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花小满故作毫不知情。
    徐娘才要说话,赵摩诘忽然从花厅里走了出来。
    花小满眯眼一笑,整理一下衣裳,便要下跪行礼。
    被赵摩诘一把拖住胳膊,“日后见了朕,小满免跪。”
    “真的?”
    花小满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拜托,赵摩诘可不是什么慈善家,杀起自家儿子都不带眨眼的,竟然让她免跪?
    难道是因为她救了他的性命?
    我去,他是这么知恩图报的人?
    花小满心思婉转间,赵摩诘笑了,哈哈大笑,“当然是真的,朕什么时候骗过小满?”
    花小满咧嘴一笑,真诚的谢道,“谢主隆恩。”
    这一谢,花小满是发自肺腑的,她一个智慧动物,见到这些npc实在跪的曲的慌。
    赵摩诘盯着她,眼里露出一丝惊艳。
    “小满这一笑,当真让万千春花都失了颜色。”
    “不敢当,不敢当,小满可及不上皇上后宫佳丽之万一。”
    花小满连忙客气。
    赵摩诘狡黠一笑,忽然问道,“朕不让你跪,你便这么开心……小满不喜欢跪?”
    这不废话呢吗?
    谁没事喜欢跪人?
    只是这话要如何回答呢?
    都说伴君如伴虎,别一句话惹恼了他,再砍了自己——当然,他应该也没这个本事。
    她正支支吾吾呢,就见赵摩诘大手一挥,“传朕旨意,赐满意公主免跪金牌一个。”
    ???
    花小满眨眨眼,不敢相信的看着赵摩诘。
    “皇上的意思是,日后我可以不跪任何人?”
    赵摩诘低下头,离的她近了些,“就算是天地,只要小满不愿意,也可以统统不跪。”
    哎哟,我去,也就是说,以后见了皇后啊、贵妃啊之类的,她都不用跪了。
    花小满这下可有点感动了,她拍拍袖子就要跪下谢主隆恩。
    赵摩诘一把拖住她的胳膊,嗔怪的道,“都说不用跪了。”
    花小满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嘿嘿傻笑,嘴里连说了两遍“谢谢皇上”。
    赵摩诘欣然接受了这个谢法,“走吧,陪朕出去走走。”
    说着,当先往外走去。
    花小满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不是朕说你,你这一觉足足睡了一下午。”
    赵摩诘的笑着回头看她,一脸的宠溺,“这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朕怕不是在养小猪么?”
    花小满暗道,这赵摩诘是知道自己瞬移的本事的,这时候说这些话是他没忘了?还是故意这么说来诈她的?
    她故作没心没肺的道,“皇上怎知我睡了一下午?没准我就是躺着睡不着呢?”
    “躺着睡不着?我们小满可是有心事了?”
    赵摩诘自然的停下步子,等她跟上来,“来,和朕说说,朕虽然解决不了自己的烦恼,却十有八九能解决你的烦恼。”
    “我哪有什么心事。”
    真的有,你也解决不了。
    无意间瞥见廊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两盆菊花。
    一盆白里透黄,白色的管状花瓣层层叠叠的往内卷曲着,包裹着里头一抹明黄色的花蕊,太阳一照,花蕊的黄色便散发开来,给雪白的花瓣镀了一层金边。
    一盆红红白白,花瓣一面雪白,一面绛红,层层相间,打着圈儿的簇拥在一起,越往花心处,拥抱的越结实,最后在花心处团成一团,竟丝毫没露出里头的花蕊来。
    赵摩诘道:“这是我刚刚带来的两株菊花,白的叫瑶台玉凤,红的叫紫龙卧雪,朕瞧着是园子里最好看的两盆花,便给你带过来了。”
    “真好看。”
    花小满对花也没什么研究,纯粹看个好看,只是看到这菊花,她便想起皇后说的菊花宴来。
    她笑嘻嘻的看着赵摩诘,讨好的笑着,“皇上,我听说皇后娘娘后天要办一个菊花宴,我也想去参加。”
    “菊花宴?”
    赵摩诘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对啊,不是中秋了嘛?也不是为了看菊花,主要是为了庆祝仲秋。”
    “朕想起来了。”
    赵摩诘好似忽然想起来了,嘴角一抽,“什么过中秋,不过是个由头……”
    他头一歪,看着花小满,“你想去?”
    花小满点头,“想去,我还没见识过宫里的宴会什么样呢。”
    赵摩诘眼露担忧,“你身子才大好,可能行?”
    “能行,可太能行了。”
    赵摩诘眼里闪过一丝不悦,眨眼又恢复了温柔的样子,“只要你想要,朕没有不许的。”
    花小满喜滋滋的赶紧道谢,“对了,皇上,博观,不是,我是说,嗯,孙,博雅可会来参加这菊花宴?”
    花小满记得博观和尚说过,他的俗名是孙博雅,应该没错吧。
    一道秋风吹过,吹落了两片梧桐叶,从二人之间穿过。
    赵摩诘瞧着那落叶飘荡荡落到地上,睫毛挡住了眸子里的情绪。
    “你说的是朕的博雅将军,他受了重伤,怕是不能来参加了。”
    花小满故作吃惊,“受了重伤?怎么会?”
    “战场无情,博雅将军受伤,朕也很是心痛。”
    赵摩诘面露悲怆,“朕已经下发了医师召集令,广觅天下良医为他医治,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博雅将军想来很快便能找到良医了。”
    怪不得一直躺在床上那么虚弱的样子。这意思是一直没找郎中给他看?
    宫里的太医呢?
    “太医们怎么说?”
    “说到太医就来气,这么多太医,竟然没有一个能治博雅将军。”
    这下花小满真的有点担心了,又想着博观和尚躺在那里动也不能动的样子,有点担心他爬不起来,吃不上药。
    万一他,挂了,这一关可就要重来了。
    花小满屈膝便要下跪,被他一把扶住。
    “小满这是作甚?朕不是说过,你免跪。”
    “求皇上让我出宫去瞧瞧博雅将军。”
    花小满一脸的担心,不似作伪。
    “你担心他?”
    唉,刚刚和周秦聊完了,应该再去瞧瞧他的,她和周秦聊嗨了,完全忘了那货了,眨眼回宫又被赵摩诘缠住了。
    赵摩诘脸上的温柔之色渐渐淡了,他年纪不小了,又几经起伏方才坐上这位子,笑的时候不觉得,一旦冷下脸来,便给人一种压迫感。
    身后跟随的宦官宫女都忍不住含胸,躲避着这突如其来的威压。
    花小满倒是没怕,不过她有些意外。
    瞧赵摩诘这个态度,太医们是没人能治,还是没人敢治?
    卸磨杀驴来的有点快呀。
    她浅笑吟吟,一脸自信,”我懂医术,再不济,我还有山门秘术,总能救他一救。“
    皇上,你忘了我的出身了?

章节目录

炮灰女配从捡宝箱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冷凡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凡星并收藏炮灰女配从捡宝箱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