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我们还没有得到信物你就这样放过颜未,未免也太便宜她了!”回了严府严玉心依旧不满,嘟嘴跺脚发泄情绪。
    “严妈已说得明白,而且看方才颜未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就算一个人失去了记忆,她平日里的习惯一时半会儿还是很难有所改变的。”朱清清细心宽慰女儿,显得非常有耐心。
    她再了解不过,若是让她这个女儿心情糟糕,严玉心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那……信物要怎么办才好?”严玉急切的问,“听爹话里的意思,若是没有信物为证只怕此事难成。”
    让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这可不是她严玉心所能做出来的事儿!
    对方是受居野国皇帝陛下宠信的魏将军,她非嫁不可!
    “我搜过颜未身上并没有,严妈肯定她没有带多余的东西出府去,那么那信物就一定还在她房间里。”朱清清猜测着说,语气笃定。
    严玉心料想也是如此,想了想又问了送信之事。
    “我想了一个更为有趣的法子,对颜未那死丫头就用这么一点儿小手段,又怎么能让我的宝贝女儿解气呢!”朱清清温柔抚去严玉心脸颊的泪水,一脸慈母样。
    严玉心的好奇心又被提起,忙追问道:“为什么娘你要让颜未送信给严铭?严铭那个人可是……”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
    朱清清却只回答说:“这样的小事不值得你费心,一切我都已安排妥当。放心,等你看到不久之后颜未的惨状,你定会拍手称快的。”
    “当真?”严玉心转悲为喜反问。
    她大概猜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可不会连我女儿都骗,”朱清清瞪了严玉心一眼,“明天就安排他们打扫院子,我们俩就借这个机会亲自去颜未的房间里找那个信物。”
    “嗯!”严玉心重重点头,模样乖巧。
    今夜无月色,比昨晚更清冷。
    颜未全身湿淋淋,借着模糊的记忆往白日里呆过的山洞走去。
    那里还有几套适合她的衣服,虽然她并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
    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她觉得很舒心,但是又有点不舍。
    “严老太太对我那么好,我现在就要走了没有机会跟她道别,总觉得好遗憾。”
    颜未还记得白天严贺氏看到自己回来时,那激动到无以复加的模样。
    简直比见到自己亲孙女儿还亲热!
    “……我该跟她说声谢谢的。”
    颜未远远望着严府的方向,但强烈的第六感又不停地提醒着她:要尽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她刚顺着记忆往抱玉山中的汤池那里去。
    眼前一阵强光闪烁,与此同时“轰隆——”一声炸响,一个强有力的大雷突然从天而降,颜未顿时被雷声惊吓跌倒在濡湿的草地上。
    膝盖再一次被磨破,她伸手想抓什么稳住身形时,却一把抓住了带刺的荆棘。
    颜未吃痛得惨叫一声,荆棘的黑细老刺扎入她掌心,手心顿时犹如被蜜蜂蛰了般的火辣辣,又痛又痒。
    她身上的伤不可能这么快就好全。
    拉住周遭植物往山上去,越是往上颜未越是着急,在她才看到汤池一角时大雨从高空毫不留情的倾倒了下来。
    闪电的光亮正好照亮前路,颜未忙在茫茫雨中奔跑。
    跌跌撞撞的了洞内,颜未擦水换衣藏好信,手抚过心口时有异样的感觉,只是她目前尚且不知是为何。
    惊喜的是山洞内里竟有干柴,看样子还不少,将衣服换好之后,颜未才去点火。
    火光刚跳动了几下她的身后便听有脚步声传来,颜未心中既害怕又慌乱,她顺手捡起旁边尖锐石块才敢转脸看过去。
    只要是深山都会有野兽。
    她的心跳得飞快,就快要跳出胸膛。
    她手里的火熄灭时,洞口处的闪电光亮正好映照出往洞内走来的细长影子。
    “抱歉,打扰了。”一个听起来还算温和的声音,带着淡淡笑意传递过来。
    “谁??”颜未听到是人声心里略微放松,还是很警惕。
    那是一个很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在下路过此地被雨淋,见此有山洞故而冒昧来避雨,惊扰了姑娘实在抱歉。”
    这人没有给她危险的感觉。
    颜未慢慢松开了手心尖锐石块却不扔掉,随后她才背对着这人用冷漠的声音说道:“请别靠近我!”
    “是,在下明白,自当遵从。”
    还是笑盈盈的样子,那样的笑容让颜未觉得虚伪,如此想着时她心里的话还就当真不经意的出了口:“不要用那种虚伪的笑容跟我说话,我不喜欢。”
    话刚出口,她便猛然惊醒。
    自己果真是糊涂了啊!
    熟悉之人尚且不能说真话,更何况还是陌生人?!
    闻言对方还真就止住了笑意,而后便用淡漠的声音接话道:“那还真是失礼了!”
    虽是道歉,颜未却没能感觉到一丁点儿的诚意。
    “你不必在意,是我心情不好,迁怒了你……很抱歉。”颜未埋头下去诚恳道歉。
    “无论在我身上发生多少悲惨委屈的事,我都不应该因此而迁怒于别人……更何况对方还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颜未懊恼的想。
    “啊?——”对方闻言吃惊反问。
    颜未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听那人“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她顿时就觉得对方莫名其妙,想再道歉的话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气氛着实诡异。
    对方笑毕,见颜未仍没有任何反应他才认真说道:“抱歉,是在下得意忘形了。”
    这人顿了顿又再诚恳说道:“小姐你可真有意思。”
    真诚的话语,至少比先前听起来真诚多了,但是对于此刻的颜未而言反倒成了一种挖苦。
    “呵——,”颜未冷笑了一声,”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夸奖呢!”
    她本是嫌弃的语调,似乎被对方会错了意,从对方又哈哈傻笑之中颜未很清楚的知道了这点。
    “只当我是遇到了一个蛮讲礼貌的傻子吧!”颜未这样想着,她不想再搭理他,于是背过身去点燃了篝火。
    洞内瞬间就明亮暖和不少。
    “真是多谢了,方才我都冷得嘴唇直哆嗦了呢。”对方望着单薄消瘦的青衣背影,客气道谢。
    “你想太多了,是我自己觉得冷而已,再说柴火放在这里不用也只是浪费。”颜未撇嘴,只想尽早结束和这人的无聊谈话。
    头又开始痛了起来。
    这莫名其妙的头痛让颜未心里更烦。
    “小姐能和在下说说话吗?”对方试探性的问,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颜未对他的嫌弃心情。
    颜未用指甲掐着太阳穴选择了沉默,她不想再跟这人多说一句话。
    而这种默不作声的行为却被对方误认为是种默认。
    于是乎,这人就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
    颜未只能默默听着,有声音她也睡不着,在头昏脑涨之中她算是知道了这人的身世和来这里的目的。
    原来这人因忤逆了长辈犯了大忌讳被家族除了名,朋友最近要成婚他因无事可做所以才跟来了此地。
    进山玩耍时突遇大雨,为了避雨他这才来了这个山洞。
    这种家事颜未才不要听,她一直没有回头也没有动,始终垂头背对着他。
    从始至终没再说一句话。
    看她这模样,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似的,话锋一转就直接问道:“假设小姐你刚中意的人就要与别人成婚,你会怎么做?”
    “……我才不会再喜欢任何人!”颜未在心里默默地回答说。
    良久都等不到颜未的回答,料想她已经睡着,这人便再也没有说过话。
    抬头往外看,闪电依旧不停,大雨没有想要停止的迹象。
    有风吹过,拂动他的长发。
    感觉有点冷。
    他转头看了看,颜未依旧纹丝不动,他才蹑手蹑脚的站起来,小心地捡了最长的柴火依次在洞口排好作挡风用。
    柴火缝隙之中风依旧往里灌,他脱下自己的外袍覆盖在了柴火之上。
    他一直没敢乱动,就怕惊扰了颜未的美梦。
    过于无聊的他在石头下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想了想他又用手指头抹掉了。

章节目录

娉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昕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昕咪并收藏娉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