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陆采薇见到于乔宇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二十年前的时候,于乔宇是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子弟,后来再次相见,已经是商界大鳄,可今日于乔宇却是憔悴不堪,满脸土色,且眼睛里满是血丝,看起来就像是走上了绝路的人一般。
    “于老板,你这是?”
    陆采薇惊愕道,但下一刻她更加吃惊,因为于乔宇见到她的时候直接扑通一声就下跪了。
    “陆小姐,救我!”
    陆采薇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将心中的吃惊给压了下来:“不用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大夏朝是个可以说话的地方。”
    于乔宇听到陆采薇的话,忍不住落泪道:“陆小姐有善心,我今日算是有救了。”
    陆采薇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于乔宇述说,她的面色不变,但听着听着,心下却是越来越震惊。
    等于乔宇说完,陆采薇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于老板,这些都是真的?”
    于乔宇再次落泪道:“若非到了迫不得已,我又怎么会陷自己于这等境地之中,我虽说来举报,但我身上的罪名亦是存在的。”
    陆采薇点点头道:“好,我现在要立即叫人,一来是控制你,二来则是保护你,你同意么?”
    于乔宇不仅没有惊惧,还如释重负一般:“我同意,我同意,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派人去保护我的家人,然后逮捕宋朝间谍朱员外一行,以免有更多的人遇害。”
    陆采薇点点头:“这个我会安排,你这边我会送你去宫内,陛下会接见你。”
    于乔宇吃了一惊:“见陛下?”
    陆采薇点点头:“间谍的事情原本不大,但是被间谍混入政治协商会议这件事情,便是涉及到高层了,而且根据你的描述,还涉及到了开封府,开封府是京畿要地,这里竟然也被敌人渗透,情况已经到了很危机的时候了!”
    于乔宇赶紧道:“是,那请陆小姐安排。”
    陆采薇点点头,外面有脚步声传来,有人敲了敲门,陆采薇道:“进来。”
    一个身着黑色制服的精干年轻人进来,对着陆采薇敬了一个礼。
    “陆行长,我们现在就带于乔宇进宫,您这边海鱼什么吩咐的吗?”
    陆采薇点点头:“好,你们安排,于乔宇的家人有没有派人去保护,还有朱员外是不是该立即控制起来,免得走漏风声,让他们给逃跑了?”
    年轻人赶紧回道:“陆行长请放心,我们已经派人去了,不仅于乔宇的家人有人保护,其余的人也都让人去控制了,至于朱员外,此人潜伏很深,虽然我们有得到风声,但一直找不到,现在倒是个好机会,我们回抓住这个机会的。”
    陆采薇露出笑容:“那就好。”
    年轻人见陆采薇满意,也露出笑容:“陆行长,现在京中形势复杂,治安形势恐怕也有动荡,我想能够多派一些人手在您身边保护,您看可以吗?”
    陆采薇笑道:“这也是你们的职责所在,没有什么问题。”
    年轻人松了一口气:“最近还请陆行长莫要随便外出,还请忍受一下。”
    陆采薇微笑点头。
    ……
    查庆松战战兢兢了一整天,因为他也知道了谈忠秋家的事情,这可是惨绝人寰的灭门,不用调查,他们都该知道这是朱员外的手笔。
    谈忠秋做了什么事情惹恼了朱员外,这些他们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查庆松才这么紧张。
    ——因为他对朱员外安排的事情也并不怎么上心。
    谁知道这个朱员外只是杀鸡儆猴还是怎么滴,或者说自己会不会也是朱员外安排的一只鸡,这个谁也说不定啊。
    不管怎么说,查庆松表示自己被成功吓到了。
    这个朱员外还真的是狠人一个啊,说杀你全家,就一定要杀你全家呢。
    查庆松让家丁到处巡查,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被吓得不行,以至于警卫队的人将查庆松家给围起来的时候,查庆松差点就吓尿了。
    不过在得知包围他们的是大夏皇家警卫队的时候,查庆松更害怕了,当场吓得都尿出来了。
    在他看来,包围他家的是警卫队也好,是朱员外的人也罢,其实区别并不大。
    如果是朱员外的人这时候到来,估计就是要对他下手了,这个下场估计就是死。
    而警卫队的到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他们的事情已经败露了,做间谍是什么下场查庆松没有太大的概念,但肯定是难逃一死。
    所以,这两种下场并没有什么不同。
    警卫队四处出击,将十几个代表的家里给保护了起来,并且根据于乔宇提供的消息,将朱员外给控制了下来。
    而于乔宇则是被火速送进了宫内,欧阳辩亲自听证于乔宇的口供,然后下令彻查。
    这一查颇为触目惊心,在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之中,被直接控制的代表有十六人,而被输送利益的代表足足有几十人。
    不仅如此,朱员外不仅在商人之中渗透颇深,连官府之中也有很多人被控制,尤其是开封府里也有他们的人,以至于谈忠秋去举报之后被报复,全家都被灭门,这样的惨案令人惊心动魄。
    出现这种情况,当然有大夏秘密战线上的部门的失职,但这也是因为大夏扩张太快的原因。
    因为大夏扩张太快,因此只能大量启用宋朝原本的官员,所以有官员还心怀故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问题。
    欧阳辩对此倒是比较看得开,但是随后而来的苏辙却是铁青着脸。
    “陛下,臣早就说过,商人信不过!”
    苏辙关注的点与欧阳辩关注的点并不一样。
    欧阳辩关注的是间谍,苏辙看到的却是没有半点国家观念的商人。
    苏辙这话让欧阳辩忍不住苦笑。
    其实从他决定组织政治协商会议开始,苏辙便明确表示反对了,反对的原因就是商人靠不住。
    欧阳辩对苏辙历来倚重,但这个事情他不能听苏辙的。

章节目录

北宋之无双国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墙头上的猫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墙头上的猫1并收藏北宋之无双国士最新章节