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应宸一脸玩味,完全没抱歉的意思,“我没想到你工作时也在谈情说爱。”
    凌澈脸色臭臭的。
    仇音露出有些新鲜的表情。
    应宸发现了,马上补了句:“等我也可以随便咬脖子的时候,我就肯定记得了。”
    仇音:“……”
    老流氓祸害人实在辣眼睛。
    凌澈没眼看下去,他排练完一身是汗,便去浴室快速冲了个澡,然后三人才一起去吃饭的地方。
    他们选了一家烧烤店,不是仇音想象中的许棠舟爱吃的那种垃圾食品路边摊,而是一家门头的装潢就写着“我很贵”的店。
    仇音作为一个抠到坚持不懈收朋友房租、又特别有骨气的人,自然不想占任何人便宜,他在路上就已经决定好了一会儿什么也不点,那样便不用付钱了。
    下车后身边站着两位大明星,都是身高腿长的alpha,还都戴着墨镜口罩。尤其是凌澈,一米九的个头,身上又没有应宸那种流氓气息,面无表情地那么一站,就让人自惭形秽。
    仇音不像许棠舟是个模特,身高将将一米七出头,站在中间就成了一个“凹”字,太格格不入了。
    因为个子太高,凌澈简直是用看地上的角度看着仇音:“他来找你时,也这样骚扰你?”
    这个“他”,当然是指的应宸。
    应宸被当着面这样说,很不服:“能叫骚扰?我是非常礼貌、优雅的替你请来了仇医生,完全不含任何私人情愫。当然,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是非常想念仇医生,渴望和仇医生发展一段情的。”
    仇音:“……”
    凌澈:“……”
    两人沉默了几秒,冷风吹过。
    凌澈似是觉得丢脸,说:“不如我们单独谈谈?”
    仇音尴尬道:“无比赞同。”
    他们径自去了包间。
    被扔下的应宸:“???”
    少了一个碍眼的超级障碍物,凌澈表示心情舒缓了许多,一口气点了许多菜,还破天荒地平易近人,让仇音不要客气。
    凌澈的态度算不上热络,却也不冷漠,若是有了解他的人在场,便能看出他对仇音有所不同,简直是很给面子了。
    天知道就在几天前,凌澈还认为对方是个alpha,对仇音这个名字有着敌意。
    点完菜,凌澈喝了一口水,直奔主题:“抱歉,最近工作非常多脱不了身,突然把你找来。”
    有几个活动要出席,还有一个颁奖礼、演唱会,凌澈有些分身乏术。
    仇音看了看表:“没关系,我的时间也不充裕。我只有三个小时,刚才路上花了一个小时,所以只剩下两个小时了。”
    没想到对方是这么直接的人,凌澈微微挑眉。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一点也不累。
    “许棠舟说你是他的朋友。”凌澈道,“听说你们一起住了四年了?”
    “三年七个月。”仇音回答得快而清晰,“他搬进来的时候是大一开学。”
    许棠舟马上就要拿毕业证了,算起来时间果然差不多。
    这么一想,许棠舟和仇音住在一起的时间,就比他和凌澈分开的时间少一点点而已。
    仇音道:“你为什么要打听他的事?”
    凌澈思忖一会儿,打开了自己的手机递到仇音面前。
    仇音工作忙,许棠舟还来不及和他说与凌澈以前的事,所以一看到手机上的照片,仇音就震惊了。
    照片上的许棠舟还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外貌要稚嫩很多,也完全没有现在这种冷冰冰的气质,可以算得上是软萌甜美的类型。
    让仇音震惊的是,照片上还有一个人。
    眉目深邃,不难看出异国血统,唇角微微含着一个笑意,正是也带着少年气的凌澈。
    照片的角度从上至下,两人似乎窝在一个大而软的沙发里,许棠舟坐在凌澈怀中,两人都看着镜头,是非常亲密的、属于恋人才会有的自拍照。
    凌澈前不久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云盘。
    那些照片像是记忆的阀门,一时之间将他彻底淹没。
    就在他去了一趟启南以后。
    “他失忆了。”凌澈道,“不知道我是他的前任。”
    仇音明白了:“你不问他却来问我,说明你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进一步推测说明分手分得不情愿,你在过去占被动地位,现在想要掌握主动。”
    凌澈知道这位朋友是高智商,却不料对方猜得这么快。
    方才讲情话被撞见的一幕,让他脸上微烫。
    略一咬牙,凌澈若无其事道:“没错,你会不会告诉我?”
    仇音认真思索了片刻:“你问吧,但是我不一定会回答。”
    态度这么明确,凌澈也觉得仇音很有趣了。
    言归正传,他云淡风轻道:“他失忆后的生活我都没有参与,只是想知道他刚来首都时的事。比如,他刚搬到你家时的状态怎么样?我知道他那时候刚失忆不久。”
    刚经历过重伤两个月就去异地上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做出这样的事,竟放心让一个失忆的少年独自去异地。
    只要想一想,凌澈就眸色发暗。
    他那时也不知道,分手后的许棠舟兀自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因为他没想过要去查。
    仇音回忆了一下:“是的……”
    凌澈:“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仇音顺着记忆,讲得比较仔细:“他是在一个app上预定的房间,我们还没见面他就付给我定金了。到了约定的时间他联系不上,我就通过那个app的邮箱给他发了邮件。我经常不在家,他还问过我平时能不能住两个人。”
    凌澈沉了嗓音:“两个人?”
    为什么要问能不能住两个人?
    “嗯。”仇音说,“送他来的还有一个人,我本以为就是他们要一起住,结果不是,那个人只是来送他的。他已经忘了提过这个要求,那时我才知道他失忆,邮件还是准备找房子的时候浏览器自动登陆才收到的。”
    凌澈轻轻捏住了杯子。
    许尉退役前受伤了,腿脚不方便,又常常烂醉如泥,这个人不是他。
    听仇音的描述,更不是谢蕤。
    alpha的气息变得浓烈了些,让仇音有点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凌澈脸色的神情变得很深沉,隐隐散发出s级信息素的压迫感,让人感觉到压力。
    这位大明星,面对恋人和普通人时真是两副面孔。
    凌澈抬眼,浅棕色眸子有些凌厉:“送他的人是不是一个单眼皮,眼下有颗痣,长得挺高的alpha?”
    仇音微怔:“你怎么知道?”
    一直以来逃避的现实终于被自己亲口提到了嘴边。
    上次去启南,不仅去了医院查病历档案,凌澈还去找了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但没找到。
    无怪乎应宸说他找虐,非要去了解对方的前任。而是四年前被甩后的那个暑假,他就自我唾弃着去过一次启南。
    他骄傲地站在许家门口,来开门的就是那个人。
    对方俨然一副敌视姿态,只是简单又强硬地以一个主人的身份,让他不要再打扰许棠舟。
    而门里的许棠舟穿着睡衣,恰巧经过客厅,听到动静也只是朝门口看了一眼,好像根本注意不到他的存在。
    凌澈刻骨铭心。
    他从没想过那时许棠舟已经失忆了。
    现在想起来,那个眼神分明是陌生的,却在几年中成了他的梦魇。
    可是,若许棠舟从来没被标记过,若许棠舟和那个人早已分手,为什么那个人还会送许棠舟来首都念书?
    面对仇音的惊讶反应,凌澈只是蹙着眉,一言不发。
    迷雾越来越多的时候,仇音说了一句:“那个人是许棠舟父亲以前的下属,是部队里的人,我只见过那一次。”
    凌澈猛地僵住了:“部队里的人?”
    部队纪律森严,非假期不得外出,难怪他上次去启南没有找到人。
    听许棠舟说凌澈是醋王。
    仇音不愿意再说了:“如果你想知道许棠舟有没有谈过恋爱,我只能告诉你,他这几年都是单身,其它的我无可奉告。”
    凌澈神色微变。
    如果是部队里的人,一定和许尉有关,说不定是旧识,那么那个人会与许棠舟匹配契合度就不奇怪了。
    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上菜了。
    应宸终于跟着服务生混了进来,一进来就不见外的坐在了仇音身侧。他附耳过去,让仇音原本想要挪开的动作顿了顿,气恼地坐在原地,报复性地开始进食。
    他要用花钱来麻痹自己。
    凌澈无暇关注他们的互动,心事重重地玩着一只小酒杯。
    他手指长,精致的小酒杯在他手中就像玩具一样,他动作懒散,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魅力。
    如果不是脸上的不爽太过不加掩饰的话。
    喜怒无常似乎是凌澈的标签。
    偏偏他又傲娇得不行,一般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烦恼,连朋友也不行。
    应宸深谙这点,以为他在为许棠舟操心这几天那个黑客的事,作为好友,他怎么能不替君解忧呢?
    应宸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引了过来。
    处在村网通状态的仇音愤然道:“怎么会有这种人?”
    应宸道:“心理变态?反社会?现在人人都担心自己的档案会被泄露,警察的办事效率可没有你们医院那么高。”
    仇音作为o权主义倾向者,难得表情生动地抱不平:“可是omega做错了什么?”
    应宸说:“像秦宝那样结过婚的稍微好一点,若是未婚艺人被曝光了信息素,就像生辰八字被曝光一样,人人都会去算契合度,看和哪位明星更配。”
    仇音正经评论:“不是契合度高了就匹配,不该在一起的还是不会在一起。世界上低契合度的恋人那么多,是因为人类不是靠契合度恋爱的ai。”
    应宸轻笑:“说的对,比如,我就从来没问过你信息素,也没算过契合度。”
    仇音:“……”
    凌澈放下了酒杯:“要是有人的契合度低到只有18%呢?”
    仇音想起了什么:“奇怪了,舟舟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了!!
    要把剧情理顺讲清楚,所以卡卡的,又短又小……
    昨天开评论了,好久没看见评论,今天看见大家的留言出现在首页,莫名有点羞涩怎么回事?
    对了,看见好几位小可爱来补分,谢谢你们鸭!辛苦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ello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_槿、阳光和盐、亦吳、普天之下无新事、果酱、岁岁花相见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猫小秦75瓶;番茄汁56瓶;夜蝶30瓶;木白20瓶;星呀兴呀18瓶;糖醋皈依14瓶;离古、橙汁儿、sunny5631、考试会过的!!!、信得、25669061、顾南衣的顾、我们萌萌哒、烟发酱、胖胖哒一枚、索克萨尔21、noon10瓶;景、384719849瓶;慕堙7瓶;漠筱卿、欧皇林静恒、帅破天际程彻彻、黑兔奶糖5瓶;轻歌不翡、烟渚泊舟、tarvo、千檀乐、爱吃甜筒的猫ぅ、嘻:p嘻2瓶;羽月梦蝶、?(..)?、大恐龙gg、夏天的西瓜籽儿、絶体絶命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目录

小行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微风几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风几许并收藏小行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