棠舟冷不防被点名:“嗯?”
    他不知道!
    所以凌澈昨天到底在干嘛?!
    “我,不太清楚。”许棠舟拿出了毕生演技,“他最近很忙。”
    还好他的脸表情本来就不丰富,所以看上去很淡定,其实内心慌得一逼。
    这么说是不会错的。
    谁知大家都纷纷想起来他和凌澈是好朋友这个设定,连戚木都说:“要不舟舟你给他打个电话,我们看情况好调整时间。”
    现场这么多人等着。
    许多人对于凌澈来上节目的目的心知肚明,否则凭他们怎么可能请得动凌澈?
    一个横空出世的许棠舟,竟和凌澈打起了好友牌,还不因为他是一个干干净净无料可挖的omega
    夏星她们提这个,或许是恶作剧,或许死不怀好意,许棠舟不知道。
    但戚木作为一个素养很高的主持人,也会这么问完全就是在为节目的收视做贡献了,这里将会是播出后的第一个爆点。
    许棠舟差点就要穿帮了。
    他拿出手机,从通讯里寻找凌澈的名字。
    米非凑过来,用旁人绝对听不见的音量小声问:“有吗?”
    许棠舟知道米非是好意,他轻轻点点头,滑动屏幕的手指一停,“凌澈”两个字出现在通讯录里。
    还好!黄千事先给他存了凌澈的电话!
    现场变得很安静。
    戚木嫌不刺激,叫人接通了现场的音响。“嘟”声是那么漫长,终于被接起来的时候大家都很亢奋。
    “喂?”凌澈的声音响起,带着睡意,似乎还在睡觉,因此显得低沉。
    许棠舟硬着头皮按下了想说“你好”的冲动,尽量自然道:“你在哪?”
    “路上。”凌澈没有反问什么,答道,“堵车了,前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真烦。”
    凌澈向来都这么桀骜,他是不收敛的。
    所以,他很有可能干脆在车上睡觉,并且不加掩饰。
    “哦。”许棠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戚木飞快地写了提示板,许棠舟在戚木的示意下念出那几个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什么意思?
    许棠舟卡壳。
    凌澈那边忽然沉默了。
    凌澈从接电话起就没问过是谁,而许棠舟的声音算不上多有特色,经过摄影棚的话筒效果后,要是不熟悉的人,还真不一定马上就认得出来。
    许棠舟知道自己踩了节目组的坑。
    在众人的目光中,他几乎快屏住了呼吸,心跳得很快。
    自从那次年会后,他们就没见过面,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许棠舟和凌澈就只见过一次面。
    “崽崽。”
    半晌,凌澈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许棠舟心跳漏了一拍,耳朵忽然就烧了起来。
    凌澈挂断前用很熟的人才会用的语气说了句:“当我傻逼么。”

章节目录

小行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微风几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风几许并收藏小行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