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师见她没有回去,便问:“楚楚怎么不回家啊?”
    喻楚道:“我等哥哥接我。”
    “哦。”林老师想了想,便把收拾好的包又放下去,“那老师陪你等吧,正好现在没事,你写会儿作业。”
    喻楚:“……”
    没想到成了村妞还是逃不过作业的折磨。
    她磨磨蹭蹭地拿出纸笔写作业。
    还得故意把字写成原主那样歪歪扭扭的。
    过了一会儿,教室外传来脚步声,很沉稳,喻楚觉得应该就是原主当兵的哥哥,于是赶紧收好作业,道:“老师我哥哥来了。”
    林老师从书本中抬起头。
    果然,随着稳健的脚步声,教室前门走进一个青年,穿着军装身材高大,肤色健康,看上去也很年轻,走进来后一眼看到喻楚,笑着喊她:“楚楚。”
    “哥。”
    突然见到原主的哥哥,喻楚心里冒出一丝奇怪的惆怅。这应该是原主的心愿作祟。原主对哥哥还是有感情的,即便已经灰飞烟灭,再见到哥哥,心底深处仍然有些浅淡惆怅。原剧情中,哥哥是陈家唯一对原主不错的人。
    她叹口气,抱着书包走过去,抬手拉住男人的手指,“哥哥。”
    “嗯。”对方摸了摸她的脑袋,抬头对林老师打招呼,“您好,您是楚楚的老师?”
    他常年在军中锻炼,看上去比常人更沉默可靠些,林老师没想到喻楚的哥哥是当兵的,有点意外地笑了笑,点点头道:“是的,你好。”
    “楚楚在学校麻烦您了。”陈盛对林老师颔首,随后便拉住喻楚道,“那我接楚楚先走了。”
    “好的。”林老师礼貌道。
    喻楚对美女挥挥手再见,林老师也笑着对她挥了挥手。
    出了教室,喻楚牵着哥哥的手,见他脚步却不是向校门口,反而是向学校后面走,于是问:“哥哥,不回家吗?这是去哪里?”
    “我还有个任务。”陈盛回答。
    他低头看了看妹妹的小脸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比以前活泼些,气色也比以前好很多。小脸蛋被冻得红扑扑的,他伸手捏了一下,有点怜爱,问道:“这些天在家里怎么样?嫂嫂刚嫁过来,相处还算好吗?”
    “还好吧。”喻楚含糊回答,“就是爸昨天又喝醉了,打了妈。”
    “……”陈盛愣了下,皱起眉头,关切问:“妈没事吧?”
    “没事。”
    “那就好。”男人松口气,“我回去说说爸。”
    他从小性格沉稳,被陈母养大,当然对母亲比较尊敬。加上当了兵,听了很多党的宣传,对封建思想比较抵触,因此还算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总之陈父不知道强多少。
    只不过,陈父轻女重男,对儿子一直很好。因此陈盛无法直接教育父亲,他对父亲同样尊敬。
    陈父倒也愿意听他的,每次被儿子说了就会安分几天。所以陈盛在家时,就是陈家最和谐的日子。原主这么依赖哥哥是有理由的。
    “你嫂嫂没有阻止吗?”陈盛很快觉出喻楚话里的不对劲,“你不在家,你嫂嫂在家吧?及时叫邻居过来,爸也没机会打妈。”
    “……”喻楚支支吾吾,“嫂子刚好在外面,没看到。”
    她懒得借陈盛对付袁天琴,因此懒得说坏话,反而帮袁天琴掩饰了下。
    陈盛没怀疑她,点了点头。
    喻楚被牵着到了后面,眼看这是去医务室的路,不由睁大眼睛:“哥哥,你来这里有什么任务啊?”
    “见一个人。”陈盛简单说,“和哥哥部队有关,有些事要向他汇报下,你在外面等我几分钟。”
    他送开手,示意喻楚在门外。
    喻楚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是要站门外的,见进门都不能。不过听哥哥的话音,既然说的是汇报工作,说明他要见的人官衔比自己高,不带她进也是挺正常的。她便乖乖松了手,站在门前,笑眯眯对陈盛点头。
    陈盛又揉了揉她小辫儿,立正站在门前,敲了敲门,才推开进去。
    喻楚无聊地独自待着。
    此时出太阳了,但地面仍旧是白雪皑皑,阳光照亮雪面,格外亮眼,她拿着自己的麻花辫,用发梢扫了扫红红的小脸儿,望见一线阳光投在窗上,正好投射在自己站立的位置。于是她低头玩起了影子,两只手交叠起来,低下头,看着地面出现翅膀的黑影。
    她在阳光中抬起手,翅膀影子被投在了后面的窗上,于是小姑娘转过身,两只手一边幼稚地弯曲伸直,望着窗上的翅膀影子飞翔起来,嘴里一边喃喃自语念念叨叨:“飞起来啦……”
    还没幼稚完。
    她忽然发现目光可以穿过玻璃,看到里面的情景。
    之前是由于阳光很亮,所以看不清玻璃后的景象,但如果盯着窗子几秒,还是能勉强看到一点的。她两只小手交叠着,望见里面绿意盎然的盆栽,以及不远处黑色宽大的办公桌。哥哥正站在桌前,而桌后的人,漆黑碎发下一双温凉的眼睛,没什么情绪地望着窗子,此时恰好与她的视线对上。
    “……”
    喻楚迅速撤下手,装作自己没有玩影子。
    她没看清那个人具体的样貌,只看到他身上修长的白大褂,一只手似乎搭在黑色办公桌上,指节颀长,白皙指间半夹着一支黑色钢笔。
    碎片。
    如果说前几天送情书时,喻楚还只是怀疑,那她现在就基本确定了。
    医生!
    对方只是瞥过来一眼,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看她,就收回视线微微低头,翻看面前的纸张。喻楚也回过头,为难地咬指关节。前两天她还帮林老师送给碎片情书……
    通过昨天和袁天琴的接触,喻楚觉得对方也没那么可怕,大概是这部小说崩坏的缘故,喻楚觉得自己单打独斗也可以解决陈父和袁天琴。所以她现在不用立刻接触碎片,借主神的神格去压制对方。
    再说林老师才刚刚失恋……
    她想了想。
    暂时专注完成任务吧,嘤嘤。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次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优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优姜并收藏第三十九次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